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丨初代男团檀健次翻红:经常被diss长相,但我并不想靠颜值

“我对演员这个职业非常敬畏,职业演员的门槛绝不是那么低的,在我看来,除非你只想昙花一现,如果你真的想从事演员这个职业,真不是谁想干都能干的。”

腾讯娱乐《一线》作者:秦筱

《追光吧!哥哥》自开播以来,便成了网友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记忆中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爱豆、歌手、演员,以及在大小银幕上贡献过精彩表演的哥哥们,纷纷被贴上了各种标签。为数不多的唱跳实力强、态度诚恳脱颖而出,成为观众的心之所向。檀健次便是其中一个。

夸奖他的业务水平,或许对其他人来说有些不公平——作为“中国初代男团”MIC的成员,唱跳本就是檀健次的主业。但以此为由忽视这份实力,对檀健次来说也不公平——相比如今的很多“速成爱豆”,他成团出道前经历了4年的封闭式训练。

然而,魔鬼训练也没有让他们的职业生涯更长久。十年前正式出道的MIC,恰逢唱片、演出市场开始走下坡路,成员们便不得不分头各自谋生。

是的,“谋生”,檀健次告诉《一线》。当时接不到音乐方面的工作邀约,连房租都付不起,只好去跑剧组、试戏。

他说,这并不是一个“歌手去演员那儿分一杯羹”的游戏,“我对演员这个职业非常敬畏。”

转型一开始是为了生存,跑遍所有的剧组,连“男38号”都试,只求能赚到下个月的房租。

在现实困境和自我怀疑中苦苦挣扎。直到2016年出演《军师联盟》,他提前两个月进组,跟着前辈们学习。最终,这个聪慧绝顶又坚韧狠辣的少年司马昭得到了业界和观众的认可,成为檀健次在演艺圈的“敲门砖”。

之后,他在演技类综艺《我就是演员》中,被徐峥盛赞:“我终于看到了一个演戏演得这么好的小鲜肉,这孩子怎么会发光!这才是偶像!”

当时,台上的檀健次泪流满面,想的是:能够得到认可,就觉得努力没有白费。

近几年,他出演的作品不断走进大众的视野,作为演员的他,被越来越多的观众认识。阔别舞台多年,今年他在《追光吧!哥哥》的舞台上又一次被大家以歌手的身份认识。

他对《一线》表示,自己来节目是因为可以有机会呈现不同的舞台作品。回溯过去,他感谢那四年的魔鬼训练。

之所以无论在舞台上还是片场都能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下去,恰是因为那些历练。

以下为檀健次自述:

1、关于节目

我是16岁开始接触表演,当时正在公司训练,后来歌手出道,2016年转型做的演员。

我之前一直觉得,要做一个纯粹的演员,不过多暴露本我,比如综艺、真人秀,而是让大家通过角色认识我。

但最近一年我开始觉得,不要把自己定义得那么狭隘。相比“我就是一个演员”或者“我就是一个歌手”,我觉“文艺工作者”这个词更贴切,可以演戏的时候就认认真真去演戏,可以唱歌的时候就认认真真去唱歌。不管是通过镜头还是舞台,我就是为人民的娱乐服务,这个娱乐包含了喜怒哀乐以及对人生的思考,都是我走进观众内心、观众走进我内心的一个过程。

来《追光吧!哥哥》这个节目,我是向往舞台的,在舞台上撒野这件事本身就让我很开心。如果节目播得好,能让大家看到我另外一个身份,何乐而不为呢?

唱跳的基本功还在,但是阔别舞台多年,肯定有些生疏。初舞台我没有选择一个特别炸的表演,一是一直在拍戏,没有充裕的时间练习;二是我觉得那种很炸的舞台是需要很多人配合的,一个人在台上叮呤咣啷跳,我怕会尴尬,所以还是保守一点。

第一期播出后有一些观众说哥哥们油腻,我觉得是表演方式和观众审美变化的原因。对我而言,我觉得你是什么样的年龄就演你当下的状态,可能观众会更接受一些。

但在台下,我们每天排完练都会一起吃饭、聊天、逗乐。一开始我很担心像晓东哥(陈晓东)这样的前辈跟我们会没话聊,结果他跟我们一点代沟都没有,他会跟我们分享他的生活,跟我们一起玩,特别可爱。

至于金星老师和郑爽说我“长相就火不了”,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打击,因为这些话我早就听过很多次了。以前去面试剧组就经常收到这样的信息:你鼻子不行,你牙不行——牙不行,你听说过吗?以这些理由来拒绝我。

我并不是很在乎颜值的人,你去看我的戏也知道,我在戏里面也不是很帅。当然,角色需要帅的时候我也可以帅(笑)。但我一直觉得当我要靠颜值出圈、靠颜值来证明自己的时候,我就是失败的。如果我训练了这么多年,每一部戏、每一份工作都认真对待,最后却还是看颜值,那我为什么还要干这个事情呢?

