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晋隋唐宋元明清,八个不同朝代的河南省有何区别

说明:地图以现今河南省行政区划轮廓为基础,展现从秦朝到清朝两千年间河南省境内州郡变迁,因此并没有完整描绘不同时期州郡的全貌,例如秦朝的内史郡,辖境不仅包括今河南省西部的灵宝市等地区,还包括陕西关中、山西西南部等地区,本文图集只显示河南省境内的州郡。

秦时期,河南境内的郡

秦时期的河南,主要有河内郡、三川郡、颍川郡、陈郡、砀郡、南阳郡、东郡七个郡。从秦设三川郡河南县开始,河南从最初的地理名词变成正式的区划名称,并最终发成成为现在的河南省。

三川郡是秦昭襄王时期,在夺取的韩国和东周的土地上设立的郡,因黄河、洛河、伊河三条大河流经境内,得名三川郡,郡治洛阳。

周平王东迁洛阳成为东周的开端,不过东周的舞台并不属于周天子,而是春秋五霸和战国七雄。因为洛阳地处天下之中,东迁的周王室被秦、楚、晋、齐等国团团包围,但凡有点实力的诸侯国都可以欺负一下周王室。进入战国后,七雄纷纷称王,周天子就连做一个天下公主的傀儡的机会都没有了,从周王朝变成了周国。

战国初期的诸侯国

长平之战后,秦国成为战国七雄中实力最强的国家,已经有了横扫六国的实力。公元前256年,秦国在对赵国、韩国的战争中接连取得大胜,眼看着秦国就要对自己下手,周赧王暗通楚国、燕国密谋联合攻秦,然后延续了879年的周王朝就被秦国灭了,成了秦朝的三川郡。

除了三川郡郡治洛阳外,颍川郡郡治阳翟是韩国国都,河内郡郡治朝歌是商王朝国都,东郡郡治濮阳为卫国国都、陈郡郡治陈县为陈国国都。

这个陈国还有一个有趣的知识。陈国是西周时期的一个诸侯国,国都为宛丘,第一任国君为陈胡公,是胡姓和陈姓的始祖。陈国并不是强国,在战国初期就被楚国灭了,陈国国君被迫逃亡齐国,其子嗣改为田氏。公元前386年,田氏陈国后裔通过政变,摇身一变成为齐国国君,史称田氏代齐,而灭亡陈国的楚国在被秦国攻占郢都(今湖北荆州)后,将国都迁至宛丘,更名为郢陈。

不过最后,不论是鸠占鹊巢的田齐还是三迁国都的楚国,都被秦国攻灭,成为秦国四十八郡的一部分。而洛阳、安阳、宛县、濮阳、巩县、荥阳、修武、新郑、渑池、新安、长垣、上蔡、舞阳、襄城、叶县等一个个地名,历经两千多年延用至今,一个个地名串联起河南省数千年的历史和文化。

秦时期河南地区所设各县,红色为沿用至今的地名

西汉时期,河南境内的州郡

河南省简称豫,这个“豫”便来自汉朝初设的豫州,但这时的河南却不只是豫州。

汉武帝划分十三州时,豫州只占河南全境不到三分之一,其余地区分属于兖州、荆州、扬州、冀州、司州(司隶校尉部),这种“四分五裂”的区划现象其实和河南的地缘位置分不开关系。

例如图中的南阳郡和江夏郡,这两地分别位于伏牛山和大别山的南麓,自然不属于真正意义上中原地区,即便到现在,关于南阳究竟属于南方地区还是北方地区都存在不少争议。而洛阳作为天下之中,是关中地区的门户所在,其特殊的政治、军事、经济地位决定了汉王朝必须将其牢牢控制在手中,因此划入司隶校尉部,作为京畿重地管辖。

河南地形地势

汉朝的河南诸郡中,弘农郡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郡。刘邦当年围杀项羽于乌江的时候,宣布杀项羽者,可封王,赐万户。汉军在付出上百人的代价后,最终由五个人分得了项羽的尸体,其中郎中骑都尉杨喜抢到了项羽的一条腿,被刘邦封为赤泉侯,而他的封地就在弘农,也就有了中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名门望族——弘农杨氏。

