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茅”周边的印钞机!

有这么一家公司。

2018年年初在A股市场上市,融资23亿。

此后两年多时间,累积分红38.06亿。几乎把三年来赚的钱,全分给了股东。

有钱,大气!

2019年的年度财务报表显示,公司净资产77.72亿,总资产83.79亿。

负债率非常低,完全没有有息负债。

然而,83.79亿的总资产,其成分更让人惊讶。

其中货币资金(现金)47.29亿,占总资产比重的56.44%。这块资产,在当年创造利息1.54亿。

可交易金融资产(债券、货币基金等)7.68亿,占总资产比重的9.17%。

应收票据及账款5.06亿,应付账款1.42亿,两项占总资产比重的7.7%。

商誉11.95亿,占总资产比重的14.26%。

好了,上述几项资产约占了公司总资产的9成。可以说还是相当透明的。除了一些商誉,基本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

我们再看利润和现金流方面。

2019年营业收入21.85亿元,净利润12.36亿,扣非净利润11.18亿;经营净现金12.98亿。

这么看可能不太直观,换个说法,按比例讲,就是净利率57.38%,且利润的持续性以及含金量都高。

每卖出100块的东西,净赚57元,全部都收到了现金

这是什么印钞机,这么赚钱,还这么有钱。

这家公司主要从事香精与食品配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食用香精贡献了90.58%的营收。

你要说做什么香精生意这么赚钱,当然是和茅台相似生意的周边咯。

所谓烟酒不分家,在赚钱能力方面,抽烟喝酒同样是哥俩好。

白酒暴利,烟草也是暴利。

该公司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56.36%。前五名客户销售额中关联方销售额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30.57%。若将中国烟草总公司(国家烟草专卖局)所辖企业视为一个客户,公司对其销售额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较高。

也就是,中国烟草贡献了绝大比例的营收,毕竟财报中只提到前5名客户销售额中的关联方,并没有提到全部客户中的关联方。

我想,如果全部客户累加,应该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

说回公司业务。

食品香精贡献了超过9成的营收,那么在食品香精中,香烟的香精占比具体是多大呢。

公司财报没有直接披露,但把主要从事烟草香精业务子公司的利润贡献汇总了一下,应该能知道个大概。

从事烟草香精业务的子公司中,鹰潭华宝香精有限公司贡献利润8.83亿,华宝香精(香港)有限公司贡献利润0.76亿,云南天宏香精有限公司贡献利润0.19亿,广州华芳烟用香精有限公司贡献利润0.16亿。

母公司的烟草香精业务没有披露,但只算上述几家子公司烟草香精业务的情况下,利润已经高达9.94亿,占2019年净利润的80.4%。

粗略估计,烟草香精业务为公司贡献了近9成净利润(还有1成来自账上庞大现金产生的利息)。

在股东方面,华烽国际投资控股(中国)有限公司持有该公司81.1%的股份,而穿透股权来看,一位名为朱林瑶的女士,掌握了该公司59.75%的股份。

嗯,没有国资背景什么的

这家公司真的算是“烟茅”旁边的印钞机了。

你说,这么一家赚钱且有钱还大方分钱的私人公司,为什么要上市呢。

真的是回馈社会,要给韭菜施肥吗?

可能别人觉悟高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就在2021年8月31日,将有5.00亿股,占总股本81.18%的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解禁。

我想,这才是原因吧。

扪心自问,如果我有这么一家公司,我宁肯去银行把自己抵押了,都不会上市融资,让别人捡便宜。

再说了,大股东持有81%的股份。融资的23亿,是进了公司的账;分红的38.06亿,其中30.83亿,都进了大股东的口袋。

印钞机式的公司,最大的问题在于业务的稳定性。虽然公司目前确实是印钞机,但谁都不知道机器什么时候会停下来。

对于烟草生意不熟的人,这种公司怕是碰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