后天聋哑女孩闯荡演艺圈:跑龙套、当主播,想做个很努力的普通人

蕾欧娜不想被困在无声世界里,她希望听见声音,也希望“被听见”。

据北京听力协会2017年的估计,中国残疾性听力障碍人士已达7200万人。而其中助听器佩戴率不到5%。在这一点上,蕾欧娜是幸运的。她在婴儿时因发烧失去听力,5岁时戴上助听器,8岁开始学说话。如今的她,成为一名主播、模特、演员。从无声到有声,从听见到被听见,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局外人很难想象这种旷日持久的抗争与坚持。“听障斜杠青年”蕾欧娜的故事,是一个寻找自我的故事,也是一个渴望被理解的故事。

点击观看视频:90后听障女主播蕾欧娜:无声的叛逆

“后天聋哑少女”蕾欧娜

直播时的蕾欧娜,总是以笑容面对粉丝。

蕾欧娜每天至少说话8小时,从下午一点到晚上九点,直播间人气高的时候,会到更晚。她是一名网络主播,年轻、甜美的面孔吸引了不少粉丝。与其他主播不同的是,她给自己打上了“后天聋哑少女”的标签。

沉默曾填满了蕾欧娜人生十几年的时间。婴儿时期的那场发烧,伤害到蕾欧娜的听觉神经,声音从她的世界退场。

蕾欧娜展示自己的听力测试结果:重度听损。

她的左耳听力损失达90分贝,这意味着只有音量达到90分贝以上,她才能听到。日常生活中,70分贝就已是很强的噪音,非常嘈杂的马路、汽车的喇叭能达到90分贝以上。她的右耳听力损失达120分贝,这在日常生活中几乎遇不到,等于完全丧失听力。

在蕾欧娜眼中,世界是色彩鲜艳的流动默片——如果不戴助听器的话。助听器在五岁时嵌入她的耳朵,给她的世界铺上一条音轨。

2017年,蕾欧娜因为一条视频火了,画面中,她扎着丸子头,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大家好,我是蕾欧娜“。视频快切、鬼畜、搞笑,热度一下子飙升。只是很少有人知道,为了说出这句自我介绍,她用了8年时间。

拆解声音

蕾欧娜学说话,一手摸妈妈的喉咙,一手摸自己的喉咙,感受发音位置。

蕾欧娜直播时话题广泛,天气、美食、游戏、手语,什么都聊。她笑容甜美,但声音却不是完美的,像是乐器里漏掉的音符。她不会运用舌头发音,因为“S Z C“的音她听不见,所以也说不出,只能尽力模仿。

小时候,蕾欧娜上普通幼儿园,跟不上进度,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妈妈去幼儿园接她,听小朋友和家长窃窃私语:“她耳朵不好,不会说话”,心里不是滋味,便将蕾欧娜转到特殊教育幼儿园。

对听障者来说,发音说话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声音被分解为无数个细小的步骤。首先,声音是一串震动,需要用触觉感受;与之相对的是口型,要用视觉记忆。

蕾欧娜的父母是普通上班族,没有特别优越的条件,但为她付出很多。

特教班上8个小朋友,老师来不及教,平日里更需要靠父母一点一点指导。蕾妈妈见缝插针,见到什么,告诉她什么,苹果、香蕉、树、公交牌……生活中的一切都是素材。小时候吃饭,蕾妈妈不断教她说“吃饭”,等她能说出来,才开始动筷。

在特教学校,手语是大家学习交流表达的主要方式。手语的语序和口语不同,主谓宾经常倒置。能听会说的蕾欧娜,在两种语言的混乱里学习。

和同学交流,她用手语,回到家,母亲则鼓励她多说话,“说出来人家才知道你在想什么”。蕾欧娜也想努力靠近大多数人的表达方式,渴望和更多人交流。为了学好说话,她经常对着镜子中的自己,一遍又一遍地练习。

看不见的人

蕾欧娜的肖像。

蕾欧娜刚开始做直播那几天,直播间一个人也没有,她就看着手机屏幕里的自己,做很多搞怪的动作,自己跟自己说话。

这像极了她刚工作那会儿的状态,蕾欧娜第一份工作是广告公司的财务助理。

走出家庭和学校的庇护,生活的残酷很快显现出来。一次开会,她没有听见通知,错过了会议。等到会议结束,她问同事会议说了什么重点,同事说,你没必要知道。

那时,她内向、自卑、放不开,觉得自己没用。有段时间一度抑郁,在爸妈上班时,她把门、窗户都关上,在房间里发呆、哭,对未来不抱希望。她形容那时的自己是“看不见的人”。

在家中读书的蕾欧娜。

如同声音被切断,她独自成为一座孤岛,缺乏外界的理解和认可。她和爸妈吵架,“你们把我生下来干嘛?”父母沉默了会儿,说我们要对你负责。父母对女儿的期待很简单,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找一个可靠的人,早日成家。蕾欧娜从小听话,却在此刻感觉自己的人生在完成别人的愿望,她不想上班,不想早早结婚,不想走进一眼可以望穿的生活里。

她决定叛逆,于是自作主张辞了职。当自己的愿望与父母难以调和时,她选择了离家出走。

逐梦演艺圈

蕾欧娜早晨出门,搭乘地铁去健身房健身。

站在上海浦东的十字路口,声音是魔都铸就恢弘的一部分。街道上人们匆忙的脚步声,50分贝;十几条公交车在马路上穿梭,90分贝;脚下穿行的8号线地铁单日客流量达122.1万人,85分贝;远处施工大楼传来的电钻声,110分贝。

