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法最痛苦的日本人:遭到核辐射后想安乐死,被医生强行抢救83天

核辐射,通常称之为放射线,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少量的辐射并不会对人体产生影响,并且核辐射存在于所有的物质中,宇宙射线也是每日每刻都在地球上引起核反应。

但计量再大一点的辐射,就会使人产生基因变异,诱发血癌等疾病;大量的辐射,便会烧伤甚至说烧死一切有生命的物质。

发生于1999年9月30日的“日本东海村核临界事故”则是日本史上最为严重的和灾难之一。在日本东海村附近建有核燃料加工厂,那一天3名工人正在进行铀的一个纯化步骤。

按理来说这样的工作是十分需要谨慎的,但不知怎么回事,当时工人们为了缩短工作时间,在制造硝酸铀酰过程中违反了常规操作规程,将富含U-235(铀富集率为18.8%)的硝酸盐溶液倾入到了沉淀槽中。

并且根据推算,该沉淀槽的铀临界质量是5.5KG,不过工人却连续将7桶2.4KG铀粉+10L硝酸桶内的铀硝酸盐溶液倾入了沉淀槽中,因此沉淀槽内累计了差不多16.6KG铀,接着就引发了链式核裂变反应。

一道“蓝色的闪光”闪过,警报声响起,临界事故发生了,大剂量中子和γ射线发射,这三名3名工人受到了严重照射。其他人听到警报声后就立即退到了厂区广场处进行避难,并且向消防队报了警,但是报警人员并没有告知发生了核辐射事故。

据事后统计,受到不同程度照射的人员约有213人,其中2人受照剂量分别为16-23Gy与6-10Gy,1人为2Gy,2人为10mSv,其余208人分别约为0-5mSv。

有一个名叫大内久生的35岁事故当事人,也是之前进行操作的3名工人中的一员,他距离事故发生位置仅有0.65米,在医学应急抢救时曾想安乐死,但医生硬让他活了83天。

刚开始大内久生的模样与正常人无异,只是右手出现了红肿,而且大内久生的意识清醒,但大内久生受到辐射相当于是普通人年上限的两万倍,他身体的免疫系统已经被推毁,体内的白细胞已经趋于零,事实上大内久生已经活不长了。

在国立放射科学研究所期间,大内久生的皮肤开始脱离,体液流失,继而大内久生被送到了东京大学医院,日本政府还让全日本最顶尖的医学专家组成医疗小组,为大内久生医治。

一开始大内久生看到如此规模,认为自己是有希望可以活下去的,但渐渐地大内久生就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最后的时光里,大内久生的意识始终清醒,感受着生命的消逝。

医生为防止他的体液渗出,在他的皮肤上粘上了医用胶布,而每次换新胶布,旧胶布都是连皮带肉被撕下来,另外大内久生的肺部积水,医生不得不给他插上呼吸机,而且医生还需要将大内久生妹妹的白细胞移植到他体内······

在东京大学医院期间,大内久生没有哪一刻是不痛苦的,因此他想要安乐死,但是大内久生这位核辐射患者对日本医学研究者来说太过罕见与“珍贵”,所以医生依然尽最大可能的延长大内久生的生命。

大内久生还可以说话时,对管理他的护士说:“我不能再忍受了……我不是豚鼠。”不过大内久生并没有如愿,即使在第59天时,大内久生的皮肤全部没有了,他的心脏一度停止跳动,但医生们还是强行将大内久生从死门关拉了回来。

又过了14天,所有医生已经没有能力再让大内久生活下去,大内久生这才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