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县偏城:旧时为“宇庄沟”,居民大多是山西移民

有史以来到金朝末年,偏城曾属涉县政府管辖;金宣宗祯三年(1215 年)七月升为崇州,以黎城县属;祯祐四年(1216 年)八月复为县;兴定五年(1221 年)复升涉县为崇州。元世祖至元二年将偏城地区 13 村划归山西省黎城县。《元史·地理志》载:“至元二年(1265 年)废崇州。”山西省黎城县《建置沿革考》:“元世祖至元二年将偏城等十三村划入黎城”。据《涉县地名志》两者年代载:“偏城一带自元至元二年划入黎城县以后,该县先后属潞州、潞安府所管辖。”《潞安府志·沿革》:“······至元二年并涉县偏城镇等十三村入黎城。”从 1265 年开始,历经了元、明、清、民国先后共计 675 年,偏城一直属山西省黎城县管辖,为该县的一个乡(平贤乡),下分二里(宇庄里、偏城里)。

民国七年(1918 年),山西在阎锡山的统治下实行编村制。黎城县全县共划分为五个区,偏城地区为第五区,区治设在偏城镇。民国二十八年(1939 年),筹建偏城县委。民国二十九年(1940 年)偏城脱离黎城县辖,建立县级建制,成立偏城县抗日政府。1946 年偏城县并入涉县,统一划区编序,偏城地区才开始重新写入涉县历史

偏城镇经过多次改制,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古代文明,具有强烈的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归纳文化特性以及其独特的聚落形式,代表着当时的建筑水平、建造技术、建筑风格和民俗文化、宗教信仰等,有着较高的科学和艺术研究价值。

文化渊源

偏城镇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浓郁的历史文化沉淀对于民俗和乡村历史建筑文化都有着很大的影响。偏城镇的居民大多是山西的移民。这与时代背景相关,物质缺乏、战乱频繁都是移民的原因。人口的迁移,使得移民文化与当地的文化相结合,形成了多元性的文化。

历史上偏城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素有飞地之称的“宇庄”沟。宇庄沟有史以来至金朝末年,一直作为一个区域隶属涉县;金时升为崇州,以黎城县属;兴定五年(1221年),复升涉县为崇州;1227 年,刘震驻扎偏城分管涉县政务。

元二年(1265 年)废崇州,为满足“限县户不满百者罢之”需要,刘震将偏城等十三村划归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山西黎城县。此后,元、明、清、民国均没有“宇庄沟”的记载,仅在山西的碑刻中记载“山西省黎城县平贤乡,偏城里”等。“宇庄沟”即偏城所在之地,与山西黎城县并不接壤,由于历史原因被划入黎城县,此段时期的宇庄沟则为“飞地”之称。

相传北宋时期刘氏祖先刘寿由山西穿越太行山一路向东,行至两省交界处的太行山风水岭,见群山之中环抱一小块平地,平地内一小山丘兀立其中。如将绵延不断的太行山比作藤蔓,这一小山丘则宛如藤上的一枚瓜果,现高山富足之象,表家族繁衍不绝之意,刘寿遂决定定居此地。建房筑寨,村名“刘家寨”,而后刘氏家族不断繁衍壮大,族中不断有贤才涌出,如刘氏后代四世刘震(金代)即为崇州太守,涉邑左副大元帅;五世刘英(元代)任分治涉邑长官;六世刘璋(明代)任奏差;七世刘时新(明代)任县司吏。

历史建筑

寨门

在聚落中起着防御的功能,同时也是聚落主要的交通要道。偏城具有寨门的地方唯有刘家寨,有北门、东门、南门三个寨门,唯独没有西门。寨门的设置结合生活生产只需,北门外主要是通往外出的大路,北门的地势较为平缓,古时方便交通工具进出;南门外为大片的农田,南门的存在也是为了方便外出耕作;东门外有水井,其主要作用就是方便寨中人外出取水,其次也可以通向农田。寨门均为二层,上边一层为庙宇,北门、东门、南门分别为玉皇阁、文昌阁、奶奶阁下边一层则为拱形出入口。

民居

民居建筑由最基本的居住单元——正房、厢房、倒座及庭院构成合院的形式。合院的形式主要是偏城地区普遍使用的形制,即正房——倒座相对位于南北,正房两端的一间房屋凸出,像两只“袖子”一样左右对称,因此也称为“两甩袖”,供家庭长辈居住;两厢房位于东西两侧,东侧厢房多高于西侧,为兄弟居住;入口门楼以倒座形式出现,门楼多位于东南方,偏风水位中的青龙方位,大门也可留正门,但要设置影壁,若门对路或桥梁时也应设置外影壁,以符合传统的含蓄而不外漏的审美取向。

大户人家的院落在普通合院的基础上增加了进深,形成了二进院、三进院和四进院落。民居建筑的墙体四面后墙比前墙低,有助于建筑屋顶排水,汇入院中,也就是俗语所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民居平面的不同组合是为了适应不同的人口规模的需求产生的。装饰文字内容丰富,在造型和布局上具有特点,按照空间的重要性分布,形成丰富的建筑装饰文化和多样的装饰艺术效果。

感恩相遇,承蒙厚爱,我是小周周,喜欢请关注,咱们下一篇文章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