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成:一天是军人 一生是军人

北纬24°59'11",东经102°33'48"——这里是车和壁线上的一处山坳,距离昆明27公里。

今年7月份,当几个退伍兵第一次站在这里,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建筑上爬满了青藤,有些建筑因荒废日久,已经出现漏水等现象;荒草齐胸,道路淹没,想在里面走几步都困难——眼前的一切,和理想中的地方相去甚远。

但是,这个地点距离昆明城区较近,自然植被和这里固有的一切,非常符合心目中的构划。

“就是这里了!”经过简短的商议,几个退伍兵拿下了这块地盘,筚路蓝缕,割草拓荒,修整道路,装修房屋……

5个月后,这里焕然一新,所有依山而建的建筑全部修葺一新,粉刷了漂亮的粉色。道路清理出来了,建筑内部融入了很多红色元素——云南常备力量国防教育基地至此诞生。

站在焕然一新的国防教育基地前,退伍兵李家加和陈楠,看到了站在前面凝思的杨成。

是他,带着一种“一天是军人,一生是军人;退役不退志,创业立新功”的理念,硬是将原来荒废的一切,变成了现在的国防教育基地。

一天是军人 一生是军人

清风拂落叶,天地藏冬意。

1990年,杨成出生在昆明市宜良县一个贫困家庭里。小时候,奶奶、父母和他生活在破旧的土基房里。后来,村里其他人去县城购房,他家才买了邻居的一处老宅,住处总算是宽敞点了。

当时,父亲在当地煤矿上班,母亲在家里盘田,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后来,父亲干了5年的“吃着阳间饭,干着阴间活”的挖煤工作后,转行去开大货车。此后的15年里,风雨无阻,挣钱补贴家用。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帮你负重前行。

小时候的杨成,在大家眼里是个捣蛋孩子,经常被邻居们找上门来告状,学习成绩也不好,经常带头逃课。最疯狂时,班上的47名学生,有44名学生跟着他集体逃课去疯玩,只有2名学生老老实实地待在教室里继续学习。

但最后,就是这两名学生顺利考上了宜良一中,让跟着他逃课的一大群孩子瞠目结舌。

即便是上初中后,杨成的学习成绩还是在最后。后来,还是父亲好好到学校里和他谈了一次,才勉强读完了初二。但到初三时,他却打死也不愿意继续读书,早早就走上了社会。为此,父亲气得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人在万籁俱静时,才会听到脉搏的声音。

在那几年里,杨成做过很多工作:餐馆、KTV、社会底层的很多工作都从事过。对杨成来说,“苦和累”这三个字,就是那几年的真实生活写照。

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

他的人生转折点,出现在2009年。

那一年,他参军入伍,成为北京军区66010部队的一名战士。部队这个大熔炉,在5年时间里将他打造成为一名出色的解放军战士。

从军之初,高强度的新兵集训让他吃不消,他也曾有过当逃兵的念头。后来,在部队领导和战友们的帮助下,他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既然来当兵,就要当个合格的兵,当个出色的兵。”下定决心后,杨成开始适应并加强各种训练。

入伍后的第一次学历考试,让他感觉到自己文化太低,发誓一定先将文化知识补起来。后来,他争取到一个去大连陆军学院深造一年的机会。

人生未必光芒万丈,生活也要温暖有光……

在那一年里,除了白天的加班加点学习,晚上11点后,他溜到厕所里一蹲就是3小时,就着卫生间里唯一的一盏灯,恶补文化知识。平时遇到不懂的知识,就虚心向周围的战友请教。当时,他的津贴只有160元,除了自己的必需品,他将津贴全部买成小食品和小东西,送给周围的人。

在那一年里,他的文化知识提升很快。

所有的巧合背后,也许都是有备而来。

回到部队后,他到了教导大队。这里都是部队的顶尖人才,不但文化好,体能训练也大幅度增加。每天天不亮,大家就开始负重40公斤的10公里长跑。等其他人6点起床时,他不但完成了10公里负重长跑,还已做完了“三个一百”(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和100个引体向上)。

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杨成的文化知识和军事技能飞速提升。

2010年,他参加了“使命行动A”演习;2011年,参加全军侦察兵比武第二名;2012年,参加38军特种兵选拔,2013年参加三界跨军区演习;2014年,参加了唐山洛庭靶场特种兵技能培训比武……

在服役期间,他连续五年被评为“优秀士兵”,所带班荣获“集体三等”功3次,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3次获得团、连“嘉奖”,多次被评为“优秀带兵骨干”、“优秀班长”等。

