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囧途

人 在 囧 途

山西侯马 宋英俊

每当看见乐吧车,就会想起我那难忘的囧途之旅。时至今日,仍令人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事情发生在2018年,将近腊月的一天: 我和连襟两口子,三人一起去河南郑州考察游乐设备。早上还不错,天气晴朗,碧空如洗,给一天的心情,开了个好头。当时,我们从侯马西站出发,乘坐大巴经平陆出晋,过黄河大桥经三门峡入豫,直到顺利抵达郑州……

沿途的风景如画,美不胜收!虽然历经四个多小时的车程,但无一人感觉到疲惫,好不惬意!

当天中午,公司请我们吃饭,达成合作意向。小连襟当时跑郑州物流专线,可以捎货到家。那时的心情,可谓美哉快哉!

当天晚上,公司安排宾馆住宿。顺利的出行,愉快的合作,一晚上令人美梦不断,心想此次顺遂人意,定能凯旋!

第二天,小连襟前来会合装车。当时乐吧车还好,只有海盗船由于高三米多,超出高栏五六十公分。装好车后,以为一切妥当,就发车出动了。没想到的是,离开公司才没多久,车竟然刹车失灵了,险些出事故。后来经过检修,才发现原来是排气筒离气刹管近,烤漏气了。一番操作,排除故障后,我们又重新上路了!

途经济源、王屋山入晋。刚过省际收费站,没料到,又被垣曲高速运政给拦住了,原因是超高了。人家给我们提供了两个方案 : 要么马上整改;要么马上去运城,开超限许可证。当时可谓是好话说尽,绞尽脑汁,但却始终没能顺利放行。

没办法,从下午三点开始 : 一会儿把海盗船轮胎放气,一会儿把支架放低,一会儿又和大连襟协商拆船。但是新买的设备,好几万块钱换的,又怎能说拆就拆?大连襟心疼不已!而且当时就算拆,也没有合适的工具。

一番思想斗争后,经过我的再三保证,回去之后,定用全身解数恢复原样,大连襟在万般无奈之际,才勉强同意拆船。我从车上找了个大的活动扳手,挤进缝隙里艰难操作,终于将这个心爱的海盗船,拆成了一堆散碎零件,成功地通过了路政的复检,如释重负!

再次启程,已经是半夜里十一点多了。松了一口气之后,我们又怀着愉快的心情,再次出发了。谁料想,走了没多久,车灯渐暗。原来是发电机又坏了,蓄电池不充电了。好在离家越来越近,我们就缓慢前行了起来。

进入侯马后,在程王路的立交桥头,看见一路边火锅店,当时的我们早已是饥肠辘辘。于是,二连襟连忙靠边停车、熄火。结果悲摧了,居然停在了慢上坡!无奈,毕竟人是铁,饭是钢,先吃饭吧!那顿饭吃得真是五味杂陈,感慨万千。

吃完饭,大概凌晨一点多,大街上空无一人。我们兄弟姐妹们撸起了袖子,开始了推车!我和大连襟两口子,使出浑身解数,一鼓作气,愣把九米六高栏加上货大约十二三吨的车向前推了约五十米到立交桥的下坡处!然后溜车对火启动了!

那个累呀,简直虚脱得像是刚刚大病初愈似的,我们两男一女,一下子瘫坐在马路牙子上,十多分钟后才缓过神儿来。

至此,一段曲曲折折的囧途之旅,方才完整地划上了句号。

事后我细细思量,做事情没有合理的安排,缺乏周密的思考,才会在“困难”来临之后,不知所措,无法得心应手、防患于未然!

今日,特聊写此文与君共勉 : 行车之前,务必检修车辆,防微杜渐;明确交通法规,强化交通意识,才能一马平川凯旋归!

作者简介

宋英俊,1977年生,山西省浮山县人,现居侯马市,做小买卖为生。喜爱文学,偶写打油诗。

三只眼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