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乡保卫战:74军血战日军两个联队,团旗始终不倒

1944年是我国近代史中最悲惨的一年,就在这一年,日军先后集结40多万人发动了长达八个月之久的豫湘桂战役。日军先是集结15万人,迅速击溃我方第一战区主力部队,攻占郑州、许昌、洛阳等地。接着,20多万日军在横山勇的率领下,迅速杀向长沙和衡阳等地。史称:长衡会战,这一战历时三个月以上。本文重点要介绍的则是宁乡保卫战,这是长衡会战的一个分支。

当年4月,日军已经制定好针对湖南战场的作战计划,其战略意图是占领从湖南到广西之间的铁路线。在军委会的命令下,薛岳指挥第九战区主力部队随时准备迎战,并在长沙附近御敌。随后,王耀武率领第24集团军奉命来到长沙以西地区,负责掩护第九战区侧翼,防止日军从长沙以西地区杀向长沙。其中,王耀武麾下的第58师来到湖南宁乡附近,并在沩水河南岸设防。

这个师隶属于第74军,师长是张灵甫。不过,这个师被配属给王耀武麾下的第73军,共同拱卫长沙岳麓山侧背的安全。师长张灵甫接到命令以后,火速行军来到宁乡县。他把这个师的主力部队驻扎在沩水河南岸,又派出麾下的第173团等部近2000人去守卫宁乡县城。宁乡守军的最高指挥官是第173团团长何澜上校,在宁乡保卫战中出名的蔡亚锷则时任第173团中校团附。

当年6月,日军第40师团先后派出两个联队由附近的益阳杀向宁乡,其他部队则攻向第58师主力部队和第73军一部的阵地。宁乡守军毫不畏惧,在何团长的指挥下在宁乡外围阵地,迅速和日军展开激战。日军猛攻一天,但是一无所获,反而被守军击落一架飞机。次日,日军集结不下4000人在八门重炮的掩护下,再次围住宁乡。宁乡守军经过多次肉搏,终于再次击退日军。

双方激战整整两天,宁乡守军已经损失惨重,不过其士气依然高涨。同时,第58师主力和第73军一个师,面对日军重兵围攻,虽然无法立刻击退日军,但是经过血战,终于将日军逼向沩水河的岸边。然而此时,日军已经杀入宁乡县城,并且和守军展开激烈的巷战。到了6月16日中午,宁乡守军由于损失太大,仅仅剩下城内少数几个阵地,例如福音堂、杜家山、印台山……

第58师师长张灵甫闻讯以后,因为无暇分身,于是允许宁乡守军酌情突围。但是何团长由于比较慌乱,未作周密部署,就带着不到百人从福音堂围墙的西南角冲出。很快,我军陷入混乱,部分阵地因此动摇弃守。突围出来的官兵受到日军三面猛烈射击,许多人死伤于洪流中和河畔,何团长也在突围中身负重伤。余下官兵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实在不知该怎么做,去哪里。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双腿负伤的第173团团附蔡亚锷从地下室中,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他先是喊口号,逐渐安稳军心。接着,他告诉这些人,在福音堂内还有许多粮食和弹药,既然冲不出去,不如死守福音堂,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很快,众人开始平静下来,纷纷表示愿意听从他的指挥。他先后收容大约200名官兵,其中有80多名伤员,编成一个连,一直坚持到最后。

蔡团附带着这些人退入福音堂,把团旗绑在屋顶的避雷针上,宣示这个县城还在我军手中,同时也是为了避免我军被中美联合空军误伤。然后,他率部继续和日军激战,誓死不降。当天晚上,他又派人偷渡沩水河,去向第58师师长张灵甫汇报城内的情况,请求增援。在这个背景下,张灵甫很快加紧对日军的攻势。日军因此疲于应付,只好从进攻宁乡的部队中抽走部分人。

日军因此实力大减,始终未能攻破由不到200人守卫的福音堂。第二天,王耀武派出的第19师已经攻到宁乡附近,和张灵甫等人会师。面对实力大增的我军,日军因为迟迟未能占领宁乡,担心被合围,于是离开宁乡向湘乡进军。张灵甫率部尾随日军,继续攻击日军。第58师卫生队和一个连,还有第19师一个营进入宁乡,前者负责接应守军归建,后者负责接替守军的防务。

但是很不幸,位于主战场的长沙守军很快丢掉长沙。此时,王耀武的第24集团军,已经失去守卫宁乡并拱卫长沙的意义。面对日军重兵转头围攻,王耀武被迫下令,全军离开宁乡,并向安全地带转移。据不完全统计,张灵甫的第58师在宁乡和益阳等地,一共损失不下1600名官兵,至于当面日军的损失则为2400多人。当然,我认为日军的损失虚高,实际损失未必超过1500人。

长沙沦陷,第九战区很快陷入士气低迷的局面。第58师损失一个团,在宁乡浴血杀敌,坚持至少五昼夜,杀敌过千这一事迹很快被树为典型,用于鼓舞全军士气。第24集团军总司令王耀武和副司令彭位仁等人很快为这些人请功:第173团团长和副团长,还有几位团附和营长几乎全部负伤或殉国,下级军官损失不下50人,但是他们英勇顽强并毙伤大批日军,可谓壮怀激烈!

战后,第58师因为损失不小,奉命离开一线战场去休整。但是因为局势急剧恶化,这个师很快再次回到一线战场,并且再次损失惨重。至于有勇有谋的蔡团附,为第74军赢得了荣誉,因此获得云麾勋章。他还获得了四万元奖金,不过无法确定是法币还是大洋。最后,他还被张灵甫提拔为第173团副团长,不过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他改任为第58师第173团第一营中校营长。

再后来,第74军被改编为整编第74师,蔡亚锷并未参加著名的孟良崮战役。整编第74师编练了三个新兵团,驻扎在临沂附近。他奉命去训练新兵,并且带这些新兵归建。但是他还未率部归队,整编第74师就已经在孟良崮附近被华东野战军围歼。重建整编第74师,副师长邱维达升任为师长,全军约有两万人。蔡亚锷改任为团长,参加过著名的阜阳保卫战,后来他去了台湾。

根据宁乡一些老人的回忆,第74军这个团军纪严明,并且骁勇善战。他们血战日寇,誓死不降,以不到2000人的实力和两倍以上鬼子激战至少五个昼夜。敌我双方的损失都比较大,宁乡至今还有多地埋有抗日英烈的遗骸。宁乡附近的山头上,至今还残存着抗战期间我方修建的战壕。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勿忘国耻,铭记历史,才能振兴中华,才对得起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