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高中生迎娶14岁初中生?全球每3秒就有一个未成年女孩进入童婚

近日,一段“18岁高中生迎娶14岁初中生”的视频引发众议。视频中,打了马赛克的稚幼身躯同红烛灼灼的新婚场景格格不入。

据官方通报称,视频中的人员实际年龄分别只有17岁和13岁,一年前二人自由恋爱,因双方父母法制观念淡薄,于11月26日为双方举行农村风俗婚礼。目前,当地政府已责令让女方回归原家庭。

视频传出以后,网友纷纷瞠目结舌:这样的婚姻竟仍存在于21世纪。未满14岁的女孩身心远未成熟,且没有达到我国的性同意年龄,若没有当地政府的及时介入,落后的“童婚”将对那位少女的未来产生可怕的影响。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美国相关公益组织发现,“童婚”在世界上仍占到每五位女孩就有一位的高比例。童婚正威胁着世界各地女孩的生命、福祉和未来。

UNICEF/UN0280307/Boro

01

童婚仍普遍存在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定义,童婚是指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与一位成年人或另一位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之间,任何形式的正式婚姻或非正式结合。虽然童婚率在全世界有所下降——从十年前每四位女孩中就有一位童婚,减少到今天的每五位中有一位——但童婚仍然普遍存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计划(UNSDG)呼吁全球采取行动,期望到2030年能杜绝这种侵犯人权的行为。

“如果不加快努力,到2030年,将有超过1.2亿的女孩在18岁之前进入婚姻。”

童婚往往是根深蒂固的性别不平等的结果,女性在其中尤其受到影响。全球范围内,男孩童婚率只有女孩的六分之一。

UNICEF/UN060345/Sokhin

16岁的尼日利亚难民哈夫萨·乌马尔站在乍得湖区达累斯萨拉姆难民营的一间教室外。哈夫萨在抵达乍得时才第一次上学,但结婚后就不再上学了。

童婚剥夺女孩的童年,威胁她们的生命健康。18岁前结婚的女孩更容易遭受家庭暴力,而且不太可能继续接受教育。她们的经济和健康状况比未婚的同龄人差,而这些后果最终也遗传给了自己的孩子,进一步给一个国家提供优质医疗保健和教育服务的能力施压。

未成年新娘往往在青春期就怀孕了,增加了怀孕和分娩期间出现并发症的风险——对于她们自己和婴儿来说都是如此。童婚还将女孩与家人、朋友隔离开来,将她们排除在其社区之外,对她们的身心健康造成重大损害。

童婚不仅影响女孩的健康、未来和家庭,它还造成了国家层面的巨大经济代价,对发展繁荣产生重大影响。

02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呼吁改变

解决童婚问题,首先需要认识到促成童婚的因素。虽然这种做法的根源因国家和文化而异,但贫穷、缺乏教育机会和医疗保障有限仍然是童婚存在的重要原因。有些家庭为了减轻经济负担或赚取收入而嫁掉女儿;其他则可能因为他们真心相信这将保障他们女儿的未来或觉得是在保护她们。

关于性别角色和结婚年龄的社会范式和陈旧观念,以及婚外怀孕的社会风险,也促成了这一现象。

"如果在我这个年龄的女孩结婚了,那是不好的。我同许多人有不同的观点:我认为上学不会宠坏一个女孩。”

——艾杜达特·阿卜杜拉耶,15岁,马里

UNICEF/UN043144/Rich

12-17岁的叙利亚难民在黎巴嫩贝卡谷地的难民非正式定居点聚会。她们来到这里相互学习,讨论如何更好地保护社区,特别是保护儿童和青年免受伤害(暴力、性侵和童婚等)。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一系列组织合作(从基层组织到高层决策者),使得他们在发现和解决生殖健康和两性平等的体系性障碍方面独具优势。

2016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会一起发起了“终止童婚全球项目(Global Programme to End Child Marriage)”。该项目赋权有进入童婚风险或已经结婚的年轻女孩。第一阶段(2016-2019年)已向全球超过790万少女提供生活技能培训和教育支助。近4000万人参与交流和宣传活动,以支持少女、为结束童婚而作出努力。

03

在美国,童婚也仍然普遍

魔幻现实主义不仅发生在经济发展落后的国家。在美国,2000年至2015年期间,有超过20万未成年人结婚;根据“前沿”网(Frontline)分析数据,20万未成年人中大多数是女孩,且其中超过80%是嫁给了成年人。

“幸存者角”(Survivors' Corner)的创始人唐娜·波拉德说,“在美国,这种现象非常普遍。”该互助角倡导为受到家庭暴力、性侵犯、性虐待和性剥削的幸存者提供庇护。波拉德来自肯塔基州,她在16岁时嫁给了一个年龄几乎是她两倍的男人。

波拉德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说:“我的那位施害者对我拥有绝对权威。”波拉德本身在一个充满家庭暴力的环境中长大,在父亲去世后,她14岁时,被收留到一家行为健康机构接受救助。

“不幸的是,那时我没有得到本该在此机构得到的帮助,反而是被一个在那里工作的心理健康人员侵犯,”波拉德说,“那时,他29岁,我14岁。”

波拉德说她母亲曾有一些精神健康问题,而且也是童婚;而当波拉德母亲被释放后,同意了波拉德与那个男人的婚姻,当时她16岁。

她说:“两年来他一直在哄骗我,让我觉得那段关系是真心的,他最终剥削我,虐待我,而我没有任何手段可以逃脱。”

由于她不是成年人,她不能在家庭暴力庇护所寻求帮助,也无法同意自己的医疗治疗。她说,曾有一次家庭暴力达到邻居们报警的地步,但“当警察和儿童保护组织出现时,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因为我嫁给了他。”

“我甚至不能对他提出刑事诉讼,因为我嫁给了他。”

04

“这种循环在几代人之间持续”

波拉德研究了她的家族历史,发现在她母亲那边,能够追踪到的家族史里,过去的五代人中每一代都有童婚的情况。她说,“这种循环代代相传,使幸存者带着耻辱和创伤活着。”

“倒没有童婚的典型情况,”她说,“但很可能与贫困有关,也可能与父母贩运子女以获取购买毒品的钱财有关。然后在某些情况下,父母可能真的有好的意图,但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也被那些对他们的孩子有可怕的意图的恋童癖者玩弄着。”

在美国,只有四个州——明尼苏达州、宾夕法尼亚州、特拉华州和新泽西州——完全禁止未成年婚姻。大多数州的法定结婚年龄最低为18岁,但存在允许“父母同意”等漏洞。在肯塔基州,波拉德帮助通过立法,“使其在目前的政治格局中尽可能有保护性”。

“我们把最低标准定在16岁或17岁,去掉父母同意的部分,并实际确立法官在批准结婚前必须获得的明确和有效的标准。”

波拉德说,在改变之前,婚姻登记处的办事员无权干预,即使他们观察到未成年人实际不想结婚时。而且在存在婚前怀孕的情况下,甚至不受最低结婚年龄限制。

“在肯塔基州,我们发现一个13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33岁的男子,一个15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52岁的男人——我可以继续给你列举这些可怕的例子,事实是这些孩子嫁给了强奸她们的人,”她说,“这是可怕的,现在必须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