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蓝对垒,界限分明,美国已接近于南北战争之前的对峙状态

他是第18届世界记忆力锦标赛季军,排名世界第十。

他培养了20多位最强大脑选手,60多位世界记忆大师。

速记手机号,速记文章,考试知识点,单词......

给你最实用的记忆力提升方法。

跟他一起学习,你的生活会有巨大改变!

在有电台、电视以及因特网的年代里,人们经常看到美国人打别国,却很少看到美国人打自己——当然,偶尔为之的以打砸抢烧为标志的骚乱不算。人们很习惯地认为,美国是民主国家,法治国家,大家有了矛盾,进法院解决,而绝不至于动刀动枪。

的确如此。所以,美国法院威严,律师赚得多,有志青年,当然也得有才兼有钱,入读法学院是个绝佳的选择。

不过,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却彻底颠覆了人们的旧有观念:美国人就一定能心平气和地解决矛盾?法院就一定能搞定吗?如果“搞定”了,就一定能让双方心服口服,平静地接受吗?

过去,美国人和外国人都对此深信不疑,但是现在则有些含糊,有枪的美国人会不自觉地掂掂手里的家伙,如果法律不能給他们说法,他们不知道自己下步会做什么。

中国官方学者在解释美国为何不能接受中国崛起时,常喜欢用“焦虑”这个词,这很容易让人想起在笼子里来回踱步的狮子。现在,美国人大概就是这种心态。

几天前,支持特朗普总统的著名律师林伍德在亚特兰大的威尔斯公园演讲时说,特朗普赢得了本次大选,他哪里都不要去,就应该“呆在白宫里”。话音未落,参加集会的人们就不断高呼:再干四年!

不需要大笔启动资金, 不需要极广的人脉关系,

更不需要“辞职创业”。

25岁资产500W, 操盘3个天猫店销售过亿!

王小飞整理了36个可复制项目,

是时候把自己的时间变成钱了!

美国社会现在处于严重撕裂状态。林伍德说“1776年回来了”,他说的是美国人当年从英国手里争自由。俄亥俄州的“我们人民大会”在《华盛顿时报》上刊登整版广告,要求特朗普效仿当年的林肯总统,动用紧急状态法,在军队的监督下重新投票,以解决这次大选导致的宪法危机。

因此,有人说,美国再次站到了1861年的十字路口。还有人比较谨慎,因为他们不希望看到美国人相互火拼,并且怀疑这一天是否真的会到来,所以用词较为谨慎,认为“美国正无限接近于南北战争前的状态”。

无限并不会真的无限,因为白宫既然是个坑,就必须填进去个萝卜。白宫能容纳下两拨授勋的人或几场舞会,但是却不可能接受两个总统。特朗普和拜登,只能有一个站着进去,当然,另一个必须得走着出去。

是两个七旬老人在争总统宝座吗?不是,是两拨美国人在争,但争的不仅仅是总统职位,而且还有一个根本问题,即,施行了两百多年的美国宪法还管用吗?如果管用,这次大选的结果符合宪法所确定的原则和精神吗?

自从以出牛仔著称的德克萨斯州12月8日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宣布四个关键摇摆州的总统选举结果无效后,在随后几天,美国各州纷纷站队,形成了明显的红蓝对垒的党派分界线,支持德州诉讼的都是共和党州,而支持四个摇摆州的大致都是民主党州。

这起直接向最高法院提起的诉讼称,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赢得的“非法选举结果”应该被宣布为违宪。诉讼文件称,这些州以新冠病毒大流行为借口,“通过行政命令或友好诉讼,非法改变选举规则,从而削弱了投票的完整性。”

德克萨斯州要求最高法院做出裁决:“由这些州指定的总统选举人所投的任何选举团选票都不能计算在内。”

12月9日下午,由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埃里克·施密特带领的17个共和党州向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非当事人意见陈述,支持德克萨斯州的诉讼,要求推迟4个摇摆州的总统选举人任命。当晚,亚利桑那州也向最高法院提交了非当事人意见陈述,支持德州。

今年一些人,所向披靡,而有的人却一无所获。

进入2021年,你的运势又会怎样……

创业和打工哪个好?

如何抓住发财的良机?

疾病灾祸如何避免?

