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多片甲骨文,拼凑出中国第一位女性军事统帅“妇好”的故事

一,古墓发现,揭开了面纱

1976年,在河南安阳的殷墟,一座商朝的完整墓葬被发掘出来。这座墓葬其实面积并不大,但是它的随葬品却非常丰富,共出土不同质料的随葬品1928件,有青铜器、玉器,宝石器、象牙器、骨器、蚌器等, 其中出土的青铜器大部分都是礼器和武器,而且很多都是大型的重器。其中在一间陪葬品的上面出现了墓主人的名字——妇好。

妇好墓遗址

妇好这个名字在中国的正史中其实并没有记载过。公元前十二世纪时的殷商时期,由于频繁的战乱,和历代对商朝墓穴的盗取,导致商代留给今人的痕迹已经非常稀少,但是就在这些为数不多的遗物中,却有相当一部分是属于妇好这位特殊的女人。在现存于世的甲骨文献中,“妇好”的名字频频出现,仅在安阳殷墟YH127甲骨窖穴中出土的一万余片甲骨中,她就出现过两百多次。因此人们便从中拼凑出关于“妇好”的故事。

二,她的故事

妇好生活在公元前12世纪,是商王国北方部落的公主,关于妇好这个名字,从其墓中挖掘推断她的姓应该是“好”,“妇”则是一种亲属称谓,铜器铭文中又称“后母辛”是因为她的庙号称辛,即乙辛,周祭卜辞中所称的妣辛。祖庚、祖甲的母辈“母辛”也就是她。

妇好雕像

妇好很小的时候,就嫁给了当时的商王武丁,成为商王武丁60多位妻子中的一位。她不仅美丽聪明,有着非同一般的见识,超乎寻常的勇气与智慧。最重要的是她在军事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因此深受宠爱。根据甲骨文记载,商王武丁在悼念檄(xí)文中的内容,记录了包括妇好的各个生活侧面:征战、生育、疾病,甚至包括她去世后的状况如何,足见武丁对妇好的看重。

三,不爱红装爱武装

其实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许多政治手段高超的女性如吕雉、武曌、叶赫那拉·杏贞等,也出现过武艺高超能征善战的巾帼英雌,如隋朝的冼夫人冼英、唐朝的平阳公主、明末的秦良玉等。可是即善于治国又能够带兵打仗的女性恐怕是非妇好莫属了。

武丁在位时期,勤于政事,励精图治,使商朝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得到空前发展,史称“武丁盛世”。武丁通过一连串战争将商朝的版图扩大了数倍,而为武丁带兵东征西讨的大将就是他的王后妇好。

根据甲骨文记载:有一年夏天,北方边境发生外敌入侵战争,派去征讨的将领久久都不能解决问题,双方相持不下。这时妇好便主动请缨,要求率兵前往,武丁当时觉得,妇好一介女子不合适去打仗,因此犹豫不决,占卜后才决定派妇好出征,没想到妇好一到前线,调兵遣将游刃有余,而且她身先士卒,很快就击败了敌人,大获全胜。从此以后,武丁对妇好刮目相看,封她为商朝统帅,让她指挥作战。之后妇好便率军东征西讨,打败了周围二十多个方国(独立的小国),为商朝立下赫赫战功。

有一年,内蒙古一带的羌族向商朝发动战争,羌族是有备而来,旨在推翻商朝,商朝被打的措手不及节节败退,就在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候,又是妇好率领了一万三千多人孤注一掷,也许在今天看来一万三千人并不多,可对于三千多年前的商朝来说,一般的战争,出动的人数也就上千人,而这一战妇好就率领了一万三千余人,可以说当时商朝的一半军队都交给她统领了,可见其超然的地位和能力。“伐羌之战”也是甲骨文中记载的出兵最多的一次战争,“辛巳卜,登妇好三千,登旅万,呼伐羌。”最终,他们击败羌族取得胜利。试想一下,如果这一战商朝失败,被羌族推翻,那么整个中华的历史都会被改写。武丁赐给她了大片的土地,也将国家最重要的祭祀活动都交给妇好处理。

四,深情夫妻,却留下一人思念

所以妇好之所以能让武丁用情至深,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也许正是因为她所展现出的卓绝才华。相传,每当妇好单独出征、凯旋的时候,武丁总是抑制不住喜悦出城相迎,甚至有一次一直迎出八十多公里。当这对夫妻带领着各自的部属,终于在郊外相遇的时候,久别重逢的激动使他们忘记了国王和王后的身份,将部属们甩在后面,两人一起并肩驱策,在旷野中追逐驰骋。而武丁更将妻子看得无比重要甚至于既爱且敬,这一次浪漫的并骑留在了史料中,而没有见诸文字的恩爱自然更多,琴瑟和谐,羡煞后人。

不过,传奇的女将军妇好,却在她33岁的时候英年早逝了,曾经有专家在甲骨文上找到了一些零星的依据,可能她是死于难产,不过也有人提出异议,甲骨文的记载也只是一种推测,并不一定是历史的事实,作为将军的她,更可能是死于战场,因为就商朝时期的礼数而言,出征战死的人是不能进入王陵厚葬的,而妇好的墓正是如此,她那么受到武丁的宠爱,可是她死了之后并没有被安置在商王武丁的王陵区,所以妇好的故事结局很大可能是在一场战争中身负重伤不治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