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而歌八十载 与时俱进诉心怀——观看左权开花戏《向天而歌》祁县巡演有感

向天而歌八十载

与时俱进诉心怀

——观看左权开花戏《向天而歌》祁县巡演有感

2020年12月15日下午,祁县职业中学报告厅座无虚席,热烈的掌声此起彼伏。左权开花戏《向天而歌》作为山西省晋中市宣讲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的一部新创剧目,全晋中市巡演——祁县站演出非常成功。

在祁县职中报告厅现场观看演出的人员有各乡镇、城区、县直各单位相关领导,十九届五中全会文艺轻骑兵宣讲团成员,文化志愿者,以及各协会各学会代表与社会各届群众代表。大家凝神聚气,随着剧情的跌宕起伏和层层递进认真欣赏着这部以左权盲人宣传队真人真事及80多年的发展历史为背景创作的左权开花戏《向天而歌》,该剧讲述了三代盲艺人的人生故事。“开花”是流传在太行山区的情歌总称,“花戏”是同一地区的秧歌别名,《向天而歌》将二者糅合为一台歌舞剧,得名“开花戏”。

左权开花戏《向天而歌》是由晋中市委宣传部出品,左权县委县政府承办,左权县开花调艺术团,左权县盲人宣传队联合排演。全剧分为四场戏,分别为“三皇大会”“烽火炮台”“盲人情怀”“向天而歌”。该开花戏编剧为刘红庆老师,由贾宝宝导演执导。

作为第一次观看《向天而歌》巡演的观众,现场给予我个人的内心震撼有以下几个方面。剧本台词真实接地气; 舞台画面设计主题突出,唯美,气势恢宏; 剧情节奏紧凑,环环相扣 ; 演员表演朴实自然,尤其是盲人宣传队主演刘红权及王树伟的唱腔高亢激昂,非常具有催人泪下的感染力; 戏中独唱《光棍苦》,群演《盲棍舞》,群演《三弦舞》可谓经典之经典,凄然中蕴藏着一份华丽,苦涩中升华出一份生命的高贵呐喊与极致舞蹈。

昨日我有幸采访了盲人宣传队的两位主演,刘红权老师非常耐心细致地给我讲述了他的人生故事,我想,他作为《向天而歌》编剧著名作家刘红庆老师的亲弟弟,他的人生故事是许许多多盲艺人的一个缩影,是生命的厚重故事。

刘红权老师自从出生那日起,就陷入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从未看见过桃花花红,杏花花白,因为他的母亲也是一位盲人。他从小就经常聆听左权盲人宣传队的叔叔大爷们的盲人说唱,歌唱党的政策路线方针,歌唱老百姓的日子,歌唱他们对生命对内心光明的企盼。他也日日聆听涮锅洗碗的盲人母亲的说唱,刘红权老师从小就在思想里种下了一颗种子:命里注定的盲人要想活下来,只有三条路可走:要饭、算命、卖唱。之后他随着盲人宣传队走街串巷的那些艰苦岁月里,他起初只是认为盲人说唱就是为了唤饭吃,是一种无奈现实下的生存方式。

直到有一天,著名音乐家理论家博士生导师田青老师在山西左权采风时,遇到了盲人宣传队的他们,他们荡气回肠用生命在呐喊在说唱,彻彻底底打动了田青老师,田青老师认为他们是一群特殊的艺术家,他们不是在卖唱,他们是在用生命在演唱,是向着自己看不见但是却能真切感受到的巨大的世界在歌唱。之后,田青老师,亚妮老师及刘老师的亲哥哥刘红庆老师等众因缘和合下,左权盲人宣传队首次来到北京,在北京各大高校巡回演出,首站北京师范大学巡演就非常成功……从北京返回家乡后,刘红权老师及其他盲艺人的生活悄然发生着变化,最现实的变化是乡里乡亲,及曾经走村串巷的那些村庄的村民们都纷纷给他们树起了大拇指,啧啧称赞:“你们不简单啊”从那时起,刘红权老师认为自己的命运在慢慢转变。

当我问刘红权老师一个看来很俗但确实关系到他生命质量的问题时,刘老师原本低调严肃的神色刹那之间灿烂如花。我问他“你感觉幸福吗?”刘老师笑着回答:“我非常幸福,我现在吃饱穿暖有钱花,还能给大家表演节目。”当我问他,你最感谢的人是谁?他说他最感谢田青老师和亚妮老师,感谢党及全社会对他们盲艺人们的关注和关心。

当我问及他最幸福最快乐最享受的事情是什么? 刘老师语调缓缓地给我讲了一个动人的温情故事,听罢让我心里惊呼他就是被折断翅膀的天使。刘老师讲道:“我们老家有一个风俗习惯,有一些从出生之后就身体不好有灾有病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为了给这些孩子祈福,转命,并护佑他们一生安康,就会给孩子们认干爹。干爹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残疾人,二是必需姓刘或姓赵,意取吉祥的谐音刘(留)赵(罩)。由于他两个条件都非常符合,故他目前已经认了20多位干儿子,最大的干儿子已经成家当了孩儿爹,最小的还在上小学。刘老师经常把表演赚来的钱给干儿子们买学习用具,买衣服等,既解决了干儿子们的家庭困难,他自己也特别开心。受到福泽的干儿子们回馈给干爹的是真心真意的爱……刘老师说他非常快乐,非常幸福,因为他虽然没有成家,却拥有如此庞大的一个家族,干儿子们是他的牵挂和念想……

采访到此,我非常动容。干爹干儿子的相认让浓浓的爱在有缺憾的人们之间彼此完全流动了起来,因为流动,爱有了增殖,诞生了温情和幸福。田青老师,亚妮老师,刘红庆老师,刘红权老师及许许多多的盲艺人们及爱心使者组成了一个爱的大家族,让爱流动,让心感动。

《向天而歌》的编剧刘红庆老师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各方面因缘的共同促成之下,改变了老家左权盲人宣传队盲艺人们的人生命运,同时让左权民歌及开花戏走向了全国,他功德无量。如今,他终日奔走在全国各地,拜访民间盲艺人,搜集整理全国各地具有地方特色的盲人说唱,他在为《中国盲人音乐史》这部划时代的著作搜集最真实最系统的素材和资料。

左权开花戏《向天而歌》第四场戏的结尾部分以盲艺人王树伟的结婚典礼作为最高潮,以喜庆团圆幸福的氛围为全剧划下了完美的句点,让观众沉浸在一种喜庆安乐的氛围中久久回味无穷。

三代盲艺人们的命运轨迹及左权盲宣队80年的发展史,始终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及全社会的聚焦关注关怀。我想,《向天而歌》在全晋中市巡回演出,一定会在全晋中市老百姓心中植根一份对党的忠诚信仰,对真善美的回归使命,对生命的大爱情怀。

祈福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祈福我们的家乡欣欣向荣,祈福老百姓的生活芝麻开花节节高……

摄影/邓文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