退役不退志 创业立新功

枫叶变红,当寒风吹起,又到了退伍季。

有人说,军营是个一旦走进,便终生忘不了的地方。起初年少,还不曾领悟;等明白时,早已泣不成声。此去一别,大家互相祝愿:愿前程似锦,续写军人荣光。

在部队待了5年后,2014年杨成退伍,回到昆明。

初心易得,勿忘始终。

之后,他做了一名住校教官。在教管分离的教育大背景下,住校教官负责学生的安全、纪律、卫生和行为养成等方面的工作。有时候,少数学生还是存在着打架、抽烟等不良习惯。他耐心从学生们的习惯养成一点点教起,改变了很多学生的个人习惯。

针对学生们的管理难题,2015年,他还专门成立了一家管理公司,教官最多时有30多名退伍军人,负责着5所院校的学生管理工作。

创业之初,他还是遇到了很多困难。在部队养成的直爽脾气,让他在创业中吃了不少亏。那一年,家里也是多事之秋,让他疲于在家庭和事业中奔波。

那一年,母亲检查出乳腺癌,手术一段时间后复发,癌细胞扩散到腋下、肺部和脑部。四年后,到了癌症后期,母亲不忍全部家当都花在看病上,最后选择了出院。

出院那天,杨成开车接母亲回家。途中,母亲三次要开车门跳车,让他悲痛难忍。回到家中后,因为剧烈的疼痛,导致老人很难安卧。

没有在深夜撕心裂肺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论人生!

2017年7月4日,对杨成来说是一个悲痛的日子。那天,母亲去世。此后的一年里,杨成的公司倒闭、妻子离家出走,一连串的打击,让他颓废了一年之久。

真正智慧的人,不会苛责他人,而是反省自己。

直到2018年4月份,他才重新回到一家运管公司,继续做住校教官。

期间,他也没忘记作为一名退伍兵的社会责任——

2015年,他做住校教官那会儿,学校里有5名贫困孩子。也从微薄的工资里拿出来1000元,每年帮助每个孩子200元,让他们能继续安心读书……

那一年,嵩明附近有个女生家里失火,家里烧成一片废墟。他组织公司里的退伍教官捐款1.24万元,帮助孩子家庭度过难关……

龙头山地震时,他组织了3车瓶装矿泉水,在震后第三天就赶到灾区。在卸下救灾物资后,他表明了退伍军人身份,要求参与抢险救灾,和部队的运输车辆抵达灾区。

在震中的一个村口停下时,看到一个中年男子蹲在墙角哭。他下车问了下,知道男子一家有3口人在地震中失去生命。他将兜里仅有的八九百元现金全部塞给男子,上车后继续将灾区急需的物资运输到指定地点。

抵达物资集中存放点后,他和车上的战友迅速将三四百袋大米卸下来,又帮后面的车卸救援物资……

工作期间,他结交了一些退伍士兵,志趣相同的他们,萌生了要创建一所国防教育基地的想法。于是,今年7月份,他辞职出来,开始了在全省范围内的选择,后来选中了车和线附近的一个场地。

不要活在别人的眼里,也不要活在别人的嘴中,人生和命运,需要自己去努力与把握……

在他的创业小团队里,他和搭档李家加、陈楠都是党员。

李家加服役期间,曾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北京军区“优秀士官人才二等奖”;2012年代表全军,参加了全世界环太平洋轻武器射击比武,为国家和军队赢得荣誉。

陈楠服役期间,曾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2011年参加集团军特种射击比武,并代表部队参加全军“朱日和”联合军演。

相同的军旅生涯,相同的志趣爱好,让这个小团队出奇得步调一致。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在车和线附近的山坳里,崛起了一座崭新的云南常备力量国防教育基地。

在这个占地400余亩的教育基地里,有教学楼、住宿楼、餐厅、会议室、 篮球训练场,草地训练场,可同时容纳3000余人住宿。可承接学生军训、冬夏令营,半精细化管理;企业拓展、公司团建、企业会议、培训场地出租等业务。

铁心跟党走,共筑中国梦。

在三个退伍老兵心里,跳动的还是一颗“军人之心”。

为什么有些人选了艰难的路,反而走得更远?

因为他们心系家国情怀,坚持党建引领、军旅铸魂,努力在人生第二战场再立新功。

目前,基地前期已投入建设资金1200余万元,吸纳退役军人就业150余人,让“最可爱的人”成为“最有用的人”,为政府及企事业单位提供专业培训600人次,是云南省学生体育协会学校国防教育专业委员会授予的“云南省学生体育协会学校国防教育专业委员会实训基地”。

“路漫漫兮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

这句话,是杨成的励志铭,也是他以后的人生方向。

图/文 张密 吴敏昆

审核 邵艳彬

主编 钱丙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