统一中国,开创开皇之治的隋文帝,便出自弘农杨氏

在杨喜之后,弘农杨氏就仿佛开了挂一般,诞生了汉朝的四世三公、西晋三杨、隋朝杨氏皇族、唐朝十一宰相,这一切都起源于一个军中小将砍下了项羽的一条腿,时也,命也。

当然,河南作为古代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除了弘农郡之外还有其他的郡都有很多的故事和人物可以说,限于篇幅就不多说,大家可以在评论中补充,例如东汉的南阳郡、三国的颍川郡等等。

西晋时期,河南境内的州郡

西晋时期的河南较汉朝的河南进一步分裂,具体表现在郡国的数量大幅提高,具体原因在上篇关于安徽行政区划沿革的文章中已经说明,就不多说了。(文章链接:从秦汉到明清,两千年安徽行政区划沿革)

西晋的宗室封国中,河南境内有南阳国、梁国、汝南国、濮阳国、义阳国、东平国、谯国七个封国,七国宗室分别为南阳王司马模、梁王司马肜(róng)、汝南王司马亮、濮阳王司马允、义阳王司马望、东平王司马楙(mào)、谯郡王司马逊。

主导分封的晋武帝司马炎

七王之中,梁王梁王司马肜和汝南王司马亮是司马懿的亲儿子,是晋武帝司马炎的叔叔辈,因此获封最富裕的梁国和汝南国;其后的义阳王司马望、东平王司马楙、谯郡王司马逊都是司马懿兄弟辈的子嗣,属于旁支血脉,封地距离京畿洛阳较远;而司马炎自己的儿子司马允,就封濮阳国,虽也是一郡之地,但面积要小很多。从封国情况来看,司马炎在分封的时候主要以血脉远近和资历辈分来分封。

南阳国的情况比较特殊。第一任南阳王司马模是司马懿四弟司马馗的孙子,从血缘上看属于旁系宗室,理应不会被封在南阳这样富裕的地方,其实这不是司马炎的意思。司马炎死后,爆发了八王之乱,东海王司马越和自己的亲兄弟平昌公司马模获得最终胜利,于是平昌公司马模就被司马越封为南阳王,与洛阳一南一北、分享胜利果实。

隋朝时期的河南较晋朝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原来较为完整的南阳被拆解成数个郡,究其原因还要从历史出发。

南北朝时期,南阳盆地作为中原地区通往南方的主要通道,成为南北朝斗争的主要地区之一,例如东晋的桓温北伐、前秦南征东晋、刘裕北伐等重要战争,南阳都是南北政权的兵家必争之地,久而久之,南阳地区的行政区划就在南征北伐中被拆解,反倒是河南其它地区的区划沿革较为完整。

南北核心区和三条主要通道,连接南北东西的南阳极为关键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变化就是,荥阳郡郡治从之前的荥阳变成了管城,也就是现在的郑州市管城区。管城并不是隋朝“原创首发”的,周武王灭商后,封三弟姬鲜于现在的郑州地区,姬鲜又称管叔,因此他的封国也被称为管国。这个管国成立没多久就因为叛乱被周天子灭了,不过“管”这个地名却留了下来。

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在管地设立管县,属三川郡。汉朝建立后,管县被废并入中牟县,直到隋朝建立后,管县才重新设立,并成为荥阳郡的郡治。到了明朝时,管城建制再次被废,直到新中国建立后,成立管城区,这个存在了近三千多年的地名才得以保留下来。

由于唐朝的道制几乎完全按照山川地势划分,所以唐朝时期的河南北分成河南道、河北道、京畿道、山南道、淮南道、陇右道六个道。河南道、河北道以黄河为界;山南道以秦岭、伏牛山为界;淮南道以淮河为界;陇右道以崤山、函谷关为界,区划鲜明、简单直接。

唐时期的河南各州中,唐州因与国号相同,特别引人注目,可事实上,唐州的州名和唐朝的国号、李唐皇室都没什么关系。李氏皇族属于发迹于北周时期关陇贵族集团,其先祖为东晋十六国时期西凉国国君李暠,至于追认老子李耳为先祖,我们当个玩笑看看就好。而唐朝的国号来自于李渊唐国公的封号,同时也来自被古人奉为文明国度的唐虞古国,和唐州都没关系。

唐州州名的真正来源于周朝时的诸侯国,唐国。唐州州治比阳,因在比水北岸得名,“山之南水之北为阳”的地名文化就不解释了。比水后更名为泌水、唐河,比阳和唐州也就变成了现在的河南省唐河县、泌阳县。

