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与小学招生挂钩引质疑

依据《义务教育法》等法律,教育部门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然而,在铅山县紫溪乡,当地为了完成上级部门下发的“2020年底公办幼儿园在园幼儿数占比达到50%”的指标任务,私下开辟了“特殊通道”——紫溪乡中心小学不按学区划片招生,而是只要就读公办幼儿园中心幼儿园或者村小附属幼儿园,适龄儿童就可以上中心小学。

铅山县教育体育局表示,该做法欠妥有损教育公平,将调查了解情况,若属实将叫停。

◎文/图 实习生卢勇 首席记者付强

紫溪乡中心小学

“按就读幼儿园入学依据在哪”

熊金轩今年67岁,是铅山县紫溪乡柏畈村村民。由于儿子和儿媳常年在厦门打工,照顾两个孙女的重任就交给了熊金轩夫妇。今年秋季,他们一直在想办法把6岁多的小孙女熊依蕊送到教学质量更好、更方便(有校车接送)的紫溪乡中心小学读书。

“平常我要干农活,又不会骑车,老伴腿脚也不方便,接送小孩是个大问题。”熊金轩称,9月1日前后,他多次到紫溪乡中心小学咨询入学事宜,得到的答复是,小学是按学区划分的,其孙女熊依蕊的户口所在地不在学区范围。

8月25日,紫溪乡中心小学发布了一份《2020年秋季开学通知》,明确了招收学区范围:乡直机关单位、紫溪村、火星村、红星村、中学旁的农科所等户口在本学区的适龄儿童;本学区购房户;学生父母在本学区经商办企业的随迁人员子女;学生父母在本学区务工就业人员等。

既然如此,熊金轩也无可奈何,只好按学区就读柏畈小学。然而,报名之后,熊金轩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同村的一些同龄小孩,不符合上述条件,也报上了紫溪乡中心小学,关键因素在于他们选对了幼儿园。

受访时,柏畈村村民余木春直言不讳地说,其7岁的儿子余礼福原本是在铺前幼儿园(民办)读书,后面听说在柏畈小学附属幼儿园(村小公办)读书可以直接读紫溪乡中心小学,就立即转学了。今年9月,其小孩顺利进入了中心小学读书。

记者注意到,在紫溪乡中心幼儿园发布的2020年报名通知中明确写着:“好消息:从本学期起,凡在我园就读的3至6岁幼儿,大班毕业可直接进入紫溪乡中心小学读一年级。”不仅如此,不管是外乡人还是本地人,只要是在紫溪乡中心幼儿园或者村小附属幼儿园读书的,都可以直接去紫溪乡中心小学读书。

“不是应该按学区划分入学吗?同一个村同一个学区,按就读幼儿园入学依据在哪里?”对此,熊金轩表示不解,仅仅因为孙女在民办幼儿园就读,升学时就不能上中心小学,这样有失公允。

民办幼儿园生源流失严重

与熊金轩一样,有着类似疑惑的家长不在少数。

“一些公办幼儿园,3至5岁的小孩混在一起管理。”许多家长表示,相比之下,民办幼儿园分为小班、中班、大班,更能让幼儿身体、智力和心理得以健康发展。

9月24日,紫溪乡铺前幼儿园(民办)园长熊文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仅有紫溪乡中心幼儿园分班了,其他多所村小附属幼儿园条件不好,多处于混合管理状态。

熊文广进一步介绍称,幼儿园之所以要分为小班、中班、大班,是因为不同年龄的儿童,学情特点不同,学习内容也不一样。熊文广对新法制报记者说,目前,该园只有100多个孩子,许多大班孩子转去了公办幼儿园,而去年他们幼儿园还有150多个孩子。

“没办法,不少家长都将小孩送到紫溪中心幼儿园或村小附属幼儿园就读了,只为以后方便就读中心小学。”熊文广如是说。

启智幼儿园(民办)负责人周玉荣也称,2019年,该园有120个孩子,现在只有50多个人,因为中心小学那边有政策,家长纷纷转园了。

周玉荣表示,自从今年年初,这一政策出台后,多所民办幼儿园生源流失严重。

“民办幼儿园服务比公办好一些,还有校车接送,服务也很贴心。”余木春坦言,要不是为了能就读中心小学,他会选择把孩子放在民办幼儿园读书。

采访中,余木春的观点代表了许多家长的心声。

在周玉荣看来,公办和私立幼儿园应该公平竞争,由家长自愿选择在哪里读。

“现在办幼儿园是拼教学质量、拼服务。如果是我们服务没有做好,家长不选择我们,我们心甘情愿被淘汰。”周玉荣称,紫溪乡中心小学出台这样的政策,导致民办幼儿园生源流失令人难以心服口服。

为完成指标给公办幼儿园“开绿灯”?

对家长们的不解,铅山县紫溪乡中心小学副校长李裕青回应称,之所以给公办幼儿园开通“绿色通道”,是为了完成上级部门下达的指标任务。

据李裕青介绍,2019年10月份,铅山县下发了一份《关于做好聚焦“入公办园难、入民办园贵”突出问题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2020年底公办幼儿园在园幼儿数占比达到50%、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

“幼儿园竞争太激烈了,生源都到私立幼儿园去了。”李裕青坦言,通过对比往年全乡的适龄儿童和中心幼儿园入园情况之后发现,如果达不到通知要求的2020年年底公办幼儿园在园幼儿数占比达50%,就意味着完成不了上级部门的指标任务。为此,紫溪乡推出了幼儿园与小学招生挂钩的政策。

李裕青表示,今年9月,这项政策的实施直接造成了报名情况的混乱。原因是以前按照学区划分,而现在按照就读幼儿园入学,一些家长认为不公平,跑来讨说法。为了解决问题,学校招收了一些非学区范围内的学生,一年级总共有134名学生。

紫溪乡中心小学校长胡燕斌则称,就读中心幼儿园及附属村小幼儿园直升紫中心小学的政策,是上一任中心幼儿园园长操作的,宣传中出现了一些偏差。“她已经把政策宣传出去了,她承诺的我们得兑现。”

现在,中心幼儿园有没有出现超员现象?面对记者的疑问,胡燕斌称:“也就大班超了一点。”

律师违反招生法规有损教育公平

对此,北京市中银(南昌)律师事务所律师程锋认为,依据《义务教育法》、《江西省义务教育条例》的有关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铅山县紫溪乡中心小学应该严格按照学区划片招生,不能为了完成公办幼儿园入园指标,私下为公办幼儿园开通进入中心小学的“特殊通道”,应予纠正。

对于私立幼儿园而言,中心小学为公立幼儿园开辟“特殊通道”,是利用自身优势地位,变相限制了私立幼儿园参与幼教行业的合法竞争。从长远来看,发展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幼儿园是一项利国惠民的好政策,政府部门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公私幼儿园并举是大势所趋,一旦堵死私立幼儿园,并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

“我们不允许他们(紫溪)这样做,这有损教育公平。”铅山县教育体育局副局长张福莲对新法制报记者说,紫溪乡中心小学及中心幼儿园为了完成入园率指标任务的做法欠妥,应该是用教学质量和贴心服务来赢得家长和孩子们的信赖,用自己的实力来和民办幼儿园竞争,通过正常竞争来完成指标任务。

结束采访时,铅山县教育体育局幼教股股长刘文峰表示,该局将前往紫溪乡调查了解情况,要求紫溪乡中心小学严格按照划学区招生,如果私下开辟招生“特殊通道”的情况属实,将叫停该违法违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