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半百的他,把赞比亚蜂蜜带到了中国

第三届进博会食品及农产品展区,一位高个子、温文尔雅的中年人,正滔滔不绝地向观众介绍自己的“宝贝”。

“狂野的非洲原始森林,活力野性的原生态蜂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很难把眼前的这个人跟这样一串广告语联系到一起。

张展平在进博会展台展示自己从赞比亚带到中国的野生蜂蜜。

“我的这个蜂蜜呀,是我费了千辛万苦从赞比亚原始森林里带过来的。它的黄酮含量是普通蜂蜜最高含量的20倍,总酚酸含量是普通蜂蜜的8倍。100%纯野生蜜蜂,不需要人工培育。”

他是赞比亚睦朋得野生蜂蜜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名叫张展平,江苏人,今年61岁。他的赞比亚野生蜂蜜,是前两届进博会上的明星展品之一。花了正常情况下三四倍的价钱买了机票回国,入境后隔离14天,张展平第三次出现在了进博会的现场。

“我老公做这个蜂蜜,完全是为了我”

与赞比亚这个国家和她的蜂蜜相遇前,张展平像大多数普通中国人一样,日子过得幸福安稳。但一件事突然改变了张展平的人生。

2010年,张展平的妻子患上了严重的消化腺恶性溃疡,求医问药一年多都没好转。妻子一度瘦到只有80斤,全家人陷入深深的焦虑,几乎绝望。

偶然的机会,张展平听说在赞比亚有一种特殊的蜜源性植物,叫睦朋得大树。它的果实与蜂蜜对消化腺疾病有一定效果。抱着一线希望,张展平真的去了万里之外的赞比亚。他发现在缺医少药的当地农村,睦朋得大树几乎被视为人们的“医生”。

张展平从赞比亚带回了几罐当地人手工制作的蜂蜜。令全家人喜出望外的是,吃了一段时间之后,妻子的病神奇地好转了。

“我老公做这个蜂蜜,完全是为了我。”妻子说。

带着惊喜和好奇,张展平拜访了国内研究蜂蜜的权威专家,确认了赞比亚蜂蜜强大的营养功效。为了让妻子能方便地吃到安全可靠的赞比亚蜂蜜,年过半百的张展平决定:将这种珍贵的农产品带出赞比亚,引入中国,引向世界。

当地林业部长的话,震撼了他

张展平并不是第一个产生这一想法的人。赞比亚蜂蜜享誉已久,20世纪90年代以来,欧盟和联合国先后派遣专家、投入资金到赞比亚,试图把这里的蜂蜜带向世界,均以失败告终。

但这吓不到张展平。凭着心中的信念,他在国内遍访蜂蜜专家和老蜂农,走遍了河北廊坊、江苏常熟、浙江象山、河南长葛和广东广州的蜂蜜相关厂家,前后耗时三年,终于解决了困扰前人的赞比亚野生蜂蜜过滤难题,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15年,56岁的张展平在赞比亚成立了睦朋得野生蜂蜜公司。当他拜访赞比亚林业部长时,部长的一席话震撼了他:

“养蜂是可持续发展的行业。如果你到那里养蜂,农民就不会再去砍伐树木,烧木炭卖钱。一棵树常常是是几十年上百年才长成的,但农民没有钱花,要生活。你让他们养蜂,有了收入,也是保护了这些树。”

在赞比亚的张展平穿着防蜂服。采访对象供图

张展平意识到,小小的蜂蜜不仅能治好自己的妻子,更可能挽救非洲宝贵的森林资源,带给非洲人民未来。

5年来,张展平的赞比亚蜂蜜产品品类越来越丰富。

当中国人走了,他们的技术会留下

赞比亚政府被张展平的认真和执着打动,向中国政府提出了蜂蜜出口准入申请。2018年8月,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前两个多月,赞比亚野生蜂蜜获批进入中国市场。

在进博会巨大的溢出效应带动下,睦朋得蜂蜜接连签下国内大单,以优良独特的品质一跃成为国内知名的蜂蜜品牌。

张展平的赞比亚当地员工这样评价自己的老板:中国人来了,建起工厂,同时也培养赞比亚的工人;当中国人走了,他们的技术会留下,让当地人可以自力更生。这是中国人与西方人最大的不同。

“我很感激赞比亚蜂蜜,治好了我的妻子,保护了非洲森林,又为当地人民增加了收入,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和前进的方向。我想,这正是‘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含义所在吧。”张展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