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蔡小吏到帝国宰相:李斯是如何突破内卷化实现逆袭的?

文/砍山樵夫

正文字数3261字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大秦赋》里的角色,多是非富即贵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

唯独一人,从上蔡小吏逆袭成了帝国宰相,他就是李斯。

青年时期的李斯,是不折不扣的小镇青年,是楚国上蔡的一个小公务员。主要工作是粮仓管理员,大概相当于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粮食储备库库管员,也是社畜一枚。

此时的李斯工作稳定,衣食无忧,有老婆孩子热炕头。楚国比较讲究贵族出身,作为平民的李斯虽工作努力却升迁无望,干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升为主管。闲暇的时候李斯爱领着孩子,牵着自家的大黄狗,到上蔡东门外捉兔子玩,享受亲子时光。

李斯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当他被赵高陷害腰斩于咸阳时,他还和他的儿子说:“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

这样的生活往好里说是淡定安然,岁月静好,往坏里说是碌碌无为,饱食终日。

这和当时,也和现在大多数社畜的日常生活没什么两样。日复一日的上班工作,天天周旋于各种会议,报表,为了赶上进度,加班加点,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活不少干,累不少受,钱不多挣,机会越来越少,竞争越来越大。这种把自己锁死在低水平状态里循环往复的状态,用现在流行的一个词来说,叫做“内卷化”。

生活工作出现内卷化,无外乎以下三个原因:

一是思想受限。有人在一个小山村碰到一个放羊的小孩,问小孩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小孩说他未来的生活就是放羊、生娃,娃长大后继续放羊、生娃。这就是思想受限,小孩根本不知道除了放羊生娃之外,还能干什么。思想受限的人往往被困在这样一个低层次的生活里而不自知,不断自我重复,这就像推磨的驴子,因为被蒙住了眼睛,所以它不停地一圈一圈地拉着磨。它感觉自己是一直在往前走,不断进步不断成长,但事实上,它一直在原地打转。很多人可能会嘲笑那个放羊的小孩,可是我们过得难倒不是另一种放羊、生娃的生活吗?

二是能力受限。有人告诉小孩,除了放羊、生娃之外,还可以读书、经商、做官,生活可以有很多种。可是小孩想了想,除了放羊,他什么都不会,只好继续放羊,这就是能力受限。能力受限的人,虽然知道可以有别的生活,却往往因为能力有限没法突破自己。

三是平台受限。小孩长大了,生娃了,为了不让娃重复自己的放羊、生娃的生活,他让娃去读书了。娃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回到村里发现,土地贫瘠不长庄稼,除了放羊他没有别的事可以干,这就是平台受限。平台受限的人,可能有思想,也有能力,可是在现有的平台受天花板所限无法发挥自己的聪明才干,往往是痛苦的,常有怀才不遇之感。

要想打破内卷化生活,就要依次突破思想局限、能力局限、平台局限。

如果没有意外,李斯可能会在上蔡小吏的位置上终老一生,安详晚年,退休后还能领着孙子牵着黄狗到东门外捉兔子。

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那么,李斯是如何突破内卷化实现逆袭的呢?

第一,开拓视野,突破思想局限。

思想局限,本质是信息局限。中国传统社会长达两千年的专制制度就是典型的内卷化现象,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科举取士制度把读书人的思想禁锢在了四书五经,思想僵化了。思路决定出路,想要真正突破“内卷”,关键之一就是拓展出新的人生视角,提升自己的思维层次,发掘出一个全新的人生格局,打破低效的自我重复,避免无效的竞争,完成人生的破局。要开拓视野,突破思想局限,无外乎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很多时候见识比知识重要。

李斯思想局限突破的很意外,他既没有读万卷书,也没有行万里路,去了趟厕所就开悟了。

有一天,李斯在办公室突然尿急,去厕所方便。到厕所后发现了恶心的一幕,几只又瘦又脏的老鼠正在粪坑里吃屎,看到李斯进来,老鼠们惊恐地四散而逃。

上完厕所,李斯又去粮仓转了转。在粮仓李斯看到了另一番景象,几只鼠毛光鲜小肚溜圆的老鼠正在吃仓库里囤积的小米,看到他来了也毫无惊惧之色,继续旁若无人地吃。

突然间,李斯顿悟了,认知升级了。

都是老鼠,仓中鼠和厕中鼠并没有本质区别。为什么厕中鼠吃屎还要担惊害怕,仓中鼠吃小米还悠闲自在?因为它们所处的环境不一样。

李斯顿悟到:“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一个人的成就高低、出息大小,就和这老鼠一样,是由自己所处的环境决定的。跟对了老板,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选对了公司,前台小姐姐可以变亿万富婆。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我为什么不可以呢?

