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背后的扶贫搬迁故事

家住保山市隆阳区芒宽乡空广村的傈僳族小伙熊世云在1周前,就已经在手机上查询到了自己的录取情况,可当快递员将装有贵州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信封送到熊家时,父亲熊文才拆开信封的手,还是激动难掩地微微颤抖起来。这个朴实的傈僳人感叹道:“以前赶个乡街子,早上四五点钟就要动身,过江要靠溜索和几座老桥,寄封信1个多月都算快的。现在太方便了,手机一响,东西就送上门了,去乡里骑摩托十几分钟也就能到。”

家里出了名校大学生,熊世云的外婆也格外高兴。一大清早,天都没亮,老人就从十几里外赶着两头小黄羊徒步而来,给外孙家送羊做宴、以答谢亲朋。“祖祖辈辈头一个大学生,一定要热闹热闹!”作为第一代傈僳移民,外婆对过往仍然有很深的记忆,“过去打战,江边经常有炮弹炸,没人敢住。我们老祖辈只能躲在高黎贡,既要砍树搭窝棚,又要开荒种土地,医院、学校什么也没有,一家子都是文盲,生病只能熬着。后来国家好了,政策也好,把我们从山上接下来,给我们修房子,种地不交税给补助、娃娃读书给补助,这次考上大学,村里还帮写助学补助申请。我对孙子讲,这下更要好好读书,有这么多人帮他,不能辜负这些好心人。”那两头小黄羊不仅饱含着外婆对外孙的期盼,更见证了老一辈傈僳移民一路走来,在新的土地上开辟新生活、哺育后代,送他们走出大山,走向更广阔天地的奋斗历程。

同样收到录取通知书的白族姑娘杨书勤,出生于第二代搬迁移民的家庭。杨书勤家所在的芒宽乡吾来村,是一个零散搬迁户整合后的新村庄。上世纪80年代,杨书勤的父亲与村民一道,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建设着新家园。“我们一早就摸排好了基本情况,哪些人适合干什么、能干什么,乡里就分批组织搞培训。年龄大的,就给他们搞搞卫生,聘他们当护林员。现在家家收入都有保障,苦出来的人家最重视教育,这几年好多孩子都成才了,读书一个比一个厉害。”对村里的改变,吾来村党总支书记杨国华深有体会。

芒宽集镇集中安置点。(2019年4月1日摄)

芒宽万亩柑橘基地。(9月4日摄)

如今,芒宽第三代移民黎新小区的孩子也走进了新校园。看着欢笑嬉闹的孩子们,芒宽乡宣传委员杨燕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我来这里工作7年了,这些年中央到地方都很重视,乡里脱贫攻坚和移民搬迁两手抓,有工作、有住处、有书读,移民们就能安心在这里扎根生活。以前山区好多都是留守家庭,现在年轻一辈也有不少人愿意留在家门口务工。”(郭炜、杨永维)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保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