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H股双双暂缓上市,蚂蚁金服路在何方?

11月2日,四部门联合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和总裁胡晓明进行监管约谈。仅仅一天后,11月3日,上交所发布关于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的决定。阿里巴巴美股盘前快速跳水,跌逾6%。随后,蚂蚁集团在港交所发表公告,宣布暂缓H股上市。截至当晚21时46分,阿里巴巴盘前股价跌超8%。

就在即将上市的关键时刻,蚂蚁科技集团显然是困难重重,这次一连串的事件背后到底传递出哪些信息?蚂蚁金服的未来路在何方呢?

其实,这个约谈传出的信息就是,无论金融科技怎么包装,本质上还是金融业,一定要严加监管,不能让金融科技以创新之名,就可以游离在监管体系之外。

雪上加霜的是,如今已不是约谈那么简单了,最新的消息是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了。这也意味着今后的网络小额贷款,特别是各种APP都有的消费贷,都将被纳入严格监管里。以后随便打开一个APP就能找到消费贷入口的混乱现象,也许会告一段落了。

一、金融领域,无论如何创新,都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加杠杆”

马云曾经说:创新一定要付出代价的。不过蚂蚁金服的金融本质风险,那可不是一点点的代价就能弥补的。

比如银行这种金融体系主题,一旦用居民储蓄去加杠杆,就很容易出现一个结果,那就是赚钱了是银行的,暴雷了就要全社会买单的。

再来说说蚂蚁金服的产品,花呗借呗对一些急需周转资金的人来说,确实有解燃眉之急的效果。但是凡事有利必有弊,同样也是一把双刃剑。

对于多数人来说,在当前消费主义的时代下,我们面对如此便捷借贷,很少人能有自制力,不会去超前消费,过度消费。一旦陷入以债养债的模式,我们就会成为给这些网络贷贡献高额利润的打工仔。

我们的居民杠杠率,过去12年里,增长了3倍多。2008年居民杠杠率为17.9%,到了2018年底,居民杠杠率达到了60%的警戒线。

美国的居民杠杆率,从20%增长到50%,可是用了整整40年时间,而我们的居民杠杆率从20%增长到60%仅用10年的时间,这不是值得骄傲的事,这背后的金融风险不可忽视。

看看我国居民负债比例结构,除了53.9%的负债为个人住房贷款外,值得注意的是短期消费贷款占比为住房贷款之外最多的,达到了18.4%。

很清晰的事实就是,在层出不穷的各种网络消费贷以超低门槛充斥我们眼球的情况下,其实围绕着网络小额贷款的风险是在不断加大的。

二、蚂蚁金服的创新值得肯定,可是这事说到底就两个:格局与立场

俗话说,人在什么位置就要考虑什么样的格局,马云的位置那么高,格局却有点偏笑了,导致自己站错了立场,受到约谈和暂缓上市在所难免的。

我们不知道约谈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但是道理一定要懂,至少在中国,任何金融工具、金融产品或金融服务,都必须要服务于实业的。

站在金融机构、金融资本本身的角度,或者马云自己的角度,认为当铺式金融是不好的,但是这种形式的监管对金融资本本身来说是不利的。

我们要看到,目前中国代表的是实业资本的利益,而美国代表的金融资本的利益。在实业资本和金融资本斗争的主线下,目前中国代表着实业资本的根本利益,这种立场才是正确的。从战略性来看,目前实业资本依旧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中国想要占据优势,必须牢牢把握这一点的,这个立场显然是马云没有抓住的。

任何让资金“空转”,无中生有,玩金融资本的行为都是高压线。金融资本市场运行不能光将金融资本自己获利不获利,利润率有多高,必须还要看最终投射到实体经济的效果,能不能促进实体经济发展,这是中国金融资本市场的铁律,你即使说破天,这一条都是不能改变的。

三、蚂蚁金服路在何方?依然还是要“脱虚向实”,一切服从大局

我们要过上美好的生活,靠的是实实在在的产品,而不是账本上不断增长的钱。也就是说蚂蚁金服还是要“脱虚向实”才是未来更好的转型方向。

我们一直强调“脱虚向实”,目的就是在于遏制资金空转玩游戏,逼迫资金流入制造业、服务业,最终导致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的发生,增加市场上产品的总量,这才是真的有前途的。

作为14亿人的国家必须要发展全产业链,不可能靠着“金融收割”过上美国那样的生活,14亿人规模的发达国家只能靠着生产制造更多的产品来完成。中国只能自己去制造自己过好日子的产品,于是需要做两方面的事情:

一方面不断打造自己的全产业链,从中低端到高端的转型升级,拥有从农业到工业,再到服务业的全方位发展;

另一方面就是要打造自己的全产业链,获得原材料和销售市场。

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的不仅仅是什么“先进技术的金融手段”,而是强而又强的实体经济,确保资金流向不失控,不空转,一切都要服从大局,这就是蚂蚁金服的出路。

总之,坚持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这是我们一直以来对金融市场的根本定位。蚂蚁金服未来的发展前景,取决于其能不能成功转型为一家大型的金融投资集团,而不仅仅是单靠网络放贷作为主要盈利来源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