蕾欧娜处于繁华的上海中心,眼里是流动的五光十色,却难以捕捉到其中有层次的背景音。

离家出走的半年里,她没走远,租住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只是她没让父母知道。她与其他人合租,房租1500元一个月,两人平摊。

蕾欧娜努力学习舞蹈。

她一口气报名舞蹈班、表演班、模特班,周六周日去上课,平时靠跑龙套、做群众演员赚钱。

她羡慕演员这份职业,觉得“他们可以这么随意就说那么多话,而且还能表演得好。”她渴望成为汤唯那样的演员,一个眼神就把角色演活了;另一个偶像是彭于晏,会八国语言、极其自律、敬业。

她去横店闯荡,厚着脸皮,拿到《相爱穿梭千年》的一个角色,试镜很顺利,因为角色很小,只有一个镜头。

那场戏中,她饰演一位丫鬟,要和井柏然擦肩而过,末了转头对身旁另一个丫鬟说:“这是哪家的公子那么帅?”那是她唯一一句台词,网剧放映之后,她回去看,发现她的声音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背景音乐。

蕾欧娜坚持健身。

横店的经历让她很快领教了演艺圈的残酷。好看、有实力、名校毕业、普通话好,每一道都是一个坎。父母一直给她发消息,说:女儿你回来吧,我们不再反对你做什么事情。

她沮丧地回到上海,觉得“现在根本做不了演员”,但依然在这个圈子里不断尝试,演电视剧不行,就演话剧。朋友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她说:“越努力越幸运,我相信自己的梦想会实现的。”

夜晚蕾欧娜在家中做直播,她每天至少直播八小时,跟粉丝聊天、唱歌、跳手语舞。

现在,看蕾欧娜直播的人越来越多,粉丝超过10万。

她开始讲段子逗大家开心、说绕口令、给大家展示手语表演,她有一份歌单,几天循环一遍,周杰伦的《蜗牛》是必选。她觉得那首歌在唱自己。

偶尔她也会给大家展示新学的舞蹈,普通人练习两三天就会的舞步,她需要花两三个月。学舞蹈的时候,戴紧助听器,把音箱开到最大,一边数拍子一边看视频“扒动作”,可能10遍,也可能100遍。

家里一墙之隔,是忧心忡忡的父母。两位老人觉得直播不正经,不放心地问她:直播靠谱吗?直到陆续有媒体来采访,蕾妈妈才意识到“直播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这才真正放了手,让女儿自己去处理想做的事情。

蕾欧娜有时播到凌晨,蕾妈妈看灯亮着,觉得心疼,又不敢打扰。

蕾欧娜直播时,妈妈关切又不敢打扰。

直播成了一座桥,引着蕾欧娜跨过无声的世界,驱散了孤岛的迷茫。但质疑和误解接踵而来,“聋人”这个标签在直播里是刺眼的。有人猎奇,有人怀疑。弹幕里常常夹杂着不和谐的话语。“你一个聋人做什么直播”,“一看就是装的,肯定不是聋人”。蕾欧娜只能要求自己内心强大。

在健身房健身。

也有听障人士觉得面对现实无能为力,私信问她,如何学说话、找工作。她回复只要坚持不要放弃就好,她说的最多的就是“加油”。

不想当模特的主播不是好演员

蕾欧娜参加模特比赛。

如今,蕾欧娜把自己的定位为青春正能量主播,大家被她的独特吸引,也被她的阳光打动。

她努力适应流量的规则和激烈的竞争,“社会很现实”,她说,只有被人看见、听见,大家才会去深入了解你的内在,才有相互理解的可能。

她不放过每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在直播的间隙,她甚至还抽空参加模特比赛。

2020年8月,在深圳举办的一场超模比赛现场,她自信满满走上T台。颁奖时刻,她站在舞台边缘的位置,一双眼睛亮晶晶地闪着。此时,她一天没顾得上吃饭,酸痛感悬浮在十厘米的高跟鞋上。

蕾欧娜(右三)在模特比赛彩排时,看导演讲解走秀注意事项。

颁奖开始前,她和身边的人说,如果听到我的名字,请告诉我一下。但是没有,她一度以为是自己走秀走得太糟。转机在最后一刻出现,亚军的奖状被递到她手上——她获奖了,但是宣布时,却没有听见。

比赛结束得太晚,她放弃了直播,只发了一条动态,告诉大家获奖的消息。

T台上的蕾欧娜。

经历过无声叛逆之后,蕾欧娜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她离自己更近了,也离人群更近了。“可能我会比普通人要爬得慢很多,我要付出十倍的努力,百倍的努力,但我会像蜗牛一样一步一步往上爬……“

微博上,一位助听器验配师鼓励她:其实助听器和眼镜一样一样的。蕾欧娜也一样,她说:“我希望能被大家当成一个普通人,一个很努力的普通人。”

扫描上方二维码免费进行听力测试,守护家人听力健康。

点击【益起唤醒小耳朵】,帮助更多像蕾欧娜一样的听障群体融入社会,逐梦前行。

摄影/冯海泳 陈杰豪 段卉 Henry

撰文/崔頔剪辑/朱景辉 章启良 吴树潮

统筹/林宏贤编辑/周维 丁丁

承制/像素笔记

出品/腾讯新闻 萤火计划

品牌特约/索诺瓦 听力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