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总数骤减,是市场趋于冷静,还是行业已经步入正轨?

9月4日,江苏公布了第三批以及从文旅、体育等部门“整合”而来的特色小镇名单,形成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全名单”,总数从原来的231家降至90家,决心以高门槛创建、高标准验收促进特色小镇高质量发展。

“特色小镇不是行政单元,也不是产业园区、旅游景区,而是集聚特色产业、融合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的双创平台、产业社区。”9月4日在宿迁举行的特色小镇推进会上,江苏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和全省特色小镇代表“重温”了特色小镇的“初心和使命”,这是三年前国家四部委发文中对特色小镇的定位。

小镇热到底有多“热”?

在2017年全国两会上,“特色小城镇”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专家展望,未来,特色小镇将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平台、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抓手,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将涌现出越来越多产业特色鲜明、要素集聚、宜居宜业、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从而实现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和发展动能转换、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促进城乡发展一体化。

此政策一出,便引得大批房地产开发商开始“跨界转型”。根据《中国特色小镇研究报告(2019)》调研发现,一些产业基础较薄弱、产业特色不突出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出现了“一哄而上”的特色小镇热,少数地方甚至有变成新时期“面子工程”的苗头与隐患。有的省(自治区、直辖市)提出要建100个特色小镇、100个文化小镇和100个旅游小镇,交叉重叠、重复申报与同质化现象严重。

当然,特色小镇还包含了某些特定人物,特别是地产大佬的个人情怀,比如“桃李春风”映照着“宋氏”小镇的理想之风;再如“聚龙小镇”10年砥砺衬托着“郭氏”邻里的桃源禀赋;还有建业地产总裁的本土文化情怀等。

相关小镇得政策密集发布,相关小镇的规划、数量、类型频繁叠加。据悉,在18个已发布小镇政策的省(区、市)当中,有15个明确提出了特色小镇的创建数量,计1060个省级特色小镇。其中,数量达到100个的省份,包括浙江、河北、海南、山东、贵州和江苏、广东。

特色小镇得问题在哪?

一是特色小镇规划和建设同质性严重,特色元素体现不突出,照抄照搬经验的现象比较普遍,小镇在产业特色、建筑风格和城市总体风貌上缺乏地域植根性。

二是政府主导的特征明显,企业主体、市场主导的格局尚未形成,在其调查的近 100 个特色小镇中超过 60% 由政府主导,只有不到 35% 的由企业主导。

三是土地、资金、人才等生产要素供给不足,严重制约了小镇的建设。特色小镇中,有超过 80% 的小镇都反映土地不足的问题,资金不足是很多欠发达地区特色小镇发展的重要瓶颈,人才短缺也是小镇普遍反映的问题。

四是以人为核心的理念体现不足,各类功能融合不充分,小镇发展的包容性有待提高。目前大多数特色小镇存在 " 重生产、轻生活 " 的情况,很多小镇的主导产业和宣扬文化之间缺乏内在逻辑联系,社区、社群等软环境的营造太过滞后,小镇的比较优势尚未凸显。

西安周至有一个名称极其响亮同时又无比宏大的特色小镇项目,那就是周至汉学国际文化小镇项目,从宣传片里可以看出这个项目的雄心,总体规划为“一轴两带五区”布局,其中“一轴”为沙河生态文化景观轴,“两带”为沙河国际文化产业带与秦岭北麓康养度假带,“五区”为国际大学区、文化创意区、文化博览区、国际医养区、文旅度假区。

但是在具体落实上,却总像是在纸上画饼,不知所云,从新闻里看得人云里雾里。

已经建成得特色小镇运营如何?

除了商业模式运营成熟的特色小镇已经走上了日常运营的道路之外,其他的特色小镇已经开始有倒闭的现象:今年3月,西安特色小镇规划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了西安市第一批创建类特色小镇评价考核结果,其中13个小镇评价考核为淘汰,退出第一批创建类特色小镇名单,周至周城古韵小镇就位列淘汰名单,3月7日,陕西蓝田白鹿原民俗文化村就曝出被拆的消息,这个营业三年半,投资3.5亿的小镇结果竟是如此下场,当然还有去年被拆除的隔壁鄠邑将军山古镇。

“被淘汰,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核心产业发展不足。”陕西省旅游设计院书记兼总规划师崔宁说,特色小镇不凸显“特色”。对于周城景区,特色是足够“特色”的,但主要问题是景区粗糙烂制、毫无审美、品质低劣,其实也许称之为惊奇大型游乐场的更为贴切。

江苏此举,意味着市场大环境对于特色小镇而言,已经趋于冷静,曾经在全国火爆的小镇热,也在黯然消退。由国家政策引发的文旅小镇行业,已然步入正轨。

在“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之下,小镇运营主体多以地方政府为主体,与动辄以平方公里计的规划尺度相关,也与其体系构成的专属特性与多元复合相关。但无论小镇运营主体为谁,情怀感召之下,均须做实主题功能,构建属于小镇自身的魅力生态体系才是根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