这18个支持诉讼的州分别是: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佛罗里达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蒙大拿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南达科他州、田纳西州、犹他州、西弗吉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

10日下午,以民主党州为主的19个州向最高法院提交非当事人意见陈述,表态支持4个摇摆州。它们分别是: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康涅狄格州、特拉华州、夏威夷州、伊利诺伊州、缅因州、马萨诸塞州、明尼苏达州、内华达州、新泽西州、新墨西哥州、纽约州、北卡罗来纳州、俄勒冈州、罗得岛州、佛蒙特州、弗吉尼亚州和华盛顿州。

此外,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以及美国的两个海外属地美属维尔京群岛和关岛也都支持四个摇摆州。

目前,阿拉斯加州、爱达荷州、肯塔基州、新罕布什尔州、俄亥俄州和怀俄明州的共和党总检察长还没有提交支持德州的意见陈述或加入此案的动议

最高法院会受理德州的起诉吗?有法律专家认为可能性不大。乔治城大学法律中心的教授保罗·史密斯说,这个案子“古怪”。他说:“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其它州都有一个完整的竞选制度,这一切都已经完成了。我不认为最高法院会对此感兴趣。

不过,特朗普表现出足够的信心,他更呼吁,值此关键时刻,最高法院必须站出来,表现出他们捍卫美国宪法的勇气。

特朗普在12月11日早上的推文中说,拜登政府将在未来几年内变成一个丑闻缠身的烂摊子。“美国最高法院要是遵循宪法,做大家知道必须做的事,就容易得多。他们(最高法院)必须表现出巨大的勇气和智慧。拯救美国!!!”

特朗普的律师乔丹·塞库洛则表示,德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的诉讼,是特朗普总统长期法律战中的“终极案件”。因为,“这是对结果有决定性影响的案件,这影响了62张选举人票,足以改变选举结果”。

不过,在特朗普坚称自己赢得大选,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强烈支持选举诉讼的情况下,美国主流媒体却显示出了“高度的团结”,它们极少报道这方面的情况,如果不是可以从其它媒体或自媒体获得一些信息,人们很可能会认为,特朗普和他的部属们现在都忙着整理行装,准备搬出白宫和部长办公室,而拜登团队除了组阁,就等着1月20日的就职典礼了。

在美国之音的网站上,已经看不到关于特朗普的大字消息,选举栏目只放在左下方很不起眼的位置,而且新闻甚少。这种操作方式实际上是在向人们暗示,大选结果已经尘埃落定,拜登就是当选总统,而特朗普在白宫的日子呆一天少一天了。

不仅如此,12月10日出版的《时代》周刊将“当选总统”拜登和“当选副总统”哈里斯评为年度人物。《时代》周刊主编费尔森塔尔说,“拜登-哈里斯赢得的选票具有历史价值,年度人物不仅事关过去一年,也事关我们的发展方向。”《时代》周刊说:“民主党的胜选并非一帆风顺:在冲突中锻造,在变焦中融合,因世代、种族和性别而分裂。”

当天,美联社记者加尔文·伍德沃德更在他的报道中这样写道:“这个事实是不言而喻的:乔·拜登有望在1月20日成为总统。尽管特朗普试图破坏选民的意愿,但政府和民主机制正在无情地朝着这一目标前进。”

这句话在告诉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别闹了,没戏了。同时,这种口吻也与所有左派主流媒体的调子一样,大选一切正常,没有欺诈,表示强烈质疑的该洗洗睡了。

事实上,推特也在不断告诉人们:“任何形式的选民欺诈在美国极为罕见”。它在特朗普的总统官方帐号推文上经常加注这句话。可是,细心的人们可能要问一句:选民欺诈没有,那选举欺诈呢?选民支持谁就是支持谁,投票而已,他或她自己多搞一张,也改变不了大选结果,而且,自己还会因为这项犯罪而坐牢。

可是,选举欺诈却完全有可能。事实上,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就是在指控大选舞弊,这就是选举欺诈。近期有两个民调显示,几乎有80%的共和党选民认为,这次大选出现了严重的舞弊行为。

拥有自己军队的德克萨斯州是美国50个州中极不寻常的州,面对德州提出的诉讼,美国最高法院不仅仅是在决定是否受理这起诉讼,更要直接面对这个当初以独立共和国身份加入美国的“孤星州”的质问:联邦宪法还有效吗?如果宪法形同虚设,那么,连结各州相互信任的纽带还存在吗?

面对这种大是大非问题,相信美国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都会感到这起诉讼有千钧之重。他们面对的是还能不能维护美国宪法、能不能确保联邦的团结和完整的重大问题。

在1860年大选中,反对扩大蓄奴的共和党人林肯获胜成为美国总统。但是,联邦很快岌岌可危,终于导致南北战争于1861年4月12日爆发

现在,美国又重新站在这样一个历史节点。德克萨斯州向最高法院提出的宪法诉讼,直接把这样一个问题摆到9位大法官和所有美国人面前:我们要的,究竟是一个真共和,还是一个假联邦?

说会发生内战,未免过于悲观,但如果说那些严重质疑大选舞弊的共和党人,就会放弃宪法赋予的权利,糊里糊涂地认输,那也未免太乐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