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泥泞中蹚出自主教育路——访重庆巴川中学总校长郭洪

今年53岁的重庆巴川中学总校长郭洪,迄今35年的教育路,伴随着一路质疑,一路风景。

18岁,他从中等师范学校以优异成绩毕业初登三尺讲台,被分配到全县最偏远的小学,任全科教师;一年后,调入当地片区中学(下辖6个乡生源)任团委书记,承担两个人的工作量,却意外被顶替“下课”;

28岁,他调至重庆市铜梁县(现为铜梁区,下同)最好的初中——巴川初级中学,两年后任教务处副主任,彼时没带过毕业班、没有显著教学成果,“火箭式”升职引发争议;

两年后,跨过正主任级升任该校副校长,又引发更大的争议;

37岁,他接任重庆巴川中学校长,上任伊始主持分层教学试验,家长、教师、社会质疑声不断,初次教改以失败告终……

他的教育路,时有泥泞坎坷,他只顾向前奔跑,不言弃,不盲从,一次次化危为机,保持教育定力,坚守教育本真,于困境中找到“自主教育”之路,带领重庆巴川中学突出重围、走向壮大,成为引领区域教育发展的一面旗帜。

良师启迪,在“自主学习”中受益

经师易遇,人师难求。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一生的幸运。郭洪在中等师范学校学习时,结缘了两位对他教育生涯影响至深的教师——数学教师王凤仪、语文教师兼班主任罗德刚,为他今后“自主教育”思想的提出孕育了萌芽。

20世纪80年代初,在以“灌输式”教育为主导的时代,这两位教师显得与众不同。

王凤仪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物理学系,一头卷发,一口标准而流利的普通话,话语简洁、条理清楚,治学严谨,注重学生的自主学习。每节课的例题,总是给全体学生较为充足的时间独立尝试,然后巡视全班,有针对性地请一两位同学板演,接着让其他同学观察并点评,比如典型错误、巧妙解法等,最后,她再予以精讲。于是,不同层次的学生在自主学习、合作交流中都得到提升。郭洪常常被抽到板演或点评,这大大激发了他的数学学习兴趣。

罗德刚重在引领学生在切身体验中获得成长。那时,班会课常被老师“拿”去让学生做作业,罗德刚却费心思认真设计——或将自己精心准备的各种剪报读给学生听,让学生讨论;或把他用心收集的已参加工作的师兄师姐的来信片段与学生分享,常令学生特别感动。郭洪还记得,罗老师针对班级凝聚力差的问题,让全班38个同学各剪一个五角星组成两个红色大字“团结”。郭洪回忆道:“38颗‘红心’紧紧凝聚在一起的画面,深深触动了我们,让大家激动了很久很久……正是从那时起,我开始领悟到德育的价值。”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郭洪在担任副校长时,尽管分管全校教学,却把德育放在首要位置。同时,在两位良师身上,他看到了教师引导与学生自主实践形成的合力,初次感受到“自主”二字的力量。而坚定他对“自主学习”理念信心的,还要从他切身的教育实践说起。

1988年,郭洪以成人高考理工类全县第二名的成绩如愿考上四川省渝州教育学院数学系脱产进修专科。此后,他一头扎进书堆如饥似渴,阅读了大量有关中学数学的文章。专科结业后,他又顺利考入重庆师范学院数学系函授本科班学习。当时,他还承担着初二年级两个班的数学课,并兼任一个班的班主任。郭洪记忆犹新:“夏日酷暑难耐,几个大电扇不停地摇摆,上课老师讲得汗流浃背。回到学校,不仅要批改作业、准备考试,还要为‘还课’加班加点工作,其间的艰辛很多人无法想象。”

怎么做到求学、教学两不误?郭洪给自己定下三个原则:一不调课,二不请人代课,三保证学生学业成绩不受影响。他认真研读教学大纲、教材、教法,坚持订数学杂志,每两个月去县城书店买资料,除了为两个班的数学特长生新编讲义、实行分层教学外,还建立了两个兴趣小组,实行组长负责制,强化学生自主学习和自我管理,让小组成员相互提醒、相互解疑、相互评价,每两周集中辅导一次。

