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出没的戈壁滩上,克拉玛依全国最富,神话是怎么演绎的?

克拉玛依出产石油。石油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没有确切记载,我们现在只知道在黑油山下,从清朝时候开始,就有黑色的粘稠液体不断冒出来。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偶然机会,人们发现了这些黑油是可以点燃的,可以用来照明。因此,就不断有人去采集黑油,带回家去用。而这也催生了一门生意,就是有人赶着马车去采集黑油,用大桶装一马车,拿到遥远的街上去卖。

那时候的克拉玛依,住户并不多,到处是茫茫大戈壁,戈壁滩上长着一些耐旱杂草小树。但是黑油山还是被发现了。上世纪30年代,苏联深入新疆土地进行地质勘查,看到黑油山附近的人几乎每家每户都用这种黑油,他们认出来了,这就是石油原油。

在当地人的带领下,苏联人来到了黑油山下,实地察看之后,他们把工具、机械等从苏联经过布尔津运进来,开始开采石油。苏联在新疆土地上一直都是这么自来熟。

苏联人在黑油山的行动被国民党当局知悉,过问之下,新疆省政府和苏联签订开采合同。于是,黑油山的开采正式起来了。黑油用蒙古语说就是“克拉玛依”,因此这地方也被命名为克拉玛依。除了在黑油山,当地人民也在其他地方用土法开采,并在独山子兴建了土法炼油厂。

解放后,在两国最高领导人的亲自协商之下,中国和苏联成立四大合营公司,其中之一就是中苏石油公司。苏联派遣专家到来,并在技术、管理等方面都起主导作用,但是劳动力主要是中国新疆各族人民。此外,全国各地的石油技术人才、大中专毕业生也纷纷来到克拉玛依。而中方管理人员则主要是部队转业干部。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克拉玛依石油直接渗出地面,随手可得,小打小闹开采,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如果要使用机械大批量开采,还是需要解决一系列技术难题的。

人越来越多,住宅、出行等配套设施并没有跟上,只能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劳动。就算是国内石油、机械、测量等方面的专家,以及部队转业人员,都只能住地窝子或者帐篷,或者冬天住地窝子、夏天住帐篷。石油开采工地兴建了一些房子,都是苏联人住的。

就是住在房子里,也经常胆战心惊,因为很多时候,都能听到远处野狼的嚎叫。这些地方原本是它们的地盘。除了野狼,还有几大考验,比如冬天的酷寒和夏天的烈日,因为没有树,也没有起伏地形,那酷寒和烈日肆无忌惮凝滞在地面上,笼罩着人的全身。比如蚊子,克拉玛依的蚊子体型吓人,据说有手指头那么大,那些梭梭柴、红柳丛、骆驼刺堆里面,只要有什么响动,黑压压的蚊子就倾泻出来,追逐着人。被咬一下,轻则鸡蛋大个包,重则全身发热,有时候还会因此感染疟疾。克拉玛依石油上著名的医生黄一中就是因为疟疾严重,进行调查,才无意中发现了沙枣具有杀菌作用。比如距离。克拉玛依很广阔,有的油井之间相距很远,有的地方几十公里外有一口油井,而这些油井都需要人看守,因此出现了夫妻井、一人井这样的状况,夫妻或者一个人守着一口油井,长时间不能离开,几十公里范围内没有一个人,甚至吃菜都需要自己种,那种孤独、那种难捱,那种对自然的恐惧,一般人体验不到,也熬不过来的。有一些人,直到油井枯竭了,才“重回人间”。

随着石油被开采出来,勘探到的油田不断增多,人们的生活才提上日程。到1958年,修建了一些厂房、办公房,以及食堂、医院、宿舍等,尤其是把额尔齐斯河水引到克拉玛依,用水问题解决了,总算有了人居气息。而那些夫妻井、一人井,也逐渐有了固定房屋。这时候克拉玛依还远远没有城市的样子,房屋低矮,路面融雪季泥泞不堪,其他季节尘土飞扬,但是城市功能还是齐全的,供销社、邮电局、书店、电影院、理发店之类,应有尽有。这年,国务院批准了成立克拉玛依市。

石油不断产出,规模和采油范围也越来越大,那时候国家建设热火朝天,各行各业对石油的需求很旺盛,而中国当时正在开采的油田并不多,所以价格也高,石油工人收入也高,企业也很有钱。因此,克拉玛依城市发展进入加速度,只不过接下来遇到了政治运动,速度一下子停顿下来了。

重新进入发展轨道的克拉玛依再一次展现了强劲势头。70年代,有了北疆最为华丽壮观的四层楼医院,一度成为克拉玛依的地标。90年代,准噶尔市场建好并开始运行,一下子成为了克拉玛依人气最高的地方。

城市快速发展,人们也快速富裕。克拉玛依在很早就成为了国内仅次于北京的第二富裕城市。在后来的经济大潮中,北京落后了,而克拉玛依反而更强劲,2011年成功登顶国内最富裕城市。

那是克拉玛依的高峰。近年来,随着石油市场的低迷,克拉玛依排名开始下降,也终于跌出了前10名。具体什么时候跌出了前10名,我没有找到相关资料,只是找到2018年的排名,上面已经没有克拉玛依了。

克拉玛依包括四个区,即克拉玛依区、白碱滩区、乌尔禾区和独山子区,其中白碱滩区石油资源已经接近枯竭,居民生活逐渐下降,几年前我到白碱滩的时候,已经听到居民叫苦了。还在出产石油的那些地方,因为市场的影响也出现了低迷,但这毕竟是暂时的。石油市场转好的时候,还会继续演绎戈壁滩上的财富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