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外卖骑手:与时间赛跑 月行几千里

“您有新的外卖订单,请及时处理。”早上10点多,蒋守富的手机里传来阵阵提醒,在南山欢乐颂商圈,十几位外卖骑手已经聚集在此随时等待接单,他就是其中之一。

来深圳10多年,听说送外卖赚钱就转行了

2006年,蒋守富第一次来深圳,那时他才高中毕业,没考上好大学,想到大城市“搏一把”。刚开始跟着湖南同乡在富士康打工,学着做数控,干了有五六年。后来有了积蓄就想着做点小生意,但因为经营不善亏了一些钱,直到去年,听别人说送外卖赚钱多,他才转行做骑手。

每天早上9点多,外卖骑手们要准时在“站点”集合开早会,站点同事负责检查骑手们的着装、防护措施是否合规才能开始接单。在蒋守富看来“开早会”就是每天的安全培训,这是很有必要的。

外卖骑手有两种选择,全市接单的称为“众包”骑手,指定五公里商圈范围接单的叫“专送”骑手。蒋守富理解,其实就是不同的两个部门,分工不同。这两种骑手,他都尝试做过,目前他选择了做一名“专送”骑手,主要负责南山欢乐颂附近5公里商圈的外卖接单。

上午11点到下午2点,是属于每个工薪族的饭点,也是骑手们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候,通常这个时间段很大程度决定了他们一天的收入水平。蒋守富形容,这时候就跟“上战场”一样,必须争分夺秒,多跑一单是一单,经常忙得厕所都没空上。

“战斗”结束后,骑手们才开始享受午饭,或站着,或在马路牙子上席地而坐。如果中午时间段的收入还不错,蒋守富会选择骑车回到出租屋休息会儿,等到下午再出来接单,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的闲暇时光。

送外卖是拿命挣钱,门槛低、多劳多得

“在外卖行业刚兴起的时候,我听同行前辈讲,有人一年能赚几十万,如今站点里一百多号人,能收入过万的也就不到十个人。”蒋守富的月收入在8k到12k不等,每个月需要跑二十八九天,平均每天四五十单,一天行程将近八十公里,相当于一趟从深圳到东莞的距离。

以“众包”骑手为例,想要实现月收入过万,大约需要跑二千单。蒋守富解释,这其中不能出现超时、差评等情况。如果订单超时,配送费要扣一半,再加上客户投诉可能还要赔钱,虽然骑手也可以申诉但多半不会成功。比如,去小区配送,骑车进小区就花了十多分钟,加上等电梯,一起配送的几单中有一单超时了,客户等得久了可能就会给差评,其实也可以理解。

对蒋守富来说,跑外卖就是跟时间赛跑,拿命挣钱,可如今拿命跑都挣不到钱,僧多粥少,接不到单自然没钱挣。相关数据显示,疫情暴发后,在2020年1月20日至3月18日,平台新注册的有单骑手达到33.6万人,大量的失业人口涌入外卖行业,瓜分行业蛋糕。

今年是蒋守富来深圳的第十五个年头,每天10点多开始接单,跑到晚上8 9点钟回到出租屋,遇到派单多的时候,凌晨1点回出租屋多也是有的。如果遇到台风、暴雨天气,就是倒大霉。他描述:“一遇到暴雨,接单量成倍上涨,加上雨天道路湿滑,为了赶时间连人带车滑倒是常有的事。”

通常这个时候也是蒋守富最心累的时候,接得单多却不一定能赚到钱,为了赶时间,危险系数也高。遇到高峰期,滑到一次,人摔倒是小事,顾客的餐撒了一天又是白干,不挣钱还面临罚款。

在几千里之外的湖南老家,还有年迈父母、妻子、三个孩子要靠蒋守富每月的收入过生活,他笑称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能倒,“拿命挣钱”只是一句玩笑话,未来希望“有命花钱”。等攒够了钱他想回老家做点小本生意,和家人在一起。

与时间赛跑,每月骑行几千里,相当于跑十几个深圳到东莞来回。也许多劳多得——是骑手们对生活的唯一期许。(文/shinexu 视频/吴峰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