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前辽宁洪家街夜现三次“地震”,为何引来考古队?地底有王陵

引言

唐代诗人元稹在《离思五首·其四》诗中写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其中的意境无论翻译成白话文还是其他语言,都要大打折扣,不得不令人感叹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事实上,中国作为有着数千年的历史底蕴的泱泱大国,不仅拥有灿烂瑰丽的文化,更有着大量珍贵文物。随着朝代更替及时光流逝,很多文物或是流落民间或是踪迹不明,但还有大量珍宝依然被深埋地下,等待世人发掘。比如今天子渊要向大家介绍的辽宁洪家街墓地的4号墓,就是其中的典型。

关于死亡,这确实是一个沉重而永恒的话题。陶渊明在《拟挽歌辞》中写道“得失不复知,是非安能觉!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的确,人在世之时或许处处不如意,但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都希望死后能入土为安,睡个安稳觉。可有些人却偏偏要扰死去之人的安宁,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道德与法律,比如在六年前,辽宁一座小山村曾三次发生“地震”,而“地震”引来的不是救援队,反倒是考古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且听子渊慢慢道来。

▲辽宁洪家街墓地鸟瞰

01

这座山村便是富屯村,隶属于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市富屯街道管辖。从传统风水学上来看,这里背山面水,属帝王将相的埋骨之地,因此许多村民都知道土地之下是有古墓的,但具体位置却没人说得上来。

2014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富屯村的洪家街村小组发生了一件怪事,不少村民突然被西北方传来的几声巨响从睡梦中惊醒,据村民回忆,当时这声音就像地震,而且一个晚上响了3次,吵得村民们难以入睡。待天亮后,村民便迅速赶往山坡上查看,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山坡上竟出现了三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这时他们才彻底恍然大悟,原来昨晚的巨响竟是盗墓贼在作祟。

▲幽深的盗洞

其实在洪家街当地都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那便是山上有一位辽国大官的家族墓地,而盗墓贼不知从哪听信此说法,从而趁夜前来盗墓。当地文物部门获悉洪家街附近有古墓葬被盗,立即向上级文物主管部门报告。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5年4月至2017年12月,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组织人员对该墓地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

在考古队清理现场残迹后,发现此墓被盗墓贼破坏得极其严重,只出土了铜灯、铜壶等小物件。考古队据墓葬的大体形制,初步推断此墓为辽国贵族的墓葬,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由于墓中并未发现墓志铭的踪迹,故而墓主人的身份无法判定。

▲洪家街墓地部分出土文物

但考古队员们并未因此放弃,他们开始对洪家街周边进行地毯式搜索,终于在众人的不懈努力之下,发掘工作又有了新发现——考古人员发现了三座处于同时期的古墓,并在2号墓的墓道中清理出了保存完整的墓志,其上清清楚楚地记录着墓主人的身份——辽国宗室耶律弘礼。

02

耶律弘礼虽然知名度不高,但身世却甚是传奇。据墓志铭记载,耶律弘礼为辽景宗耶律贤曾孙、楚王耶律隆裕之孙、卫王耶律宗熙(又名耶律宗德)第三子。另据相关史料记载,耶律弘礼曾被过继给宰相韩德让,耶律弘礼死后便作为韩德让的后人被埋在韩氏墓地,所以考古队推测此墓葬群乃是韩德让的家族墓。

▲韩德让剧照

韩德让原本是汉人,唐朝末年其祖父韩知古被掠至辽为奴,后官至中书令。其父韩匡嗣,先后封燕王、秦王。韩德让自幼受家庭影响和父辈熏陶,智略过人,深得辽景宗的信任与看重。辽景宗驾崩前,留下遗诏要他辅佐当时年仅12岁的太子耶律隆裕(史称辽圣宗)。因当时耶律隆裕年幼,故皇太后命韩德让代为管理国家大事,于是韩德让成为辽国当时的实际掌权者。

