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医生赴藏11天行程1700公里筛查1337儿童

翻山越岭 只为找到你

9月26日晚,来自西藏日喀则市昂仁县的9名先心病患儿来到淄博,准备接受手术治疗。

在此之前,为了这个手术名单的确定,淄博的医生和援藏干部已经忙碌了半个多月。他们在11天的时间里行程1700多公里,深入到昂仁县的各个乡镇,先后筛查了1337名少年儿童,在综合考虑病情程度、手术适应症等因素后,最终确定了这份名单。

5名被从淄博抽调去昂仁县开展筛查的医生,他们吸着氧开展工作,最后又吸着氧离开了昂仁。

赶在下雪前 今年的筛查提前了20天

作为从2017年开始启动的一项重要援藏工作,每年在昂仁县少年儿童中开展的先心病筛查是淄博援藏每年下半年的重头戏。

“原本2019年的筛查就要覆盖所有乡镇,但因为9月下旬才启动,如萨和孔隆两个乡因为下雪、路远,那里的孩子赶不到筛查点,留下了一些遗憾。”淄博市第九批援藏工作组陈文珂说,考虑到在2019年筛查中遇到的情况,淄博市卫健委和淄博市第九批援藏工作组经过商讨,特意将今年的筛查工作提前了20天。

为了做好此次筛查工作,淄博市卫健委专门向昂仁县派去了一个五人专家组,这五人分别是:淄博市中心医院的李波、修宇,淄川区医院的陈永红,周村区人民医院的赵占鹏,桓台县人民医院的董洋。这五人都是心血管内科、内科、检验科、超声科等科室的骨干力量。

9月1日,经过7个多小时的飞行,专家组抵达拉萨,一下飞机,他们就受到了淄博市第九批援藏工作组的热情接待,后者为他们贴心准备了氧气瓶、药物。然而,心里的暖意还是抵挡不住高原反应带来的生理痛苦,专家组成员无一例外地出现了恶心、呕吐、头痛、失眠等高原反应。

经过3天的短暂休整,9月4日,专家组抵达海拔4300多米的昂仁县。

“日喀则市海拔3800米,经过几天的休整,大家逐渐适应了高原缺氧的环境,但是一来到海拔更高的昂仁县,高原反应似乎卷土重来了。”专家组组长、淄博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波说,繁重的筛查任务容不得耽搁,到达昂仁后,专家组立即与淄博市第二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会合,与援藏工作组协商制定了详细的筛查流程和方案,立即投入工作。

接下来的7天时间里,专家组在援藏干部的陪同下,基本上每天都要在崎岖险峻的山路上奔波6-8个小时,先后到昂仁县城、措迈乡、查孜乡、秋窝乡、亚木乡、达居乡、多白乡、日吾其乡、桑桑镇,对全县1337名儿童进行了先心病筛查,其中听诊1337人次、心脏彩超590人次。

吸着氧坚持 筛查首次覆盖所有乡镇

为了让更多偏远牧区的孩子得到筛查机会,在前期的准备工作中,淄博市卫健委多次与淄博市第九批援藏工作组协商,最终选定了9个筛查点,其中包括桑桑镇、查孜乡、措迈乡3个偏远牧区乡镇。查孜乡和措迈乡的海拔在4800米以上,措迈乡的平均海拔更是超过4900米。

9月4日,专家组一早出发,中午前赶到查孜乡,他们顾不上吃午饭,立即展开筛查工作。那天筛查的情景,桓台县人民医院医生董洋至今难忘。

“我们到的时候,孩子们已经等在那里了,其中有30多个孩子是从孔隆乡赶过来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带棚子的卡车,他们在车斗里颠簸了5个小时才到筛查点。”董洋说,在昂仁的那几天,他和同行们经常是一边吸氧一边筛查,尽管自己被高原反应折磨得够呛,但看到这些赶来接受筛查的孩子,他们不得不振奋精神。

“给这30多个孩子查完体,他们每人吃了一包方便面,就坐车开始往回赶。”董洋说,由于当地的医疗资源比较匮乏,这样的筛查对于很多藏族家庭来说是难得的机会。

作为专家组组长的李波,和其他专家一样,也是第一次到西藏。

“这次先心病筛查我们去了几个偏远的牧区乡镇,每次结束完高强度的工作回到车上,我们往座位上一坐就能睡着。身体疲惫的情况下高原反应会更加严重,我们基本上人手一个氧气瓶,觉得难受的时候就吸几口,但是一想到还有那么多孩子等着我们去检查,浑身就又充满了力量。”李波说。

最终经过7天的连续奋战,今年的筛查工作圆满结束而且首次成功覆盖了昂仁县所辖的全部17个乡镇,弥补了去年筛查的遗憾。

费用医保报销 自费部分爱心企业承担

昂仁县乡镇尤其是牧区乡落后的医疗条件以及牧民对先心病认识的薄弱,让参与筛查的医生们感到着急。

“有去年筛查出先心病的孩子,虽然家庭条件允许但也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他们的父母对这种疾病的认识和重视程度也不高。”李波表示,高原地区先心病患儿发病率高可能与海拔高、缺氧有关系,导致心脏发育不全。这次筛查出来的先心病患儿大部分是心脏房间隔缺损和动脉导管未闭这两种疾病,通过手术能够得到治疗。

这次即将接受手术的次仁央吉,虽然父母早就知道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但由于意识和条件所限,孩子一直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今年9月初,9岁的次仁央吉在家人的陪同下参加了筛查,并最终得到了这次宝贵的免费治疗机会。

援藏干部陈文珂告诉记者,为了让患儿家长无后顾之忧、减轻其家庭负担,淄博市开展的先心病筛查治疗活动一直都是全免费。这次也是一样,在出发前,两地医保局联网办理了转诊手续,大部分的手术费用由医保承担,个人自费部分则由爱心企业承担。患儿和家长的来回交通费、餐费、住宿费等全部由援藏工作组承担。

出发前,援藏工作组专门召集孩子家长开启动会,交待注意事项;昂仁县卫健委和教体局分别选派了孔隆乡卫生院的一名医务人员和昂仁县中学的一名老师做翻译;援藏工作组的3名援藏干部和援藏医疗队的2名医生全程陪同。

专家组在完成筛查任务返回淄博的途中还发生了一段插曲,专家组带去的3台便携式超声检查仪器太重,超过了机场规定的重量。就在专家们一筹莫展时,同在机场候机的山东省卫健委的一名工作人员和一名淄博籍在藏干部家属发现了,他们主动帮助专家组分担了部分行李,使这些在筛查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仪器得以上了飞机。

如今,专家组5名成员都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在西藏筛查的经历让他们难以忘怀,尽管饱受高原反应的折磨,但想到那些因为他们的工作而即将迎来“心”生的孩子,他们都表示这“这次受的罪,很值”。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马景阳 韩凯 翟咏雪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