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半条棉被》:简谈影片的角色塑造

《半条棉被》的原型故事众所周知,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是一把双刃剑,虽然自带热点和流量,引人关注,唤起观众的好奇心,对电影抱有期待,看看它到底改编成什么样,但我们已经知道故事的结局是什么,没有太多悬念,对于故事过程的要求就会特别高。

不少红色主旋律电影,包括最近的《金刚川》,主角大多是男性,女人只是侧影和背景。《半条棉被》不一样,它的主角是三位女红军与一位农村妇女,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撤离苏区,开始长征。女战士董秀云有孕在身无法随军出征,留守红军野战医院照看伤员。野战医院遭敌机轰炸,伤亡惨重,董秀云决定带着伤员,追寻西行的大部队。寒风冷雨的秋夜,董秀云一行来到了汝城县沙洲村,遇到了瑶族村民徐解秀。她们相处融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分别时,董秀云见徐解秀家徒四壁,决定把自己的新婚棉被留下来。一番推让后,董秀云拿出剪刀,将棉被剪成了两半,留下一半送给了徐解秀。

《半条棉被》对故事的演绎和人物的刻画是成功的。董秀云原来是童养媳,丈夫老韩写了休书,她不愿意接受,为了跟上丈夫的脚步,到外面世界看一看,她也参加了红军,机缘巧合,她救了老韩,在其身边苦守四天四夜。但她“不想因为救了老韩才让他撤掉休书,是希望老韩能够真心实意的跟自己过一辈子。”

无故被休弃,她没有哭哭啼啼,要死要活,也没有像很多旧式妇女一样,就在家苦等,空守着一个婚姻的躯壳,甚至于明明被弃了,还要“君如收覆水,妾罪甘鞭捶。不然死君前,终胜生捐弃。死亦无别语,愿葬君家土。倘化断肠花,犹得生君家。”她毅然投身于时代的洪流,成为一名独立向上的红军女战士,老韩也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她,电影里有他们新婚洞房的幸福温暖画面,与电影刚开始的冷雨秋风枪林弹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影片体现了董秀云女性意识的觉醒。

大部队转移了,这支伤病员占多数的临时队伍,她成了主心骨,既然收到了上级的作战命令,就视死如归,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她的带动下,大家群情激奋,纷纷表示坚决参战,坚决完成任务,终于顺利阻击了敌人,给大部队争取了时间,这段戏,刻画了董秀云坚强刚毅果断的一面。

徐解秀问董秀云,当红军苦不苦,她回答不苦,确实,物质生活上肯定是艰苦的,缺衣少食,缺医少药,随时有危险,但她有了追求,有了坚定的信念,又与老韩幸福地结为夫妻,还孕育了小宝贝,于公于私,她都满是干劲和激情,理想让她的眼神明亮,对前途充满信心。

在与徐解秀相处的过程中,她们亲如姐妹,互相关心。董秀云的理想是以后孩子们睡得安稳”以及“当妈的不再提心吊胆”,徐把家里所有的盐巴都拿出来给红军,董秀云临走时,看到徐家里连像样的棉被都没有,硬是剪下半条被子给了徐。剪被子是重头戏,电影运用了特写镜头,一剪下去,空气里丝丝缕缕的棉纤维轻轻飞扬,画面定格,音乐温馨感人,董秀云的温柔体贴充满母性展示得淋漓尽致。

董秀云的人物形象是多层面的,丰满立体,有血有肉的,不是简单的钢铁战士。

电影里角色的人设比较接地气,一位女红军表达了对师长的爱慕和欣赏,临战前的犹疑具有真实感,也烘托了气氛。在女红军的启发和影响下,徐也解放了小脚,她告诉丈夫,红军不像反动派宣传的那样,红军是心系穷苦百姓的人,进而他们一家又影响了周围的乡邻。影片结尾,乡亲们都在为红军祈祷,老百姓心理和态度上的转变水到渠成,一对国军父子的转变也可圈可点。

《半条棉被》采用多重叙事结构,在塑造人物、对人物内心的挖掘和故事节奏的把控上,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观众没有出戏感,电影充分体现了军民鱼水情,影片结束,《十送红军》熟悉的旋律响起,观众的心也被半条棉被温暖了。

作者:高求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