韩德让作为辽国第一位汉人“摄政王”,不仅民众十分尊崇,就连辽圣宗也亲自给他赐名耶律隆运,对其“至父事之”,还赐铁券几杖,可以入朝不拜、上殿不趋,以示尊重。韩德让先后被封为楚国公、楚国王、齐国王和晋国王。据史料记载,韩德让死时,辽圣宗追赠尚书令,谥“文忠”,亲自为他行后辈礼,扶灵柩发丧,哀恸痛哭,可谓万分悲痛。因韩德让无后,辽圣宗故而将宗室成员耶律宗业、耶律宗范、耶律弘礼等相继过继给韩德让。

▲辽景宗耶律贤剧照

其实关于韩德让,还有一段传奇故事。乾亨元年(公元982年),辽景宗离开人世,皇后萧绰当时只有30岁,梁王耶律隆绪刚满12岁,而诸王宗室200余人拥兵握政,孤儿寡母可谓战战兢兢。萧太后担心辽国也出现赵匡胤篡位之事,却又无可奈何,此时南院枢密使韩德让挺身而出,助她一臂之力。最后,耶律隆绪顺利即位,而萧皇后也顺利成为太后,萧太后对韩德让的感激之情无法言说,曾说:“吾常许嫁子,愿谐旧好,则幼主当国,亦汝子也”。与他同案而食、并排而坐、同帐而卧,共同治理江山。对此事,宋辽渊议和时,宋朝使臣也曾亲眼所见并记录在《乘轺录》中。

▲承天太后萧绰剧照

圣宗统和二十七年(公元1009年)十二月,承天太后萧绰逝于行宫,享年五十六岁,不久葬入辽乾陵。年老的韩德让受此打击,身体也垮了下来,这一期间,圣宗皇帝率诸亲王像儿子一样亲侍床前,皇后萧菩萨哥也亲奉汤药。事实上,圣宗耶律隆绪一直和韩德让亲如父子,感情始终不受皇权和时间的影响。在萧绰去世后的第十五个月,韩德让也随之去世。辽圣宗耶律隆绪将其安葬在萧绰的陵墓边,韩德让因此成为葬在大辽皇陵附近的唯一一个汉人和臣下。

03

言归正传,考古队在发掘完2号墓后,便将目光转向规模更大的4号墓(以下简称M4墓)。虽然这四座墓均为砖室墓,但M4墓的形制更高、规模更大,墓道两壁、墓门、甬道两壁和地面、前室地面,及东、西耳室墙壁等发现有壁画,图案有车、马、人物、花卉纹、龙凤纹、禽类纹图案等。

▲韩德让墓(洪M4)俯瞰全景

根据文献和出土墓志铭文记载可知,洪家街墓地为辽代大丞相韩德让及其继承人的家族墓地,而且身份明确,年代准确。M4墓志铭文记载,该墓的埋葬年代为“统和二十九年”,即公元1011年,墓主人为辽代名相韩德让。

经过统计,洪家街墓地出土墓志3合,证实了该墓群就是辽代大丞相耶律隆运(韩德让)的家族墓地,是辽乾陵的重要陪葬墓地之一。此外,墓地还出土了壁画、陶瓷器、金属器、木器、玉石器等一批珍贵文物。

▲韩德让志盖拓片

在洪家街墓地西南约600米处,考古队员后来又发现了小河北墓地,该处共有5座墓葬,与洪家街紧邻,此处共出土墓志1合,墓主人为耶律弘义,此人同样是卫王耶律宗熙之子。

结语

虽然国家一直在严厉打击盗墓贼,也制定了相关法律法规来惩罚盗墓贼,可这些盗墓贼视这些法律法规如儿戏,依旧肆意妄为,损毁了大量珍贵的历史文物。我们作为共和国的一名公民,应当时刻谨记顾炎武在《日知录·正始》中所说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旦发现此等行为,应当迅速上报有关部门,以保护我们共同的历史遗产。

参考资料:

《离思五首·其四》

《辽代耶律弘礼墓志考释》

《乘轺录》

《日知录·正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