2、关于初心

看到尧尧(肖顺尧)站在舞台上solo的时候,我感触很深。他很久没有登台唱歌了,但是一上台的样子还是跟以前的他一模一样,我就想到MIC,想到我们组合在一起的时候,无数回忆涌上心头,突然间就控制不住了。之后,我们5个人一联络,就连续聚了好几天。

这几年我和尧尧主攻演戏,其他三个队友还在音乐道路上打拼,大家都很辛苦。我觉得我们都算是很踏实的艺人吧,可能是出道前的四年训练给我们的心态打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我们没有一夜成名,也没有说训练几天就出道了。在那四年中,公司也一直提醒我们,人不能飘,要永远保持谦逊、学习的态度,包括给我们的口号都是“为人民的娱乐服务”,不能忘记这个初心。

MIC时代的檀健次(左二)

这几年看到很多选秀节目,会联想到之前的我们,辛苦训练了多年才出道,又经历了很多坎坷,最后从头再来当演员,为什么我们的从艺生涯这么费劲呢?

但后来我深入地去思考这个问题,就发现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好,也有每个时代的压力和难过。我们那个时代就是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训练,现在这个时代就是要稳准狠快,时代决定每个人的心态。

现在大家对艺人不会有那么强烈的神秘感,观众与艺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我们真实地做自己,这是最重要的。

有些观众对参加一个选秀出来就火了、所谓的“小鲜肉”有偏见,我后来也觉得有点过了。

他们都很努力,虽然说努力不能拿来作为说辞,但他们在参加选秀之前肯定也付出了很多。包括现在市场的激烈竞争,你随时会被淘汰,怎么样让自己立足,是要考虑的问题。

对我自己来说,当然需要顺应这个时代。但我觉得初心就在于,不管时代怎么变化,我们对自己的要求不能变。不管是影视也好、音乐也好,首先你还是要以一个对得起观众、对得起自己的态度来做这件事,同时还要让自己不断地去提升、进步。

3、关于转型

前面说了,我上《追光吧!哥哥》是希望能再体验一把在舞台上的感觉,但我觉得对现在的我来说,演戏更有无限可能一些。舞台不会一直都有,但戏我可以一直演。

很多观众以为我是歌手转演员,其实我最初进入演艺圈,就是2007年拍张一白导演的电影《秘岸》。

檀健次《秘岸》剧照

我很喜欢演戏,但当时公司觉得我应该活在舞台上,开始训练、成团出道。到后来音乐上的邀约越来越少,每天在家待着没事做,才想着从头再试一下,去演戏。

那时候我每天去跑组、递资料、面试,反馈基本上都是你不行、你不行、你不行,pass、pass、pass。我都形成了“面试恐惧症”,因为我知道只要去面试,肯定被刷下来。

之前做偶像歌手的时候也是被鲜花和掌声簇拥着,突然之间什么都没有了,落差是非常大的。但是能怎么办呢?如果不拍戏,就会吃不上饭、交不起房租,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你跟我说番位,一个男38号都面试不上,还在乎番位?只要能让我演、能拿到片酬把下个月的房租交了就行。

就在我越来越没有信心的时候,参演《军师联盟》的机会,给了我很多鼓励。拍《军师》的时候,我提前两个月进组,每天跟着大部队出发,看前辈们演戏,听他们怎么讨论剧本和角色,等大家拍了两个月了,才开始拍我,那两个月里我真的学了很多。

檀健次《军师联盟》剧照

《军师》之后,我的表演慢慢开始得到肯定了,也慢慢开始有一些影视邀约。从面试不成到别人开始过来找我拍戏。

我对演员这个职业非常敬畏,职业演员的门槛绝不是那么低的,在我看来,除非你只想昙花一现,如果你真的想从事演员这个职业,真不是谁想干都能干的。在参加《我就是演员》之前我转型拍戏好几年了,都不敢对外说我是演员檀健次。一直到在这个节目中得到导师的认可,我才敢对外说我是个演员。

现在我有了更多一些的机会,我会更谨慎地去选择。因为我起步没有别人早,所以我没有时间去消耗自己,我希望我的每一部戏都是制作比较精良、故事比较厚重的,在这样的氛围里拍戏,能让自己成长更多。

焦虑的时候也会有,比如人家觉得你名气不够、流量不够,演不了男一号,你要演的话就接男二号或者男三号。但大部分时候我的心态是比较平和的,成长这事急不得,一步一步走会比较踏实。

今年参演电视剧《杀破狼》,我觉得这是最好的30岁礼物;我不知道我的40岁会是什么样,但我心里有一个方向,不管在影视上还是音乐上,有能够代表自己的作品。这是未来十年里,我要为之奋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