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卫星上看不见”到“让人看不够” 丨这里是本溪

我和我的小康 ·本溪

本溪,从“煤铁之城”到“天然氧吧”,从“卫星上看不见”到“让人看不够”,通过加强生态保护、调整产业结构、发展绿色经济,让生态美起来,产业强起来、百姓富起来。

绿色发电厂 守护本溪蓝

一炉铁水的温度大概是1450度,保证高炉稳定燃烧运转,提供充足的风能、气能、电能,是本钢一切生产的前提,也是本钢板材发电厂建厂60多年来的职责和使命。

本钢板材发电厂党群室主任 刘永胜

发电厂在行业里面,还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应该说把它比成本钢的心脏,也不足为过。现在我们能看到烟囱这个地方和水塔,就是本钢发电厂的二电车间,它的前身就是二电厂,我们先有二电厂,再有本钢发电厂,我在这个车间曾经当过三年的党支部书记,然后担任车间主任。

刘永胜,本钢板材发电厂党群室主任,他曾经奋斗过的冷却水塔历百年沧桑,如今已经成为本溪历史的记忆符号。进厂33年,刘永胜经历了老厂到新厂的变迁,见证了头顶“看不见”到“看得见”的蓝天。

本钢板材发电厂党群室主任 刘永胜

那时候就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觉得卫星就是什么都可以看到的,为什么说连这个城市都看不到呢。那就说这个污染确实严重了,站在制高点就本溪市平顶山上往下望,看本溪市的时候,我们也觉得很茫然。

土生土长的本溪人姜涛,也对这座城市曾经的空气,印象深刻。

本钢板材发电厂机关第一党支部书记 姜涛

我们小的时候吧,路不是这样的路,我觉得天也不是这样的天,以前的时候特别是在冬季,我觉得我们带个口罩,呼进去的空气,口罩上明显有一些黑鼻孔的印。

毕业之后,姜涛也来到了本钢,进入发电厂,那会他的心情也跟头顶那片天一样,灰暗压抑。

本钢板材发电厂机关第一党支部书记 姜涛

就是有灰尘有煤粉,所以在操作室里面就能感觉到粉尘在飞舞,是肉眼可见的。

这四台综合池是发电厂化学水处理的末端,在发电厂跟水处理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闫中文,一直在“排放”和“生产”之间博弈着。

本钢板材发电厂热化作业区大班长 闫中文

过去是被动式的,甚至说有反感的,你说让我搞生产,这头又环保,它俩是一对矛盾体,你说你让我做好哪个,无处下手去平衡。

无论是小环境,还是大环境,从尘埃走来的发电厂,欠下了太多的环保债。改造和建设的同时,发电厂不断淘汰耗能高、污染大的老设备,为钢铁生产提供绿色生态能源,还本溪碧水蓝天,成为刘永胜、闫中文、姜涛几代发电人的共同心愿。

本钢板材发电厂党群室主任 刘永胜

我们也承认我们可以背这个锅,但是现在我们不背这个锅了,确实我们做最大的努力,我们把环保都是放在第一位的,如果设备不达标,环保不达标,那么我们就坚决不生产,就是不能牺牲环境带来效益。

本钢板材发电厂热化作业区大班长 闫中文

对于我们作业区来说,这是我们环保很大的一个重点,实际我们现在用的原水,就是从太子河取出来的,取出来我们最后用的水去排放,还要排到太子河,所以必须保证它合格。

本钢板材发电厂机关第一党支部书记 姜涛

我觉得我们作为一个钢铁企业,特别是一个能源动力的一个大户,我们能够把环保用户放在首要的一个位置,才让我们看到今天本溪的天更蓝水更清。

和本钢一样,同样是老字号国有企业的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创造过辉煌,经历过低谷,承载了几代工人的奋斗与荣光。他们在工厂里用别样的诗意,书写辽宁工业的诗篇。

工厂,为你写诗

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董仲喜

在水泵厂有谁在拧螺丝的同时,也被钉在了机台旁。我目睹着工友们用扁铲剔掉了青春。

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工人 吴言

我们是工人,不能接受注水的人生。我们是工人,却不能容忍生锈的思想。

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工人 王大鹏

我们骨头里的铁,思想里的钢整天旋转着成为改变明天的风暴。

《在水泵厂》、《我们是工人》这两首诗,收录在吴言刚刚出版的诗集。钳工、诗人。两个几乎毫无关联的词,却构成了吴言25岁退伍后来到水泵厂的工人生活。

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工人 吴言

刚开始来的时候,就是所有的工具它们叫什么名字,它们是干嘛的,一无所知,从零开始,以前也没见过也没听过,然后都是身边的师傅工友教你。

进厂后,吴言创作的第一首诗是《师傅》,把他领进工人世界大门的就是王大鹏。1980年进厂,到今年,还有两个月退休。

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工人 王大鹏

从进厂就在水泵,就在装配车间,钳工的岗位干了40年,基本上没有,我可能这么些年是第一个了。

跟吴言对于工厂的陌生相比,去工厂当工人,曾经是王大鹏那一辈人的心心念念和无上荣光。

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工人 王大鹏

上班了挺自豪,我是工人了,水泵厂一员工人,就是从小就是盼望着说上班,看人家骑个自行车上班可自豪了,提搂饭盒,最后终于当上工人了,一干40年干到退休。

这座可以说与共和国同龄的工厂,值得王大鹏自豪,在建国初期,创造过多项泵行业的全国第一,行业领先,但也曾步履维限、经历了东北老工业发展过程中的坎坷。阵痛之下,工人的感受,最直接、最强烈。

