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的AI教育,繁荣背后是巨坑还是新生?

——K12教育行业面临升级战

今天只聊行业趋势发展,不聊账户投放策略。

先问一个问题?你知道今年最火的行业是什么吗?

也许你会说是直播带货。

没错,你说的很对,那如果我要问,你知道头条上广告投放量最大的是什么行业?

你要好好想一想,也许会说,应该是在线教育吧?!

什么?在线教育?有那么火吗?

是的,真的很火!!!

不信的话看几组数字:

2020上半年在线教育融资总金额达143.4亿元,正好是去年上半年的两倍,为近五年同期最高值,在中国,接受在线教育的人数已经达到了4亿人,也就是接近1/3的中国人在接受在线教育。对比餐饮业、航空业、旅游业等传统行业的断崖式下滑,在线教育绝对的属于开挂型逆势上涨的行业。

再说一个惊人的数字:

在线教育的头部“玩家”单一品牌单一媒体广告日消耗达到4000万元/天(这还只是字节跳动系(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的投放,不算腾讯系、电视综艺、电梯、地铁及户外大屏等广告投放渠道的数据)

【注:在线教育的头部“玩家”有跟谁学(旗下高途课堂)、网易有道、作业帮、猿辅导(旗下斑马AI课)、VIPKID、51talk、哒哒英语、掌门一对一等,笔者有幸与多半头部品牌有过合作】

第三组数字:

今年双十一天猫有效忠告教育类目,斑马AI课以1975w总成交额位居榜首,学而思网校、掌门1对1、作业帮、猿辅导等在线教育龙头的真人课程却沦为陪跑。

家长们如此买单少儿AI教育,在AI自适应教育行业To C方面实属罕见。迄今,斑马AI课在华为应用市场下载量已过4300万,真人课程作业帮直播课和有道精品课6600万,跟谁学2100万.....

那么,今年的在线AI教育火爆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表面上是疫情把学生们都困在了家里,中国人独有的危机意识,生怕孩子学业落后,逼得人们不得不通过线上上课,停课不停学,由此催爆了直播授课和在线AI教育。但在线教育的火爆绝不仅仅是市场倒逼这么简单。

(1)先从直播带货剖析行业火爆的原因:

一是价格非常便宜。“直播带货非常的红火,但是一句标配“全网最低价”,暴露出本质就是打价格战,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张瑞敏

当然,直播带货因为确实减少了不少产品的中间流通环节,从而降低了产品流通成本,提高了产品周转效率,缩短了厂家资金回收周期,这也是能做到低价的重要原因。

二是网红效应,主播本事有只带流量属性,甚至大主播转变角色变身用户经纪人,从用户的角度给粉丝挑好的产品,或者帮粉丝省钱和发福利,利用反向打赏的方式引流增粉。

三是通过在线直播互动营造出一个“场”,主播与用户通过类似面对面的沟通,代入感很强,用户感觉主播就是在真是的跟自己面对面的沟通,通过场景和节奏的烘托让人感性购买(这一点快手网红粘性更强,人设更接地气,所以带货效果比抖音强太多)。

(2)话题切换回教育赛道,为什么资本会押宝在线教育?

是因为在线直播教学创造了新的需求吗?

还是AI教育发明了先进的技术手段?

有,但不全是,是教育机构找到了低价引流和高效转化的利器,如直播带货一样,线上教育课程第一要素是相对便宜。

首先获取用户便宜:线下通过传统的发传单模式,获得一个意向用户都要一二百元,而且还要受到地域限制,但是线上销售线索能控制在100元以内,并不受地域限制。

其次课程成本便宜:AI课可以一次投入,+∞次使用,除了课程研发投入较大,一旦课程产品化,研发和培训的边际成本近乎为零。这样机构可以灵活的先用免费试听课吸引用户(另外还有1元课9元课等等转化率更高的体验课),将课程设计成游戏互动闯关模式,让学习变成一个升级打怪的过程,较之前几年互动性不足的在线直播课而言产品体验感明显上升。辅助教学的微信管理群和跟单班主任(在线客服的升级版)随时跟进引导并解决用户的问题,将转化体系化,产品化。一旦课程产品化了,成本就大幅降低了。通过大数据的不断学习、优化,几个月的时间便生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大量在线AI课(其本质就是将线上互动大数据化)。

第二点:传统教育模式都离不开有名师名校效应,而名师本身自带网红效应,互联网在线的方式原本就打破了线下课受场地限制学员人数,时间、空间的约束,再加上大数据的应用是一个标准化很高的模式,当前人工智能技术已全面应用于教、学、练、评、测等多个环节。具有视觉和语音识别能力的AI老师每天和孩子互动数百万次,应用图像和语音技术合成出的真人老师的AI分身,能够与孩子产生交互沟通,根据反应给出不同的反馈结果,甚至可以做到“把真人名师规模化复制”。

