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中国是一头沉睡的雄狮,其实还有后半句,却很少有人听过

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从1644年入关算起,长达268年,曾有过无限风光的时候,经济总量占世界总量的30%,极盛时期领土面积达到了1316万平方公里,仅次于元朝,人口最多达到4亿。此时的欧洲人还飘在海上,靠打鱼为生。

“盛极必衰,衰极必胜。” 清朝在鼎盛时期,还没意识到将来会走向衰败,康熙平定三藩,收复失地之后,局势恢复稳定,但他为了防止再有外人来犯,下令禁海。到了乾隆时期,内部官场腐败,反清起义猖獗,外部不断有洋人来沿海地区挑衅骚扰。再加上乾隆认为天朝地大物博,能自给自足,所以在1757年实施“闭关锁国”政策,只留下广州一个海关供西方贸易。

18世纪60年代的英国因为工业革命国力爆发,不断殖民海外国家,日不落帝国由此诞生。当时的清朝处于世界巅峰,英国无法吞并下这个庞然大物,选择和清朝贸易,1792年-1794年,英国曾派乔治·马戛尔尼来给乾隆庆祝80大寿,实际上是想和乾隆谈生意,乾隆发现马戛尔尼不是诚心来祝寿,催促他尽快回国,两国的商业谈判以失败告终。

1816年,英国第二次派使者来中国,派外交官阿美士德奉英国之命来中国,阿美士德来之前拒绝对嘉靖帝行“三跪九叩”大礼,最多行西式单膝下跪礼,并低头三次。第二天,嘉靖在圆明园召见阿美士德,阿美士德仍然不肯三跪九叩,并称自己生病不能去见嘉靖,嘉靖认为阿美士德太傲慢,一怒之下直接让他打道回府。

可怜的阿美士德连嘉靖的影子还没见到,就被赶了回去,他在回程的路上还在怄气,认为贸易是打不开清朝的大门,只有坚船利炮才能。他回到英国路过圣赫勒拿岛,想起拿破仑囚禁在这就想去看看他。1814年,拿破仑在反法联盟的战败,从皇位上滚落下来,才被流放到圣赫勒拉岛。

阿美士德和拿破仑聊天过程中谈到中国,想问问他是怎么看待中国的。拿破仑虽然没有来过中国,但清朝的威名他怎么没听过呢?他说了那句经典名言:“中国是一只沉睡的雄狮。”雄狮是森林里的百兽之王,拿破仑用雄狮比喻中国,无异于说中国是世界上的王者,他之后又补充了一句“一旦醒来将震撼世界”。

听完拿破仑后半句话,很多人想笑都笑不出来。因为阿美士德说中了,清朝陈旧的大门最后是被他们用炮火轰开的,两次鸦片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等等战争都有英国的参与。中国从沉睡到醒来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经历了太多屈辱和牺牲,每当想到这些残酷的历史,没有人能笑得出来。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经济科技都逐渐追赶上来,让世界为之一颤,只可惜拿破仑是看不到他眼中的这只雄狮是如何苏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