陕州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州。陕州初设于北魏时期,隋炀帝时撤销并入河南郡,唐朝复设后一直延续至今。陕州地处中原地区和关中地区的交界处,因此在唐宋时期形成了将关中地区称为“陕州以西”的习惯,也就有了后来的陕西省省名。本省省名却是因为外省地名而形成的,也算是中国地名文化中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

今三门峡市陕州区

还有就是郑州,现在的河南省省会。郑州初设于隋文帝时期,后被炀帝废除改为荥阳郡,唐朝建立后复设。郑州来源于周朝时期的诸侯国郑国,郑国最初定都于荥阳,进入春秋时期时,迁都新郑,也就是现在的新郑市。“考古爱好者”隋文帝建立隋朝后,便将荥阳改为郑州,自唐之后沿用至今。

宋朝的路制和唐朝的道制差不太多,但划分得更为细致,除了京畿路外,还划分了京东东西两路、京西南北两路。宋朝的、西、南、北四京也非常有特点,东京汴梁和西京洛阳是从五代一直延续下来的传统两京,南京应天府是宋朝龙兴之地,北京大名府是抵御契丹南下的军事重镇。

南京应天府原为宋州,隋朝初设。赵匡胤在北周任归德节度使(这个归德后面还会提到,暂且按下不表)的时候,治所就在宋州,因此赵匡胤便将“宋”作为新王朝的国号。到宋真宗时期,将宋州改为应天府,升为南京。

信阳军,在宋初的时候还是跟隋唐时期一样称义阳,宋太宗赵匡义即位后,为了避皇帝名讳,义阳更名为信阳,形成了现在的河南省信阳市。

元朝时期的河南,二级行政区划从宋朝时的23个锐减到13个,但这并不代表元朝的行政区划比宋朝简洁,反而是更复杂了,安徽篇介绍过,这里就不解释了。

前面说赵匡胤的时候提到了归德节度使,这个节度使制度是唐朝藩镇祸国的遗毒。唐宪宗元和年间,唐朝共有四十八个藩镇节度使,元朝的彰德府、归德府便来自这时期的彰德节度使、归德节度使。节度使制度虽然在宋朝时就已经基本被取缔,但彰德、归德这两个名称却一直沿用到清朝。

元和藩镇图

元朝的卫辉路,就是现在的卫辉市。在元朝之前,卫辉地区就一直在汲郡汲县、汲郡卫县、卫州汲县之间反复。北宋灭亡后,金国取“山水含清辉”将卫州改为辉州。元朝建立后,将辉州更为卫辉路。

汝宁府原为蔡州,宋末元初,淮河地区水患频发,元朝统治者便取“汝河安宁”之意,将蔡州更名汝宁。不过更名并没有帮助元朝治理水患,天灾人祸之下,朱元璋带着淮右布衣们就把元朝给干翻了。

明朝是河南省建省的开始,也是黄河北岸的焦作、新乡、安阳、濮阳等地正式并入河南省的开始。

经过数朝千百年的沿革,河南省的区划范围到明朝时已经基本确定,例如黄河以北、太行山以南的焦作一带,自秦朝设河内郡开始就已经和山西划定边界;南阳、信阳等地的边界,自隋唐时期就基本和湖北、安徽划定,到明清时期,就只剩下河南北部与河北、山东的边界一直反复,到民国时才基本确定。

清朝时,河南县一级的地名基本确定,但有趣的是,州府级(今地市级)的区划中,除南阳、开封两府外,其余各州府的名称全部被废除,或将为县级。例如归德府,现在为商丘市;汝宁府和光州现在为信阳市和驻马店市;陈州府为周口店市;许州为许昌市;汝州为平顶山市...为什么这些历史悠久的地名会被驻马店、平顶山、周口店这些看起来有些“俗气”的地名取代呢?

河南省行政区划地图

这其实是因为近代铁路的开通,使得铁路沿线的站点迅速崛起为新兴城市,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历史古城的衰落,进而形成了如今的各市地名。

清时期河南各县

随便聊了下河南,这篇文章就已经4000字了。一来河南本身就是历史悠久的省份,可以聊的东西实在太多,我也不能全都拿出来讲一遍,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搜索地图中各时期的地名,自己去看看背后的故事。

最后的最后,创作不易,点赞、关注、评论都是对作者的支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