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最喜欢研究的地球上的10大“科研圣地”!

地球的地形千奇百怪。它们是对大自然的杰作。同时,它们也向人类揭示了自然界的各种秘密。因此,这些神奇的地方成了科学家科研的“圣地”。

东太平洋北纬9度

海底的热液喷口一直是科学家们感兴趣的,特别是那些位于北纬9度的“东太平洋海脊”上的热液喷口。像大多数热液喷口一样,这些喷口还将向海洋喷射富含矿物质的温水,吸引成千上万的外来生物。早在1991年和1995年,火山口附近的水下火山爆发为科学家们提供了一个,观察生物在经历这种破坏后如何还能“定居”在喷口区域的科研机会。

阿根廷莫雷诺冰川

随着地球的持续变暖,地球上大部分冰川正在融化,但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的莫雷诺冰川却不在其中它并没有融化。自1990年以来,研究人员每年都来这里测量冰盖的损失、移动、厚度以及冰盖下冰湖的深度。为了莫雷诺冰川的稳定性,科学家们提出了一个几何假设,即冰川周围陆地和湖底的物理性质可以阻止冰流融化冰川。

美国切萨皮克湾

农业径流、海平面上升、侵蚀和污染引起的问题都聚集在马里兰州的这片浅水区,科学家们来到切萨皮克湾研究这些影响。该地区面临的最严重问题是,富含氮磷的农业径流导致水域藻类过度生长,消耗水中大量氧气,从而杀死螃蟹、牡蛎等动物,从而改变沼泽生态系统。

智利阿塔卡马沙漠

智利北部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南半球最清澈的天空。它已成为天文学家借助强大的望远镜进行观测的理想场所。巴拉那望远镜直径8米,可以识别月球上的山峰。在阿塔卡马沙漠的另一个地区,正在建造世界上最先进的射电望远镜阿塔卡马大型毫米波天线阵列。

美国中部平原

若干年前,来自世界各地的100多名科学家“聚集”在美国中部平原,开始追逐龙卷风。与此同时,他们使用了10部移动雷达和25辆气象车来了解龙卷风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如何更准确地预测龙卷风。这个被称为“漩涡2号”的研究项目是研究计划的延续和扩展。当时,科学家成功捕捉到一场龙卷风,并获得了史上最详细的龙卷风数据。

哥斯达黎加的拉塞尔瓦研究站

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热带雨林研究站之一。因为24000英亩的原始雨林是私有的,科学家可以不间断地研究一系列不可思议的动植物。据统计,La Serva(拉塞尔瓦)生物研究站每年有240多篇生态系统、土壤科学和森林科学方面的研究论文被写出。

婆罗洲岛的丹浓谷保护区

这片低地森林是树种生物多样性研究人员的天堂。在这个地区,一片750亩的林地最多能种300种树木。但是为什么在正常情况下没有一个树种可以战胜其他树种,消灭其他树种的现象呢?科学家试图找出原因。

加勒比海苏弗里耶尔火山

苏弗里尔火山位于加勒比海的蒙特塞拉特岛,是世界上监测最严密的火山之一。在告别了长期休眠后,它于1995年爆发过一次,此后一直活跃。在火山周围的永久观测站的帮助下,研究人员监测了地震活动、隆起和二氧化硫。来自世界各地的地球动力学研究人员也聚集在岛上从而研究这个神奇的火山。

格陵兰西北地区

找到地球早期气候记录的方法不多。其中之一就是钻探地球上最深的冰盖。格陵兰是展开钻探冰的理想地方。现有的格陵兰冰核缺乏关键数据,这是上一次见冰期的记录,那是大约11.5万年前。EM间冰期的气候还是很温暖的,这与今天非常相似,这一时期冰中所含的气体对于理解当前的气候变化非常重要。自2007年以来,科学家们一直在格陵兰岛西北部的两个地区钻探冰芯。

南极

根据1959年签署的《南极公约》,南极大陆已成为科学保护区。在南极洲近70个研究站和数十个临时营地,科学家们不断收集气象数据,钻探深冰样本,研究生物。上图是帕尔默研究站,研究人员在那里研究南极海洋生态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