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岗旧书店老板:十七年坚守 情系纸质书籍

走进位于龙岗五和和勘村的九斤旧书店,如同穿梭在往日的旧时光里:整整齐齐的书架、密密匝匝的旧书、嗡嗡作响的老式吊扇……入眼的一切充满了怀旧感。这家旧书店已经开了近8年,装修虽已陈旧但却干净,店里没有咖啡和文创,经营项目有旧书、字画、邮票等,一切都保持着书店行业最原始的样子。书店老板老何来自山城重庆,2008年来到深圳,这些年里,他做过搬家工、扛起过难以想象的重物,也摆过地摊、感受过人间冷暖,最终还是选择重操旧业——在故纸堆里坚守。

来深12年 在城中村当过搬家工

2003年老何在湖北拥有了自己的第一间旧书店,然而生意却一直不冷不热。2008年,经老乡介绍,他来到深圳成为一名搬家工。“当时听老乡说在深圳当搬家工能赚钱,就来了深圳。”

回想起当搬家工的那段日子,老何感慨道:“一开始只想着这行上手快,自己又肯干、有力气,可真把家具扛在了身上,才发现这一行真的很辛苦。”每天一大早,老何就端着小板凳坐在路边,身边的木牌上面写着:搬家,回收家具。那几年老何穿梭于城中村的小巷子里,负重往返于“握手楼”间,用力气和汗水搬运家居物品,忍受着身体的疼痛在咬牙坚持。老何说,有很多年龄比他还大的搬家工,身材佝偻、驼背,依然坚守在这个岗位,多半都是在硬撑。

2012年,靠着当搬家工攒下的钱,老何决定重操旧业,在罗湖开了一间旧书店。后因铺租昂贵,几经辗转,旧书店开到了龙岗五和。书店里的旧书品种有文史哲、图录、外文书,也有旧杂志、旧小说等,价格统统9元一斤。经营旧书店的同时,老何还喜欢琢磨旧书修复的方法,对于旧书,封面是胶皮的,就用湿抹布轻轻擦拭;纸质封面脏了,用白色橡皮擦细细打擦,细砂纸仔细磨边,专用可以透气的塑料袋包装封袋,老何说,“旧书之所以珍贵,不仅在于内容。书上每一个字和每一个图案,都带着不同时代的气息,从泛黄的纸张中就能感受出来。”

为了节约成本,九斤书店维持着夫妻店模式,老何与妻子既是老板也是营业员,白天大多时候老何外出收书,妻子留在店里经营书店。通过之前摆摊积累的收书渠道和客源,生意还算不错。

疫情期间难以坚持 读者“雪中送炭”

今年年初,因为疫情,九斤书店所在的城中村封锁了之前的入口,想买书的读者找不到入口而无法购书,老何说,“那时候真的急啊,眼巴巴地看着店里的书落灰,差不多半年时间没有收入。”根据全国中小书店联盟“书萌”对国内1021家书店的调查显示:截至2月5日,90.7%的书店选择停业,超过99%的书店没有正常收入。一些较为脆弱的书店陆续开始倒闭,疫情就像一片巨大的黑云笼罩在实体书店头上。然而,老何清楚地知道,即使没有这场疫情,在这个飞速运转的网络时代下,自己的旧书店同样面临着危机。

面对“寒冬”,很多实体书店选择把书店搬到“云端”,利用直播、线上销售等多种方式走出孤岛,积极自救。对此,老何却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年纪大了,不会用电脑,这些模式都不适合我。”老何说自己无法适应这个时代的潮流,还是喜欢与读者顾客面对面打交道的感觉。

半年时间没有收入来源,老何也曾认真考虑过要放弃,“想过把店关了回老家算了。”然而,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有位读者郑先生给他打来电话,说自己有大概1000斤的书可以免费捐赠,但有个条件,就是务必按照9元一斤的价格卖给顾客。“这是我第一次收到读者的赠书,在当时几个月毫无收入的情况下,真的是‘雪中送炭’”,老何打心眼里感激这位读者,他还特地留了一套书放在书店进门处的醒目位置作为“镇店之宝”,每每看到这套书,老何都会觉得自己的坚持是有意义的,“过去是为了生存,现在扛着这个书店,好像肩上多了点责任。”

数据显示,深圳已连续29年保持人均购书量全国第一。经济特区建立四十年来,深圳在城市高速发展期注入阅读的力量。尽管书店在这座城市遍地开花,但旧书店似乎已经是夕阳余晖,庆幸的是,依然有人愿意守着这一亩田,继续耕耘阅读的种子,让人能在故纸堆里,久违一份感动与静谧。(图/文/视频 腾讯大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