在那届初三,郭洪进行了大胆尝试:让两个班的优秀同学组成两个小组,自己为数学单元测试命题。在郭洪的指导下,学生们把两组命题进行整合并形成正式的测试题。至今,当年学生的那种高兴劲、投入劲,以及那种强烈的自信和满足感,仍然令他难以忘却。

在师生共同努力下,他执教的两个班数学成绩大幅提升,在毕业考试和数学竞赛中史无前例地创下两个“第一”,其中陈波同学获得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四川省共50人、重庆市仅7人),成为铜梁县获此殊荣的第一人。同年,郭洪被评为铜梁县优秀青年教师。

初任校长,临危受命带最差毕业班

机遇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

1995年,巴川中学面向全县择优招聘6名数学教师,郭洪以第一名的成绩受聘。2002年,铜梁县人民政府与重庆新鸥鹏集团合作办学,从此巴川中学走向民办教育之路。

2004年,老校长退休,郭洪接任巴川中学校长。他大胆尝试在初三年级进行分层教学试验,由于教师发动不充分,在没有召开家长会、学生会的前提下,将全年级30多个班打散重新组合,分为A、B班。被分到A班的学生、教师及家长都很满意,分到B班的则都很有意见。加之个别人从中作梗,导致改革举步维艰。教学试验仅进行了三天,就在县教育局、县政府的强力干预下宣告失败,学生和教师重新回到原先状态。

改革的失败,并没有让郭洪退却,他意识到:分层教学本没有错,但是实施策略上多有不当。学校改革必须加快,集团和学校领导也必须有气度地、实事求是地自我批评。

2005年春节,郭洪与老校长、集团董事长等人在县城一家酒店团聚。一位市教育界的领导带着县里的几位领导过来礼节性地敬酒,一上来就质问集团董事长:“你们学校声称‘初中教育专家’是谁批的?你们有几个特级教师、重庆名师、学科带头人?”董事长回应:“领导,这只是一种追求,的确到今天我们一个也没有,但我们会用这个标准激励大家奋斗。”气氛很不友好,血气方刚的董事长当即决定:“今年春节不过了,咱们马上到重庆,通知相关干部开会研究学校的发展。”

当晚,当人们还沉浸在浓厚的节日氛围中,郭洪一行三人驱车两个小时赶到重庆,并通知初三毕业班的三位管理干部次日一早赶来开研讨会。会上,大家分析了学校存在的问题和危机,研讨怎样交出令学生、家长、集团、社会都满意的答卷。

研讨会上,学校领导班子研究出了很多学校发展措施,其中一条让所有干部都备感意外:由郭洪接任初三年级最差一个班的数学教师兼班主任。原因在于,那时郭洪刚成为正校长,有很多事情没有理顺,更有相当一部分人还在观望。对此,集团董事长认为:郭洪只要带好了全校最差的班,就一定能证明他能带领好全校。

反复掂量后,郭洪同意了。

作为一个距离主城50多公里的郊县民办学校,要想与重庆市教委直属的一流中学争抢市场的蛋糕,谈何容易?郭洪清楚,初中属于义务教育,民办学校只有走特色优质发展之路,才能让家长心甘情愿送孩子到校读书。经过研究,学校最终确定“巴川中学——初中教育专家”的定位,而那时除了中考成绩,少有其他成果支撑这一定位。学校教师外出参加教研,都会被旁人送上一句“初中教育专家”,其中有友好的,有质疑的,当然更有嘲笑的声音。

之后,郭洪的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校长工作一点儿未少,还增加了满工作量的教学任务。近100个班、5000多人的学校,校长何以有精力兼任多职?面对超负荷的工作,倘若依靠传统的教师主导型的班级管理,难以两头兼顾。“既然承诺了,就得想想该怎么平衡兼顾。”郭洪决定,在学生的自主学习、自主管理上下足功夫。

他想到让学生成为自己的“助手”,帮助教师管理班级,随即召开干部座谈会,寻找得力班干部,发展学习小组长,建立激励机制,尽可能放手让学生去做自己能做的事,而郭洪的功夫主要花在了备课、指导、验收和评价上。扎实而有效的工作,让郭洪带的毕业班不仅甩掉了倒数第一的帽子,而且那年中考成绩创下学校新高。“无论是学校,还是我这个校长,一直憋着这口气,总算不负众望。”郭洪很欣慰。

