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辽吉一分区新编步兵十三团在铁岭的战斗经历

李彦龄

1948年春季,东北解放战争已进入第三个年头。东北人民解放军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整个战场的主动权已牢牢地掌握在东北人民解放军手中。国民党军队被林彪指挥的四野压缩在沈阳、长春、锦州等几个孤立的据点,完全处于被动挨打之势。辽吉一分区在省军区指挥和地方武装大力配合下,经过1947年和1948年春季近一年多的艰苦奋战,夺回了康平、法库、昌图等几个县的许多乡、镇,根据地愈加巩固和扩大。为了配合主力部队作战,辽吉一分区主力十三团于1948年2月升编为主力部队独立十三师,分区司令员赵东寰调任独立十师师长。根据形势变化,1948年4月,省军区决定重新组建辽吉一分区新编步兵十三团。这时我已伤愈归队,被调任新十三团政委。

新十三团是由铁岭、康平、昌图3个县大队和开鲁县大队的1个连组成的。全团下辖3个营和4个直属连,全团共计1500余人。由于该团新建,干部配备、内部机构设置都比较齐全,部队装备也较好。王景义任团长,饶金才任副团长,陈朱云任副政委,杨德生任参谋长,何诚任政治部主任。

由于辽吉一分区处于沈阳外围,靠近主要交通干线,所辖区域又是产粮区,因此,新十三团组建后的主要任务就是封锁沈阳、铁岭之敌,封锁一切交通,保卫麦收,打击敌人的抢粮活动。我们坚决执行这一命令,经常活动于法库以东、以南,铁岭以西一带,经常和敌人接触,小规模战斗不计其数,较大的团、师规模的战斗也经常发生。但要完成围困封锁敌人的任务,我们仍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

1948年8月,我新十三团活动于铁岭西部。8月中旬的一天,我带一营和骑兵连在团部的前边宿营。清晨,发现敌1个骑兵团越过辽河窜到我驻地前面的四家子乡抢粮。由于我是老骑兵出身,对其长短有所了解,打骑兵是有所把握的。于是,我当机立断,即令一营出击,并令骑兵连向四家子背后的东、西辽河屯一三〇高地冲击,迅速抢占高地,以图歼灭敌人。但敌也有准备,他有1个加强营事先占领了高地。我骑兵连在敌山炮连的轰击下被打了下来。此时,敌骑兵团在我一营的攻击下迅速撤退,我只缴获到惊马4匹。可是一营一连由于追击过猛,冲到了辽河屯,被敌火力控制在高地下。我即令一营重新组织力量,保障一连左右翼的安全,就地待机;同时速函王景义团长速率二、三营迂回一三〇高地。及至二营向敌侧迂回时,敌即仓惶撤退。我的指挥所当即前进至一连阵地,组织火力猛烈杀伤打掩护的敌后卫连。在激烈的火力对抗中,我也负伤了。此次战斗毙敌80余人,打击了敌人企图大量抢粮的活动。这次战斗后,省军区领导对我们没有吃掉敌人这个加强营而批评了我们。

1948年9月中旬左右,分区主要领导去省军区开会,在家的领导把各团的团长、政委召集起来开会,准备在辽河边的镇西堡以东的三台子打一仗。会议决定新十三团担任右翼攻击,十四团在左翼,十五团在正面担任主攻。由于求战心太急,对敌情不了解而出击,打了一次使人难忘的莽撞仗。战斗开始前的夜间,我团进入康家山下埋伏下来。当我们还在查看地形时,敌人就向我前卫一连猛烈攻击。饶副团长正在一连察看地形,立即率部阻击敌人。不久,后卫五连与敌人迂回部队又接触上了。敌人来势很猛,经过二营英勇阻击,保障了后卫的安全。待我和王景义团长组织部队增援到前沿时,十五团已向迂回我团的敌人发起了进攻。但他们也出师不利,该团三营教导员苏兴中负伤,前卫连长战斗英雄刘景阵亡,率部进攻的副团长田登科也牺牲了!十五团进攻受挫。赖副司令这时用调号调十四团跑步前进增援十五团。十四团仓促投入战斗,这时已是上午10点多钟,部队完全暴露在敌人活动射程以内。十四团副团长白洁带领的前卫营冲在前边,但损失惨重。天将至中午,我们来了个火线整编,将伤亡60余人的一连作了补充,令其再策应兄弟部队的行动。此时分区指挥所传来了命令:部队全部撤退。我们及时命令一连停止前进,否则将会有更大的伤亡。这次战斗,我方投入3个团的兵力,而敌人已展开1个师零1个团的兵力,尚有2个团在增援途中,而且敌人预先有阵地筑成,控制了三台子的有利地形。我方地形、敌情不明,指挥失利,致使我伤亡400余人。事后省军区领导前来参加了战后总结会,认真地总结了这次作战的血的教训。

三台子战斗后不久,我一分区3个团于10月初编入主力部队独立十三师,接着参加了围困长春的战斗。不久又改编为一五七师,归建四十四军,新十三团改编为四七一团,立即投入了辽沈决战。

辽沈战役胜利后,我们又随解放大军南下,参加了平津、淮海战役,为解放全中国立下了屡屡战功。

回忆新十三团的战斗成长过程,我深深感到我们所取得的每一个胜利都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们一定要记住那些为了人民解放事业而牺牲的先烈们,用他们的光辉事迹来教育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