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开飞机,8岁考大学:人造神童现在过得怎么样?

今年7月,江苏卫视《一站到底》栏目的一张选手简历海报,将12岁的“裸跑弟”何宜德(小名多多)再次推上网络热搜,惊奇、质疑、赞赏或批判……“神童式教育”再一次成为公共舆论的一个焦点。

多多参加《一站到底》时的选手简历海报

八年前,何宜德就因为被父亲何烈胜要求在雪地裸跑的视频引起不小争议。

何烈胜称,自己的教育理念就像老鹰训练小鹰一样,“当小鹰长到一定大的时候,老鹰狠心将小鹰推下悬崖,小鹰在降落的过程中,拼命挥动翅膀,从此学会飞翔。”

“鹰爸”和“裸跑弟”的称号也由此而来。

儿子可以全面超越自己,是鹰爸的希望。

鹰爸自我定位是中小企业工作者,给儿子定的目标是要成为一名优秀的企业家,“等别的孩子刚迈向大学时,多多已经成为企业领域里的专家”。

2017年的鹰爸和裸跑弟

为此,他制定了极为详尽的教育规划,包括儿子八岁专科自考南大,专业选销售和人力资源管理,一直到今年本科自考毕业,全都在鹰爸的计划之中。

如今,这场教育实验仍在鹰爸的主导下继续推进,但是妈妈何龙会对于这条实验之路有些犹疑。

按照鹰爸的计划,多多本科自考结束后,要继续在家学习,攻读MBA硕士。但何龙会更希望多多能回学校念初中,回到一个普通小孩的成长教育环境当中去。

妈妈何龙会

她担心鹰爸较为激进的选择会给儿子成长带来反作用。

让多多录制祝福视频、带他参加各种教育宣讲活动、上节目、接受媒体采访...... 鹰爸说这是为了让鹰式教育的理念传播给更多人,但何龙会也在想,从小在媒体的关注下长大会不会给儿子的身心带来压力和其他影响。

随着多多年龄增长,她感觉儿子好像不太轻易表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了。

鹰式教育提倡适度进行体能锻炼,一旦多多抱怨学习累或辛苦,鹰爸会带他进行体能锻炼,让他通过体肤之痛,意识到学习还是相对轻松的。

一次鹰爸组织的体能训练里,多多和妹妹在南京的三伏天汗流浃背,但没有人没有抱怨。鹰妈在旁边保持着距离,一边用手机记录着,一边默默走近又走远,偶尔对鹰爸喊一声“快一点,别中暑了”。

教育观念的分歧导致她和鹰爸经常争吵——小到给孩子梳头、吃东西,大到孩子上学,儿子女儿分别归谁管。对于妻子的担忧和寻求转变的想法,鹰爸并不同意。

他认为,多多从小到大,在自己的教育下表现得远比同龄小孩优秀,也很健康,这说明他的教育理念和方式没什么问题。

反过来,他觉得妻子对孩子的期望过于平凡,稳妥中庸的教育方式成就的只是“鸡的幸福”,没办法承载他对于孩子们成为“老鹰”的希望。

看到妻子给女儿涵涵梳头,他忍不住喝止,抱怨她放纵孩子,干扰孩子养成自理能力。在他看来,妻子对孩子的关爱是过度的。

我最常听见大部分人认可的一个理论,就觉得小孩子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快乐,让孩子谈快乐,我觉得真是挺虚无的。”鹰爸说。

他认为,现在有太多的家长,在孩子需要他做教练的时候缺席了。“儿子,我给你自由,他有什么自由?他什么都不知道,对不对?该做教练的时候,他去做了观众,发现不对头了才开始做教练,我的妈呀,这小孩已经偷吃怕懒,来不及了。”

妈妈觉得鹰爸急,鹰爸生怕自己来不及。

四十岁才生多多,鹰爸觉得事业再成功,不如把儿子培养好。

为了多多,他放弃了自己的工厂,全身心投入教育。现在多多逐渐长大,他想把这种教育方式和成长轨迹在女儿涵涵身上复刻。

何龙会知道鹰爸很辛苦,但还是希望他能把重心转移到工作上去,“不然这样搞下去大家都痛苦”。

她看出儿子比同龄人更懂事、早熟,也看到多多已经开始自己消解许多外部的压力和来自父亲的期望。

何龙会希望多多能回学校和同龄小孩多接触,改变一下这种趋势。尽管鹰爸给教育局写了申请信,新工厂选址在给招商企业提供重点中学名额的安徽铜陵,但鹰爸坦诚,他其实并不希望多多回学校去。

关于多多是否应该去念中学的问题,鹰爸曾在腾讯新闻话题里发声:

面对强势的鹰爸,何龙会只能把对现状的无奈转换成对女儿涵涵的坚定:坚持女儿按部就班去学校,跟同龄人一起升学,这让她安心。

8岁的妹妹涵涵

她也试着问过鹰爸:“你一直这么强势地对多多,万一有一天他长大了,有能力反抗你了,怎么办?”

“没关系,我只养他到十八岁,后面他就自力更生了。不听我的,我也不再当他的教练了。”鹰爸回道。

但何龙会认为,鹰爸会一直干预多多,“他在家里强势惯了”。

对强势的鹰爸、无奈的妈妈,12岁的多多还是长大了。

妈妈何龙会说:“以前他不听我话的时候,我就说你小孩子,要听妈妈的话。今年他跟我比个子,发现比我高了,他就说,妈妈,从此以后你要听我的话,我再也不是小孩子了。”

第3852期

撰文 | 小黑 视频 | 箭厂

出品 | 腾讯新闻 箭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