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工人 王大鹏

水泵厂能发展到现在这个状态,经历了很多坎坷,在老厂的时候,厂子设备也不好,厂房也很简,陋那时候工资也很低赚的也不多。

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董仲喜

根本没有项目、尾款少,尾款回不来,职工收入就低。

董仲喜,也在水泵厂干了快40年,拧过螺丝、画过图纸、干过销售,2008年前后,是他和团队设计的一款新产品带领水泵厂走出低谷,如今他成为公司的董事长,但是觉睡的越来越少。

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董仲喜

我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干起来的,所有的岗位我都经历过,从工人到管理层,当领导太难了。全厂500多口人,你得吃饭,这是我最难最难的,也是我成天睡不着觉的原因。

60岁的王大鹏亲历了本溪水泵公司从“老厂”到“新公司”每一步的发展变化,40年间,经他手装配的水泵种类从最初的单一到如今的上百品类。

快60岁的董仲喜,在不同的岗位上,为水泵公司贡献智慧、殚精竭虑。

不到40岁的吴言,和这些前辈生活在工厂,找到了诗意和力量,把他们、把自己写成了诗。

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工人 吴言

一开始我不知道什么是工人,我不相信在工厂里写不来漂亮的字和精彩的诗,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工人,也是一个诗人,这是我感到骄傲和自豪的。

本溪水泵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董仲喜

我最大的心愿是,职工在水泵公司有优越感,让工人幸福指数再提高一些,这些都稳定了,那我就睡一个好觉了。

董仲喜、王大鹏、吴言,几代工人都把自己奉献给了工厂的沸腾与火热,《在工厂里写诗》的作者是吴言,更是所有产业工人,他们合力书写的是辽宁工业的诗篇。重工业,给本溪打上了深刻的标签和烙印,而绿水青山则是大自然给予这座城市的天然属性。

本溪大峡谷,从无名到闻名,峡谷所在的村子,从闭塞到开放,本溪拍客高广利,是见证者,也是推动者。

山谷里的眺望

本溪拍客 高广利

从建这个玻璃桥我站在这个悬崖上,曾经无数次的拍这个大峡谷,作为一个拍客,见证了大峡谷的过去和今天,见证了大峡谷的发展,我对这里的山山水水有一份情怀。

高广利,本溪摄影爱好者,从这里还是一道自由参观的野景,到今天一桥架东西,十几年来,一直眺望并记录着这片山谷和山谷里的居民。

本溪拍客 高广利

我2017年拍摄的大桥初建时候的样子,大峡谷的过去现在一点一点变化有记录在我的镜头当中。有一种自己心爱的孩子一样看他一点一点成长。

大峡谷所在的村子叫解放村,1949年成立,这样一个名字,表达的是祖辈内心的喜悦与自豪。而对于今天的村民来说,解放不是一个名词,而是一个动词,是真正地让村子从昨天的闭塞和贫困中解放出来。高广利没有想到,自己十几年的眺望,会成为“解放”的推手,也让他成为这个村子里最熟悉的异乡人。

村民 孙殿隆

原来就是,咱说生在这长在这,就是说没意识到这峡谷有这么美的景。就从高老师作品出来一看,哎,都感觉说这是大峡谷吗?都有这种想法。像习总书记说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说白了,最实在一句话就是增收了。我觉得生活挺滋润的一天忙忙碌碌地还不是说特别劳累,然后腰包也鼓了,一天想吃啥小烧烤,三天五天去吃一顿,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小康。

村支书徐清波和大伙儿一样,感谢高广利,并为大峡谷的今天骄傲。

本溪市南芬区解放村党支部书记 徐清波

是高老师发现这个地方,他带动摄影爱好者,村民现在可以那么说,现在不用出门了,就能赚到钱了,有很多村民把地租给景区种花了,都不用种一个月一亩地还照样拿700块钱,你闲出来的时间你去干别的。我走到外地的时候,一说解放村玻璃栈桥,东北最长的桥,一说的时候我心里挺美啊,我感觉我这地方发展了有希望了。

如今高广利已经在解放村扎根了,小小的院落,成为本溪摄影人和诗歌爱好者们共同的家,他和他的朋友们,还将继续在这里眺望,眺望山谷,记录幸福。这座曾经被污染到“卫星上看不见”的城市,成了“风景看不够”的美丽山城,在脱贫攻坚战场上,交出了自己的“答卷”。

截至目前本溪市建档立卡贫困户11885户、23854人已全部实现脱贫;五年来,投资近亿元改造农村危房1937户,惠及农村百姓6000余人;森林覆盖率超过75%;本溪获得全国首批创建生态文明典范城市;全国首批绿色发展优秀城市。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用拼搏与奉献,收获着幸福和满足,感知小康的成色与温度。

来源:北斗融媒客户端

审核 / 王雪冬

主编 / 李艳宁

记者 / 佟 欣

编辑 / 董宝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