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铜马车上的大伞,原来是逆天的黑科技武器!

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一位叱咤风云的富有传奇色彩的划时代人物,奠定了中国两千余年的政治制度基本格局,地方上废除分封制,代以郡县制,同时书同文,车同轨,度同衡,北击匈奴,南征北越,修筑万里长城,被誉为“千古一帝”。

秦始皇陵征用了70万役卒,历时39年,修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结构最奇特、内涵最丰富的帝王陵墓之一,兵马俑的发现被称为“世界文化遗产八大奇观”之一。世界考古学家们预测,至少在未来一百年内,世界上还没有解开“秦始皇陵”之谜的技术。如果它的墓穴一旦能够打开,它的价值将远远超过古埃及的金字塔。

1980年12月,考古工作者在秦始皇帝陵封土西侧20米、距现地表7.8米深的地下发掘出了两乘大型彩绘铜车马。两乘铜车马一前一后放置在一个木椁内,因木椁腐朽,上部的填土塌陷,但车马的构件基本齐全。这是中国考古史上发现最早、体形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青铜车马。两套铜车马按出土时的前后顺序编为一号铜车马和二号铜车马,均为单辕、双轮、四马系驾。

一号铜车马,车马通长225厘米、高152厘米,重1061公斤;二号铜车马通长317厘米,高106厘米,重1231公斤。一号铜车是车队中的立车,起到警卫和征伐的作用;二号铜车是安车,作为皇帝的乘舆。两车主要用青铜铸造而成,并配有大量的金银饰件,整个车、马、人都是当时按照秦始皇御用车队中的属车尺寸缩小1/2仿制而成的。

秦始皇陵铜车马的制造繁复、难度大、工艺精湛。3000多个碎片,近7000个零部件,采用铸造、镶嵌、焊接、子母扣连接、活铰连接等多种工艺组装而成。两套车马整铜车马造型准确,细部的真实和鲜明的质感是铜车马造型艺术的一大成就。

全车都是由铜打造,从战马、车手、缰绳、箭箙、弓弩等,均逼真精美。车马通体彩绘,图案花纹风格朴素明快大方,以白色为基调的彩绘肃穆典雅,车上的金银饰品加一块儿重量达到14公斤,显得华贵富丽。整体设计严谨合理,零部件虽多,但组装搭配巧妙,功能明确。这套大型的人俑车马,代表了秦代青铜铸造工艺的突出成就。

凡参观过这两辆铜马车的人都注意到,铜车上有一把很大的伞。这把伞来历不一般,它是春秋时期著名的能工巧匠鲁班打造的。这位鲁班,吃瓜群众可不要想成是“王者荣耀”里的那个小短腿,人家可是实实在在的“机关大师”。鲁班大师专为秦始皇设计的作品,自然不会是凡物。一些人以为它就是遮风挡雨用的,其实,它是一套相当厉害的武器系统,而且是“黑科技”。

这把大伞是秦始皇出行时候的必备物,它撑开时遮挡范围很大,能够遮风挡雨。一号车上的这把伞可以随着车身与太阳的转动而自由转动180度。当中午两点成一线时,伞回到直立的原位。这把看似笨重的大伞伞柄上装有双环插销,同时拉起插销能使伞柄脱离或固定在它的直杆上,便于车主人离开车时能灵活轻巧地从车上取下来继续为车主人遮风挡雨。当主人休息时,伞柄底端的两端式折叠扣能将伞成45度角牢牢地插在泥土里。

但这只是表面上大家看到的基本功能,实际上这把伞暗藏玄机,其中的逆天的设计和隐藏的功能可以说是相当的精妙,比如伞座和伞柄之间是自锁式闭锁结构,包括了暗槽、活扣、榫卯结构等,可以让伞固定住又不会被轻易地折断,上面发现的青铜齿轮据说还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铜齿轮。这个齿轮的作用,是承接伞盖,并与伞骨连接,可以保证均匀承受伞盖压力,毕竟伞盖也是铜制。柄底多机关,通过推拉组合,可以灵活控制伞柄在十字底座上滑动,从而使得伞盖可以根据太阳方向的不同而调整合适的倾斜方位。这把伞的每一个接口都有机关,可以很快速地拆卸下来。不固定的连接,使得铜伞打开机括后能取出,以其尖端插入土中,又可为歇息于野外路边的主人遮阳遮尘、避雪避雨。

各位观众注意了,伞柄与伞盖分开之后,像什么?没错,分开之后就是一把矛和一块盾牌。

在有刺客袭击时候,伞盖作盾,以防御敌人,伞柄中空,里藏暗器和利刃,可以使主人作为保护自己的兵器用来自卫反击。这个伞状结构的设计不仅仅是遮风挡雨,而是装有隐藏的防御型机关。

要知道秦始皇外出巡行是带着大部队的,不可能就他自己和一个车夫。假如连秦始皇都要拿着伞柄伞盖去战斗了,估计情况会是相当危急和糟糕的。专家们利用现代的弹簧技术,也未能将这些细节完整地复制出来。在功能上可攻可守,其中蕴含的超高的艺术和科技水平简直令人赞叹。

秦始皇是历史上第一位皇帝,也是把权力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的第一人,位居高位,自然要随时防御会有人来刺杀君主,因此这把伞就是一把自卫的武器,伞柄里面可以藏一把青铜利剑,青铜的伞盖是一个坚实的盾牌。这样的巧思,即便是现在的人也很难做出来。可以断定,这把千机伞,是那个时代的构思精妙的“黑科技”武器系统。难怪前联合国秘书长达雅马先生,评价说秦始皇陵铜马车是“高科技的结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