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红色瞬间,铭记长征精神:飞夺泸定桥

1935年5月26日上午,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一团经过一昼夜一船一船不停地运送,在安顺场胜利地渡过了大渡河。但是,由于大渡河水深流急,无法架桥,渡口又只有3只小船,往返一次需要一个多小时,照这种渡法,全军过河需要一个多月。数万红军在国民党军前堵后追的形势下,要想迅速渡过大渡河,只有火速夺下大渡河上的泸定桥。

泸定桥,顾名思义就是“泸水上的桥”。历史上,“泸水”是金沙江,三国年代诸葛亮的“五月渡泸,深入不毛”的“泸水”,就是渡的金沙江。

泸定桥始建于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九月,于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四月投入使用,全长103.67米,宽3米,由13根锁链组成。康熙皇帝取“泸水”(错以大渡河为“泸水”)、“平定”(平定西藏准噶尔之乱)之意,御笔亲书“泸定桥”三个大字,并立御碑于桥头,泸定桥从此成为连接藏汉交通的纽带,泸定县也因此而得名。

泸定桥距安顺场160公里。为了抢在敌增援部队到达之前夺下泸定桥,军委要求部队沿大渡河两岸兵分两路向泸定桥夹击。因为大渡河上游河面宽仅百米左右,两岸可以隔河射击,互相保障对岸部队的安全行进,加快前进速度。夺取泸定桥的任务交给了在长征中屡建战功的红二师第四团,过河的红一师第一团则沿东岸北进,策应西岸的红四团。

5月27日清晨,红四团在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的率领下从安顺场出发,沿大渡河西岸奔向泸定桥。然而刚刚走了30多里,对岸的敌军便发现了他们,开始朝他们射击,为了避免伤亡,红四团只好绕路爬山,费了不少时间,27日这一天只前进了40公里。

28日清晨,红四团出发没多久,军委就下达了一份急令,限29日夺下泸定桥。此时从部队所在的位置到泸定桥还有120公里。这就意味着他们一天必须走完两天的路程。

经过多次战斗,28日傍晚7时,红四团赶到一个离泸定桥55公里的小林子,这时离军委要求的次日早晨6时前赶到泸定桥的时间已不到12个小时了。忽然,对岸的山坳上出现了几点火光,刹那间变成了一长串的火炬——是增援的敌人在点着火把赶路。这一下倒提醒了红军指战员们。团首长决定走一着险棋。他们立即命令部队把附近村庄老乡家的竹篱笆全买了下来,每个人捆一个火把,一班点一个,不许浪费。团机关的参谋还找来几个四川籍的战士和这两天中抓获的俘虏,以应付对岸敌人的问话。

两岸火把交相辉映如同两条火龙在大渡河两岸蜿蜒游动,敌军以为是自己的友军,与红四团隔河并行了二三十里。夜里12时许,对岸的那条火龙不见了。看来敌人熬不过,休息了。指战员们一下子来了精神,赶紧灭掉火把,全团鸦雀无声,继续奔袭前进。经过整夜急行军,5月29日晨6时,红四团胜利地赶到泸定桥西岸,消灭了桥西守敌,占领了西岸阵地和离桥头约半里的一座天主教堂。

此时,敌军先头部队已经赶到了泸定桥,将桥板全部拆掉,只剩下铁链,并在加紧构筑工事。红军面对的只是横空悬挂着的光溜溜的13条铁索。泸定桥东端即是泸定城,这座城一半在东山上,一半贴着大渡河岸,城墙高两丈有余,西城门正堵着桥头,过桥必须通过此门,城里驻着两个团的敌人。

侦察完地形、敌情之后,团里立即组织选拔突击队员。突击队由第二连22名共产党员和积极分子组成,连长廖大珠为队长。下午4时,总攻开始。团领导在桥头指挥战斗。司号员一齐吹响了冲锋号,全团所有武器一齐向对岸开火,一时间军号声、枪声、喊杀声震撼山谷。突击队员们每人手持冲锋枪或手枪,背插大刀,腰缠12颗手榴弹,在队长的率领下冒着敌人的弹雨,踏着铁索,奋勇向对岸冲去。紧跟其后的是王友才连长率领的第3连,他们除了携带武器外,每人还夹着一块木板,边铺桥边冲锋。

当廖大珠率突击队接近东桥头时,刚刚还得意洋洋的桥头守敌乱了阵脚,狗急跳墙地使出了最后一招——火烧桥头。“冲呀!”廖大珠高喊着第一个跃起冲进火海,带领突击队员们穿过大火冲进城去,与敌人展开了短兵相接的巷战。经两个多小时的激战,县城守敌大部被歼,红四团占领了泸定城,牢牢控制了泸定桥。

思考题:在飞夺泸定桥的战斗中,共产党员发挥了怎样的先锋模范作用?红一师的一团和四团是中央红军最著名的两支部队,你知道红一团和红四团的前身分别是党领导下的哪支部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