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中美关系、疫情下撕裂的美国,拜登面临的“三座大山”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谢斯河 蔡黄浩

在距离自己78岁生日正好15天之际,乔‧拜登(Joe Biden)终于实现了他踏入政坛第一天就许下的"生日愿望"。拜登的推特认证信息已改为:"当选总统",尽管特朗普仍是现任总统。

(图说:拜登当选美国第46届总统 )

北京时间11月8日凌晨,美国时间11月7日中午,多家美媒相继发布重磅信息,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拿下宾州的20张选举人票,获得超过胜选所需的270票,并宣布拜登及其竞选搭档、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赢得2020年美国大选。

若不出"意外",今年78岁的拜登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总统。拜登在这届被称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大选中,产生了怎样的影响?面对不肯善罢甘休的特朗普,已经彻底撕裂的美国民众及舆论场,百年未有之变局中的最大变局—中美关系?78岁终攀高峰的拜登又该如何翻越这"三座大山"。

北京时间11月8日上午9:40,美国时间7日晚,拜登在他的家乡特拉华州发表了他的胜选演说。他说:"现在是给美国疗伤的时候了","我将成为一位寻求团结而不是分裂的总统"。

拜登其人:三度参选美国总统,几度遭遇生活重创

拜登2009年至2017年担任美国副总统,此前,他是特拉华州的前任资深联邦参议员,连任六届任期,从1973年至2009年,是该州在任时间最长的参议员。他还是美国第110届国会的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曾经担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

在漫长的近50年政治生涯中,拜登三次参加总统竞选:1988、2008、2020。

1988年,拜登参加了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内初选,但首度"试水"因被揭发抄袭他人演讲而退选。2008年,在爱荷华州初选失利后退出。但成为当年当选总统奥巴马的竞选搭档,并成为美国副总统,并在2012年成功连任。2020年,拜登再度参与竞选,代表民主党候选人挑战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取得胜利。

(图说:当地时间2012年9月6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副总统拜登朝人群挥手。图源:人民视觉)

资料显示:1961年,拜登从克莱蒙特阿驰米尔学院毕业。1965年,从特拉华大学毕业,在那里,他选修了历史学与政治学的双学位。1968年他继续在雪城大学法学院修习法律博士学位,并于1969年获许进入特拉华律师会。

据悉,1966年,拜登娶内利亚·亨特为妻。他们有三个孩子。在1972年拜登被选举至美国参议院后不久,他的妻子和当时还是婴儿的女儿在一场交通事故中去世。

(图说:1972年11月20日,当选参议员约瑟夫·拜登在威尔明顿的一个聚会上切生日蛋糕,那天他年满30岁。他的妻子内利亚·亨特和两个儿子博、亨特在旁边。)

他的两个年轻的儿子也受了重伤,所幸之后康复。拜登在儿子的病床旁做了参议员就职宣誓。为了关照他的儿子,他坚持每天往返于他在威尔明顿的寓所和华盛顿特区,现在仍是如此。

另外,1988年拜登曾接受了危险的脑动脉瘤切除手术。该手术和病痛使得拜登有七个月未能到参议院工作。

(图说:1988年9月,参议员乔·拜登在办公室里拍摄的肖像。他在治愈严重的脑动脉瘤后回到参议院工作。)

执政道路:将要面对两极分化、割裂严重的美国

拜登的胜利可能要归功于这样一个事实:相比特朗普,许多美国人仅仅是更喜欢他一点。尽管特朗普攻击拜登说他又老又腐败,在被新冠病毒折磨得筋疲力尽的选民们看来,拜登似乎还是比特朗普靠谱一些。

虽然拜登赢得了大选,然而他这个总统职位,可谓任务艰巨,困难重重。他将要面对的,是一个两极分化、割裂严重的国家,民众不仅面临经济放缓引发的失业、不断升级的种族冲突,还面临着疫情肆虐带来的死亡威胁。

(图说:民众在庆祝拜登当选总统 / 图源:CNN)

作为未来的总统,拜登曾表示,他的首要任务是将制定一项计划来遏制新冠疫情,加强病毒检测,促进经济复苏。因此,新的经济刺激计划肯定是拜登上任后的工作重心之一。拜登还可能放松甚至取消特朗普实施的旅行和移民限制,重新考虑全球化以及环境问题。

此外,拜登还将寻求美国与国际世界的重新接触,例如令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朗核协议等,他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提出的一些举措,在特朗普执政期间被搁置后,可能会再次被提出。

拜登在未来的执政道路上还可能面临来自内部的巨大挑战, 此次竞选胜利并没有给民主党带来多少助力,共和党很可能会占据参议院多数席位,这可能会为他推行新的气候法案或改革国家医疗体系带来阻力。

此外,拜登还可能受到来自司法系统的掣肘。联邦司法系统经过特朗普和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的全面改革,目前保守党在最高法院占据6比3的多数席位。民主党未来的开支计划有可能会被限制。

总而言之,这个总统不好当。

中美关系:或将开启多层次对话、沟通和交往空间

一些中国学者认为,近期内中美关系发生实质性改善的可能性不大,但拜登当选的话,至少会给中美关系提供一个多层次对话、沟通和交往的空间。

(图说:2001年8月10日,拜登访问北京北部的雁子口村时与七岁男孩高山握手。)

今年四月份美国疫情爆发后,美国对华强硬派一系列拙劣表现致使中美关系一路下滑。拜登不会像特朗普那么情绪化,可能会采用更为稳健的政策。此外,拜登有近50年的从政经历,也多次访华,对中国事务较为熟悉。

(图说:2013年12月5日,北京,拜登携孙女逛书店。)

如果拜登当选总统,中美关系有望避免情绪化的对抗升级,而且也可能会重新开启两国对话沟通的轨道,逆转两国外交"脱钩"。但拜登是否能在重大问题上与特朗普有所区别,尚需时间观察。

未来四年,拜登能否终结特朗普造成的"至暗时代",能否弥合美国社会撕裂,如何调整中美关系和重塑国际秩序?这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也是老当益"韧"的拜登面临的又一艰难的严峻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