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岛战争:玛格丽特·撒切尔的伟大胜利

当英国的领土在一代人的时间里第一次被入侵时,每个人都说收回它是不可能的。

1982年,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和阿根廷总统莱奥波尔多·加尔蒂耶里(Leopoldo Galtieri)将军有很多的共同点。两人都是狂热的反共分子,都在经济动荡时期领导国家,都是准备通过发动战争来维护自己权力的无情领导人。

1982年4月2日,阿根廷派遣了一支600人的部队,夺取了英国控制的小岛的控制权。黎明前,两艘阿根廷海军舰艇悄悄驶近首都斯坦利港附近的东福克兰海岸,将一大批登陆艇投入南大西洋波涛汹涌的水域。装备有装甲运兵车、重机枪、迫击炮和无后座力步枪的侵略军横扫海岸,向内陆首都冲去。

在开始时,驻扎在东福克兰的不到100名皇家海军陆战队,是妨碍阿根廷实现其170年前作为独立国家诞生时的一个梦想的全部因素。夺回被阿根廷人称为马尔维纳斯群岛的福克兰群岛,并最终驱逐该地区最后剩下的殖民暴徒,这不仅是一个民族骄傲问题-,还是一项等待已久的命运的实现。

英军轻装上阵,寡不敌众,阿根廷指挥官预测他们的对手会不战而降,但英国人坚持了三个小时。

然而,当侵略的消息传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时,当地人涌上街头,表示他们支持军方领导的政府。有一份评估报告显示,25万名抗议者出现在首都市中心,高呼他们的支持,而就在几天前,他们还聚集在这里,高声抗议飙升的通货膨胀、失业和政府的暴行。

英国的反应

在伦敦,人们的情绪截然不同。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确定福克兰群岛在哪里,但英国当局很快就说服自己进入了一种正义的愤怒状态。英国的主权领土遭到入侵,该国的荣誉受到侮辱,阿根廷民族表现出的不尊重,都表明英国的国家地位已经下降了有多远。

1982年春天,撒切尔政府的支持率处于历史最低点。不断上升的失业率和市中心的暴乱,再加上她被认为缺乏同情心,已经使撒切尔成为选举的累犯。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战后几十年解密的文件显示,撒切尔夫人称入侵是她一生中最糟糕的时刻。

美国是英国最大的盟友,但当时正值冷战高潮时期,美国更关心的是遏制共产主义,而不是帮助维护英国的海外利益。加尔蒂里可能是一个残暴的独裁者,但在美国政府眼里,他是反共的,因此,他是南美重要的领导人。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迅速派遣国务卿亚历山大·黑格(Alexander Haig)前往伦敦,向首相解释美国的观点。

但1982年4月8日,当黑格抵达伦敦时,为时已晚。三天前,一支英国军事特遣部队已经启程前往阿根廷,黑格发现,撒切尔没有兴趣让他们回国。

作为该舰队的旗舰,竞技神号航空母舰于4月5日驶离朴茨茅斯。电视新闻画面显示,一排排专门的军用飞机在竞技神号航空母舰的甲板上,而不是像通常那样放在下面。这是撒切尔夫人向世界传达的信息:英国没有胡闹。当军舰离开时,公众热情地挥舞手中的英国国旗欢送军队的离开,军乐队在码头演奏着维多利亚时代的进行曲。英国式的沙文主义精神,在英国再次被唤醒。

外交上的死胡同

撒切尔新组建的战争内阁,基本上是首相的内阁——她最信任的政治和军事顾问。但制定内阁议程的是国防参谋长、海军上将特伦斯·列文。黑格到达的时候,战时内阁完全集中在解放福克兰群岛和驱逐占领军上。

与此同时,阿根廷军政府更不愿意放弃这些岛屿,而是愿意妥协。2012年公布的文件显示,美国在安抚加尔蒂耶里方面准备走多远。4月30日的一次会议记录,显示了黑格对当局的愤怒程度。“实际上,我们的提议是一种伪装的主权转移,”他对同事们说。“阿根廷外交部长知道这一点,但军政府不会接受。”

美国外交官吉恩·柯克帕特里克,后来在1990年的一次采访中,回忆起阿根廷的立场:“我不认为他们理解战争是什么样子。他们不知道自己会被打败,也不知道年轻的阿根廷人和年轻的英国人会死在这场战争中。在我的体验中,他们的态度有一种唐吉诃德式的不真实感。”

这是真的。军政府的领导人可能穿着华丽的制服,佩戴成排的勋章,但几乎没有人真正上过战场。不幸的是,他们派去打仗的人也是如此。随着特遣部队的步步逼近,福克兰群岛开始挤满了数千名年轻的应征士兵,其中许多人还是十几岁的少年。战争开始时,岛上可能有13000名阿根廷士兵,但他们面对的是英国最优秀的战争机器:皇家海军陆战队、伞兵团、苏格兰和威尔士近卫军,以及各种特种部队。

战斗开始

当5月1日福克兰群岛战役开始时,第一次冲突是在空中展开的。英国人虽然寡不敌众,但在技术上有优势。他们新购买的“海鹞”式垂直起降战斗机,装备了最新的响尾蛇导弹系统,使得王牌飞行员仅在第一天就能击落四架阿根廷飞机。

但英国人并不一直是赢家。为了控制天空,航空母舰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得到保护。在5月2日击沉阿根廷“贝尔格拉诺”号巡洋舰后,英国遭受了首次重大损失。5月4日,为了报复,阿根廷空军袭击并击沉了英国驱逐舰谢菲尔德号,造成20名英国士兵死亡。

到5月中旬,南大西洋的冬天开始了,恶劣的天气阻碍了英国的空袭。随着时间的流逝,撒切尔夫人排除了回头的选择,英国人决定在没有空中掩护的情况下发动陆地入侵——一个高风险的战略。5月18日,第二艘英国军舰抵达福克兰群岛。其中包括海军陆战队登陆部队和伞兵,他们将在朱利安·汤普森准将(Brigadier Julian Thompson)的指挥下率先发起入侵。

5月21日凌晨,汤普森的部队袭击了东福克兰西北海岸圣卡洛斯湾的海滩。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就向高地前进。在他们下面的海湾里,运送他们的船只正在卸货,这时他们遭到阿根廷空军的攻击。袭击持续了四天,到最后,有八艘船被击中,两艘被击沉。但最糟糕的还在后面。

5月25日,汤普森的直升机终于搭乘一艘名为“大西洋输送带”的货船抵达了这里。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当这艘船接近圣卡洛斯岛时,阿根廷战机发动袭击,除一架直升机外,其余直升机全部被摧毁。在很短的时间内,英国的地面战役发生了改变,而且注定会与指挥官们的设想大相径庭。这种最现代的战争,现在可以以步行作战进行并赢得胜利。

阿根廷对英国海军的空袭仍在继续,英国的陆地部队也在取得进展。到6月1日,随着另外5000名士兵的到来,英国人已经在计划袭击斯坦利港。

阿根廷投降

英军的进攻并非没有挫折,到6月14日阿根廷投降时,英军伤亡人数已超过1000人,其中258人死亡。另一方面,阿根廷人有649人死亡,1 600人受伤。在1820名福克兰人中,只有3人丧生。

没过几天,加尔蒂耶里就被赶下台了,阿根廷没有像里根担心的那样选择共产主义,而是走上了重建自己民主国家的道路。

不过,真正的赢家是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战争结束将近一年后的一天,她以压倒性的胜利再次当选总理。许多军事分析人士曾宣称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在不可能获得再补给的情况下,对8000英里外敌对海域的目标,发动一次成功的海上入侵——仅用了74天就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