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拥有少数矿区与众多“珠宝信徒”的宝石产地

若一定要说埃及和宝石有什么联系,相信大家的印象大多止于古代埃及人对于珠宝玉石的极度热爱。

古代埃及人,无论男女,都热衷于佩戴项链、手镯、脚链、皇冠和其他被赋予守护力量的首饰来进行自我装饰,不仅为自己提供了保护,还彰显了自己显赫的身份与强大的财力。法老王更甚,手上佩戴镶嵌着猫眼石的戒指、脖子上戴着红色石榴石项链,即使去世后,这些首饰也会作为来生的珍贵财产随着他们的遗体一起下葬。

宝石对于埃及人而言具有十分强烈的精神意义。根据考古学家的发现,紫水晶、孔雀石、祖母绿、红碧玉、玛瑙、绿松石等等十数种彩色宝石都曾大量堆积于墓室中,每一种宝石都有其“非凡的作用”——比如孔雀石由于象征着智慧与洞察力而被制为荷鲁斯之眼(the Eye of Horus)、红碧玉被认为有助于人们安全地进入来世因此被镶嵌在项链上随身佩戴等等。

这一点从GIA发布的多篇文章中都得到了印证:古代埃及的人们深信佩戴石英可以防止衰老并将其作为护身符、会把白色蓝宝石与太阳神荷鲁斯联系在一起、会从海岸收集美丽的条纹玛瑙并将其作为护身符……

然而,产自埃及的宝石并不多,且大多矿区都面临废弃和枯竭。下面小南就带大家来盘点一番,埃及产出过的那些宝石们。

在埃及有所产出的宝石中,最著名的莫过于祖母绿。

哥伦比亚(彼时称为新大陆)是在16世纪20年代发现拥有丰富的优质祖母绿矿的,而在此之前,埃及曾是祖母绿的主要产地——更是祖母绿的最古老产地,没有之一。

这幅插图来自Frederic Cailliaud于1817年发布的考察报告,上面显示的这个靠近埃及Sikait附近的古代祖母绿矿区,被罗马人称为“Mons Smaragdus”,也就是“祖母绿山”。

两千多年前,古埃及的祖母绿矿床就为整个希腊及罗马帝国供应着宝石——祖母绿与绿色绿柱石,早期的罗马作家常常将该矿区直接地称作“祖母绿山”。

在这一地区的古代采矿作业大多是沿着片岩层矿脉在深达数米的露天矿坑内进行,为了寻找地下矿脉,矿工们挖掘了许多深达100多米的竖井和隧道。

根据地质证据表明,这些矿床中的祖母绿在与泛非造山运动有关的区域变质活动中形成,且在很多方面与其他来自带变质片岩岩石的祖母绿材料相似。

可惜的是,无论是Frederic Cailliaud还是著名的伦敦珠宝商Edwin Streeter,自1817年到1899年后,对于这一祖母绿矿床的数次开采结果皆不理想——无法带来任何经济利益,因此,埃及的祖母绿矿区便被放弃了。

除了祖母绿,埃及产出的橄榄石也值得被记住。

在全球博物馆中展出的多颗大型精美橄榄石均在埃及红海的Zabargad岛上被开采出来,这种黄绿色调的宝石被埃及人称为“太阳的宝石”,虽然偶有一些来自外星,但大多数橄榄石还是形成于地球深处,直到火山喷发才被冲到地表。

埃及人对于绿松石的热爱想必不用多提,但同样可惜,埃及的西奈半岛曾是古代著名的绿松石来源,如今矿区已经枯竭。即使偶有产出,也都不大,且几乎不会进入到公开的市场中。

曾经在埃及还有过紫水晶产出。中王国时期,探矿者在埃及东部沙漠的Wadi el-Hudi地区发现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紫色宝石来源。

随后,法老将紫水晶原石带回尼罗河谷的工匠手中,进一步精制、制成珠宝,并将这种宝石制成珠宝分发给公主与上层人士,一时间佩戴紫水晶珠宝广为流行。

之后,随着Wadi el-Hudi地区被遗弃,紫水晶矿也一并被掩埋。

图片来源:GIA及网络

宝石指南

国内宝石类第一专业平台

人气科普

科普|鉴定|矿区前沿|展会|观点|鉴赏|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