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铁路高度跨越两座珠峰,外国:要修100年,中国:20年就行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还有青稞酒酥油茶,很多人都怀揣着一个西藏梦,却又止步于此,这个被称为"天路"的地方,沿途的风景有多美,建设就有多难。自古以来,通往藏区的路只能依靠马匹或骆驼,一走就是大半年,川藏铁路的修建可以说是民族的世纪之梦。

川藏铁路东起成都,西至拉萨,其间沿途地貌落差极大,桥梁工程隧道占比81%,线路八起八落,累计爬山高度1.6万米,接近于跨越两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被称为世界上最难建的铁路。

欧美工程师曾说,全世界没有哪条铁路,能在建设风险和难度上与川藏铁路比肩,估计要修100年。而中国表示,我们只需要20年。为什么中国只需要20年就能建好?

一.历史基础:先辈的构想,为今日提供借鉴

自晚清民国以来,修建川藏铁路的声音就从未停止。孙中山是提出川藏铁路建设的第一人,其编制的《zhi那现势地图》初步勾勒了川藏铁路的线路和走向,然而因受制于当时落后的装备、技术以及资金的缺乏,导致计划搁浅。

孙中山关于川藏铁路超前性的构想,不仅顺应了中国内地与西藏紧密关联的历史潮流,同时,也为后人留下了重要的思想遗产。

在中铁二院的档案馆里,有一张中国最早的川藏铁路路线勘探图,此图绘制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纯手工绘制,这里凝结了三代中国铁路建设者的梦想,图纸上标注了水文和地质的大概参数。

很难想象,当时的人们是怎么进入丛林密布、高寒缺氧、地震、滑坡等地质灾难极多的"生命禁区"。先辈们留下的资产,无疑对今天正在建设的川藏铁路而言,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无形中推动了建设的脚步。

二.看家本领:不怕苦、不怕死、顽强拼搏的精神

鲁朗位于西藏林芝县,藏语意为"不想回家的地方"。在这个如诗如画般的地方,川藏铁路的勘测队员正在面临生死考验。这里海拔高达3700米,勘测队员首先面临的是高原反应。

在高原上爬山,让人恨不得想要多长两个肺,而他们每次还要携带重达十几斤的勘测仪器,为了保存体力,他们爬山时几乎不说话,一鼓作气往前走。

其次,面对的是各种不知名的生物和霉菌。在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里穿行,不可以徒手攀扶树枝,不可以袒露皮肤,因为不知名的霉菌可能会让你引起过敏反应,不知名的生物可能会试图等待机会准备攻击。

距鲁朗200公里以外的拥巴,环境更为恶劣。这里碎石子成堆,爬一步要往下滑半步,这里没有电,没有信号,没有干净的水源,往来道路随时都有可能因为落石塌方中断数十天,而在此期间无人能进、无人能出,在这里索道成为了关键性的运输设备。

有时候食物运上来,可能只够吃6天,百分之九十的人体重都在下降,没有人知道他们正在经历什么,而他们早已习惯,早已学会克服这一切。

这就是我们的看家本领,不怕苦、不怕死、顽强拼搏的中国精神。让他们留下来的绝不是儿女情长,为藏民同胞尽快修一条走出去的火车,这是他们来川藏最大的意义。

再苦再累,大家也在咬牙坚持,能够汇集如此庞大的队伍,同心同力,一心只为川藏铁路的建设,大概只有中国才能做到。在脆弱的生态环境下,无论是党员还是群众,都勇敢的冲出来,川藏铁路的高效率离不开他们的无私付出。

三.中国独有的高新技术装备助力川藏铁路

成都至雅安路段是川藏铁路的东线工程,这里是被称为"天漏"的多雨地带,工程人员必须在夏季暴雨来临前完成施工,而工程师黄元平和他的同事要在两天里完成以往四天的桥梁架设任务,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是什么让施工速度如此之快?

中国自主设计制造的轮式运梁车,改变了传统的运输模式,加快了运输的速度,从运输到吊装,80分钟即可全部完成,这是目前全世界最快的架桥速度。工人们就是靠它完成了桥梁任务。

此外,在距离施工现场1公里的地方,建造了制梁工厂,把制梁工厂建在施工现场,这也是中国首创,极大地压缩了运输的距离。这些预制工厂,是川藏铁路提升施工效率的秘诀之一。

同样的,在其他路段,中国的自主高新技术装备也发挥着无可比拟的作用。比如拉萨至林芝路段,这里隧道工程量巨大,全程有47座隧道,因为地质的特殊结构,有时会遭遇软岩大变形,随时有塌陷的风险。

适用于高原的装载机,瞬间推力可达50吨,这是全球独有的高原装载利器,还有一体式带模注浆机,喷浆在10秒内就可以快速凝固,这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隧道支护喷浆。

正是这些高新工业的助力,才创造了令国人傲娇的中国速度,国外需要100年的工程,我们20年就能完工。

四.建设"天路"迫在眉睫

"黄昏我站在高高的山岗上,看那铁路修到我家乡",这是西藏同胞百年来一直殷切盼望的梦想;我国目前唯一未定的国界就是西藏绵长的边防线,这是国家的边防任务所需;"四川天府奥区,物产殷富,只以艰于运转,百货不能畅通",这是带动川藏经济所需。

建设"天路",事实上早已蓄势待发、迫在眉睫,中国人的百年梦想,如今正在将它变为现实,100年太长了,20年足够了,因为我们是有备而来,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建设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