教育不息,革新不止。在纷扰的舆论中,郭洪铆足干劲狠抓学校内涵发展。他认为,正是因为有创新、有进步、有“吃螃蟹”的勇气,才会与质疑狭路相逢,“每一次质疑淡去,化作掌声,也就意味着跨过了一个坎,又将迎来新的开始”。

自主教育,做真正的“初中教育专家”

“选择了民办教育,就选择了永远的忧患意识。”郭洪时刻提醒自己:“我们的初中必须办得比别的学校好,而且要好很多!”

建设优质的民办学校,势必要突破“重教师而轻学生、重传授而轻探究、重共性而轻个性”的教育桎梏。“如果丢下99%的人,而追求1%的金牌,那不是教育!”郭洪强调道。学校经过反复讨论、思考,决定走小班教育发展之路,把班级人数控制在30人以内。郭洪直言:“倘若人数不能少下来,素质教育很难落到实处。”

结合自身发展实际,学校很快确定了小班发展整体改革思路,确立了强健体魄、流畅表达、自主管理、合作学习四大核心,以整合课程、改革课堂、创新评价为抓手,开展班级文化展、辩论赛、达人秀、英语节、毕业典礼五大特色活动。环环紧扣,一一落实,逐渐赢得了学生、家长、教师的认可,学生的文化成绩和综合素质同步提升,为巴川中学的发展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学校全面推行初中生自主管理——让学生自上而下参与学校管理、班级管理并进行自我管理,成为学校的主人,教育从“外化”走向“内化”,从“老师说教”走向“学生自我教育”。每个学生在明确标准、付诸行动的基础上,提高自身的自主性、自律性和自觉性,最终促进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能力的提升。同时,学校对学生自主教育也从单纯偏重德育的教育,走向关注全人的教育、关注人的成长过程的教育。

据巴川中学毕业生张灿回忆:“以前自习,班主任总是坐在讲台上守着。只要老师一走,教室里顿时像炸开了锅。郭洪老师却不这样,他让班干部轮流坐在讲台上管理秩序。当学生自己成为‘领导’的一分子,积极性立马被调动起来。自习时间即使老师不监管,一切也井然有序。如今想起来,这种让学生自主管理的模式的确让我们受益匪浅。”

巴川中学2006级毕业生、高考考入北京大学的但雪聪清晰地记得:“一次做课后练习,同桌遇到不会做的题目向我请教,我正打算给同桌详细解答,郭老师看到后默默地对我摇摇头,又告诉那位同学要先思考再问。虽然同桌会因此花费更多的时间,但我相信她的思考是有价值的。工作后很多问题虽然脱离了原本数字和符号为主的形式,但是它们对于解题者的要求却殊途同归——勇气、自信、独立思考和积极总结是必不可少的要素,这些品质都是在学习过程中培养出来的。”

近些年,巴川中学在“自主教育”理念的引领下不断完善学校架构,构建了从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的体系,于2011年创办了国际高中,2014年又创办了新高中。初中小班教学更加关注学生个体,注重教育的品质和内涵;国际高中为有出国深造梦想的孩子开设了一条绿色通道;新高中着重面对高考改革实施一系列新的教育举措,培养学生综合素质。

如今的巴川中学已成为巴渝大地的品牌学校,中考成绩连续19年领跑区域教育,新高中学生连续四年100%上重点本科、90%以上考上双一流大学。郭洪的“自主教育”思想在德育、教学、科研等方面多维实践,从模糊到清晰。他永不停歇地行走在教育革新之路上,潜心钻研、不断学习,先后考上西南大学的教育学硕士、博士,将教育理论融于实践,又在实践中生成新的教育智慧与思想,他常说:“教育无它,就是一个生成的过程,教育者必须践行自主教育,让学生懂得做人、学会生活。”

— END —

来源 | 本文刊于《教育家》9月刊第一期,原标题《在泥泞中蹚出自主教育路——访重庆巴川中学总校长郭洪》

作者 | 吴爽

设计 | 九月九

统筹 | 周彩丽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