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说过一句话:传统教育机构是通过名师塑造品牌,而未来在线机构是通过系统赋能塑造名师。这也许代表了未来教育产品化的一种发展趋势。

第三点,就是游戏化的课程设置代入感非常强,

要知道K12教育的对象是后,纯种的互联网原住民,他们对互联网形式的教学接受度非常高,八零后、九零后不能接受的学习方式,在零零后一零后的孩子这里简直就是生活的标配,没有干巴巴的说教,全部是启发式活动性强的游戏升级打怪模式。

教育本质是教和育;学习的本质是学和习,当下的游戏化模式,启发性性的思维课程寓教于乐,互动性强,深受孩子们的喜爱。

AI课确实做到了教和育二字,通过动画吸引孩子注意力,剧情引导、游戏带入、语音识别等技术应用,再用专业教学团队自研教材、录制有趣教学视频,从而打造出大量吸金的非真人沉浸式教学课堂。

AI教育主打的人工智能自适应教育,提供自主学习养成方案,可以根据不同年龄、年级安排相应课程,或通过测试进行排课,从讲课、练习、批改等方面都能与少儿园和小学同步。对于愁没时间又不知道怎么教孩子的家长来说,诱惑力很大。

(每完成一个环节都有即时奖励)

当然我们也要学会辨别,AI课与之前的录播课有些本质的区别,

纯线上的录播课程仅仅是看完做完,完成不了互动任务。

纯线下的课程对人力要求太高,老师会顾此失彼,着重的抓成绩好的同学。

这种情况针对我们后台的题库也是一种高要求,题库既要全,老师也要有水平,毕竟题目分类还是要我们的专业人员来定位标签的,那种师资不够的线上机构,就算打了AI的名义,充其量也是个割韭菜机器。

最后一点就是线上AI课程可以通过广告投放引流最快的速度扩张抢量。然后引流到自家私域流量(小程序、APP、微信群等等)进行种草,培育、收割。

这场互联网在线教育抢量大战双十一刚告一段落,紧接着寒假课将会迎来又一场惨烈的厮杀。现在作业帮已经有明显向线下拓量趋势,对ROI卡的越来越严,网易有道在这方面布局更早,新的商业模式也在内部探索验证中。

教育因行业特殊性很难做到赢家通吃,头部玩家正在利用各自优势在细分领域渐渐树立起护城河。

(数据来源:网易公司财报)

目前AI教育C端有200多款app,新东方在线、好未来、VIPKID等龙头品牌占领主要市场,作业帮、小猿搜题、掌门一对一、扇贝单词、英语流利说等APP享有最多的用户。其中的AI技术应用囊括拍照搜题、分层排课、口语测评、组卷阅卷、作文批改、作业布置等,孩子的课程安排、学习成果检验、作业批改等繁琐事情根本不存在问题。

当然,当下的AI教育模式远未成熟,在知识讲解、概念普及、作业布置、鼓励机制等环节,目前的AI课程环节设置的像模像样,但只要稍微有问题,比如孩子就任意问题提问软件,希望给出答案,AI立马就露馅,答非所问。还有所谓互动对话、交流反馈环节,屏幕里看起来有“活人”,其实都是设计好的程序和知识,无法解答孩子的疑问。也就是说,目前AI还只能满足3-8岁这个知识普及阶段,一旦孩子有了独立思考能力,课程就无法满足。

补充一条新闻:据教育部网站消息,11月20日至21日,教育部在宁夏石嘴山市召开人工智能助推教师队伍建设暨加强新时代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现场推进会。会议指出,要面向未来,要抓住人工智能助推教师队伍建设的战略机遇,通过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与教育的深度融合,破解教师编制不足、师资质量不高不均衡等瓶颈问题,提升教师教育教学能力和教育扶贫实效。

这说明从国家层面已经启动并积极推动教育智能化。通过AI技术解决教育资源不均和教育模式落后的问题。所有教育相关企业和机构都应该抓住这股东风,做好课程研发和市场布局。就像直播卖货一样,在2020年之前也许直播带货只是很多品牌商家的一种尝试和探索,但是相信在2020年之后,直播带货将是品牌厂商的一种必备营销模式。

不管如何,这都是一个趋势,回望2020年,也许会被定义为中国AI教育的元年。我们站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借用一位名人的话:科技未来,顺势而为吧!

来源:信息流广告优化师

作者:广告优化师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