李斯意识到,为什么自己混了那么久还是个小公务员?不是自己不行,是自己呆的地方不行。粮库、上蔡乃至楚国,就如同厕所,乌烟瘴气,自己在这里呆着一辈子也只能是厕中鼠。要想成为仓中鼠,就要找到属于自己的粮仓。

第二,提升自己,突破能力局限。

心动不如行动,顿悟的李斯立即递交了辞职信,把老板炒了,准备奔向自己的粮仓。

虽然厕鼠们认为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仓鼠没什么了不起。但仓鼠们可不这么看,他们认为自己出身高贵、或者能力超群、或者风流倜傥,反正和你们厕鼠不是一类人。这些仓鼠就和现在一些大厂的员工一样,常常把平台的影响错认为是自己的能力,自视颇高。

另外,人家仓鼠们是吃小米的,见过粮仓里的大世面,比吃屎的厕鼠的阅历见识还是多一些的,这也是事实。

所以,从厕鼠圈进入仓鼠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能力是做成事的基础,眼高手低可不行。辞职后李斯决定给自己充充电,提升自己,突破能力局限,以获取进入仓鼠圈的敲门砖。

行动比心动要难的多。改变自己,逃离舒服区,是需要成本的。改变不可能立竿见影,需要忍受短期的痛苦,而享受,却是当下的享受。即使在今天,有勇气放弃稳定的工作,背井离乡去追求未知未来的人也不多。很多人是天天下决心要辞职,第二天还是不得不去老老实实上班。

但是李斯有着普通人不具有的勇气,他收拾好行装,带好盘缠路费,辞别妻儿,向着兰陵的方向走去。

李斯去兰陵,不是奔着兰陵美酒夜光杯去的,而是投奔一位天下闻名的大师,春秋战国百家思想的集大成者,荀子。

荀子曾三次担任齐国国家科学院“稷下学宫”的院长(祭酒),两次担任兰陵令,还做过赵国的上卿。此时的荀子大概已经从兰陵令任上退休(被免),在兰陵聚众讲学。

李斯在兰陵拜荀子为师,和荀子学习帝王之术。一晃数年已过,李斯学业有成,也结识了同学之中也像韩非这样的高富帅,积累了仓鼠圈的人脉。现在很多人去读EMBA,走的就是李斯的套路。

第三,转换赛道,突破平台限制。

平台局限有很多种,可能是阶层固化,管理层都是老板的七大姑八大姨,天花板永远突不破;可能是狼多肉少,大家都争着表现,但边际收益越来越低,逼迫你加班的往往不是你的老板,而是其他愿意加班的人;可能是没有发展的增长,将简单问题复杂化,无意义的精益求精。

有的平台能通过改革创新自我突破,有的平台则只能碌碌无为等死。如果平台不变,我们就要自己变,转换赛道,突破平台限制。

李斯从荀子学院毕业了,需要找工作,选择新的赛道,新的平台。

李斯觉得楚王难以成事,六国衰弱,缺乏建功立业的机会,他选择秦国作为他的新平台。

为什么会选择秦国,李斯在和老师荀子告辞时,对老师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李斯说,机会来了要好好把握,切不可错过。如今各大国竞争激烈,都在拼命吸引人才,游士掌握实权。现在秦王欲吞并天下,称帝而治,正是布衣游士施展抱负的好机会。地位卑贱却标榜与世无争,不过是有一副人面孔像禽兽般的行尸走肉而已。诟莫大於卑贱,悲莫甚於穷困。有的人长期处于穷苦之中,却要点背赖社会,命苦怨政府,讥讽世事讨厌名利,标榜清高无为与世无争,这不是一个士人该有的做法。因此,我要西行入秦游说秦王博取功名。

李斯辞别老师,来到秦国,先在相国吕不韦的门下做了舍人,后经吕不韦推荐成了秦王嬴政的郎官,获得来亲近嬴政的机会。从此,李斯迎来了自己开挂的人生,逐渐被嬴政赏识,升为长史、客卿、廷尉,最后官居秦帝国丞相,完成了从上蔡小吏到帝国宰相的逆袭。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如果一条路太堵,我们可以拐个弯,换一条路走,也需就顺畅多了。人生也是如此,当你觉得人生的路越来越难走,费劲吃奶的劲还是只能原地踏步的时候,也许你该转换人生的赛道了。

这个拥挤的需要转换的赛道,可能是你的单位,可能是你的行业,可能是你的城市。如果你所在的赛道已拥挤不堪,你也可以向李斯那样转换一下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