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对文化给欧美抗疫“埋雷”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记者 青木 方莹馨 刘玲玲 丁雨晴】有过在欧美留学或生活经历的人,往往都会对当地狂欢派对举办之频繁印象深刻。在那里,派对代表着一种文化、传统,是一种生活方式。但在过去一年,因疫情蔓延,这种派对文化受到极大考验,因为它同保持社交距离等基本防疫规定明显抵触,派对甚至有可能演变成可怕的“超级感染事件”。刚过去的元旦,法国一个2500人狂欢派对引发广泛关注,正在于此。然而,无论政府方面如何三令五申,似乎都难以阻止一部分人继续狂“嗨”。他们何以非要冒险?

从法国10万警察到比利时酒店经理

“民众表示‘不理解’!”尽管德国疫情持续恶化,但公立的电视二台仍于2020年最后一天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举行了传统的跨年夜派对。德新社5日报道称,现场有数百名演艺人士及制作团队人员参加,还有500名警察执勤,而观众则不被允许到场。许多民众批评说,搞这样的派对严重违反防疫规定。有网民表示全德国人都应该坐在家里,甚至有人将其称作“德国最大的新冠派对”。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在欧美流行的派对活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最新的一起事件是法国布列塔尼伊勒-维莱讷省列宏镇超过2500人参加跨年夜狂欢活动,持续到1月2日才结束,法国警方试图阻止却遭遇暴力威胁。实际上,法国在新年前夕已经出台严格规定,部署超过10万名警察严查非法派对和监督宵禁政策,但马赛、巴黎、波尔多、加来等多地仍有规模不等的违规聚会庆祝活动出现。

这样的情况不单单在法国存在。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市附近的一处空置仓库中,警方日前对一场超过40个小时、约300人参加的派对采取行动,组织者被拘捕。自去年12月20日起,英国多地开始实施最高级别封锁限制,但跨年夜当晚,英国警方就对非法聚会开出数百张罚单,仅在伦敦就叫停了58场音乐派对。英国一家机构估计称,跨年夜英国各地有5000场以上的非法派对。

非法派对并非只在年末有。过去一年,酒店、学校宿舍、私人别墅、海滩等都是举办非法派对的“热门”场所。去年夏天的休假旺季,法国、葡萄牙、英国、比利时、德国等多国的沙滩上人满为患,派对活动明目张胆地进行。6月24日至25日,超过50万人涌向英国南部多处海滩。英国多所高校在秋季开学季出现集中感染,短短半个月有近1600名学生感染。

在比利时,《环球时报》记者听到不少酒店经营者与顾客“斗智斗勇”的故事。“自封锁以来,我每天都会接到电话问能不能在这里举办派对,因为我的酒店是一整栋别墅,还有室内游泳池,对于地下派对来说很有吸引力。他们经常会找借口说是为家人预订家庭娱乐房,但最后都会背着我把其他朋友偷偷带进来。”比利时根特市一家酒店的经理说。安特卫普一家酒店的总经理则表示,上了该酒店黑名单的顾客已有3张A4纸那么多。据了解,大规模派对往往有组织地进行,通常会想尽办法躲避警方检查,有的配备专门的摆渡车,在宵禁之下送参与者回家,还配备监控录像并雇人监视警察到来。

甚至有政客因“顶风作案”而被迫辞职。去年8月,爱尔兰议会内部的高尔夫球协会举行了一场庆祝成立50周年的晚宴,与会者包括欧盟贸易专员菲尔·霍根等政要,总人数多达81人。当时爱尔兰已收紧“限聚令”,室内和室外聚会人数分别从原先规定的最多50人和200人降至6人和15人。菲尔·霍根最终不得不辞职。

去年11月底,根据群众报案,比利时警方抓获一名违反防疫规定参加派对的男子,而且是同性裸体派对。该男子是欧洲议会议员、匈牙利执政党青民盟的元老约瑟夫·扎伊尔。事发两天后,扎伊尔宣布辞去欧洲议会议员职务。三天后,他宣布退出青民盟。

整体来看,对于“放荡不羁爱聚会”的年轻人,政府很难拿出最有效的对策。近日,比利时警方已经将非法派对参与者的罚款从250欧元涨到750欧元,组织者更是面临4000欧元的高额罚单。德国禁止新年期间在公共场所饮酒。比利时等国不允许为酒精类产品提供外卖服务。据BBC报道,苹果下架了提供疫情期间组织或加入私人派对的社交应用程序,其他多家社交平台也删除了派对相关信息,在线派对、虚拟夜总会等在线活动则满足了一部分人的社交需求。

“派对综合征”能治吗

“禁足导致我们的生活失衡,各种限制让我像‘戴着铁链跳舞’。派对对我来说关乎精神健康,人们的交流和热情不应该被疫情阻隔。因此,尽管有风险,我还是来和大家一起跨年。”说起为何要冒险“开趴”,一名参与法国跨年夜狂欢派对的年轻人这样对法国媒体说。

过去一年,受疫情影响,大型聚会被禁止或被要求缩小规模,尤其在两次“封城”期间,法国人被限制出行,包括巴黎在内的一些城市被严格要求限制聚会人数。种种限制和要求使得许多法国年轻人从未如此渴望派对,人们对聚会的热衷更加凸显。

法国公共卫生部门曾多次提醒民众警惕疫情带来的心理抑郁现象的出现。据法国BFMTV电视台报道,法国人的心理健康状况在去年9月底至12月之间出现恶化。法国卫生总局9月底的抽样调查显示,10%被调查者受抑郁困扰,到了11月初翻倍到21%。超过一半的受访年轻人认为因“无法聚会”“不能和朋友见面”产生的孤独感是心理状况恶化的主要原因。

不可否认的是,派对文化是法国疫情防控的一大障碍。去年3月至5月,法国实施第一轮“封城”后,相关防疫要求和规定被很好地落实,违规聚会很少发生。而在“解封”之后,尽管疫情仍很严峻且大规模聚会被禁止,一些“地下聚会”、派对等屡见不鲜,参与者基本为年轻人。

德国首都柏林有“电音之都”“派对之都”之称,全城有280家夜店。许多人已经习惯派对生活,并在疫情中偷偷举行“地下派对”。《环球时报》记者曾进行过几次暗访,发现这些派对举办地多为废弃工厂或偏僻的公园。柏林警方几乎每周都要取缔几十场此类活动。有参加者向记者透露说,他们知道举办派对违反防疫政策,有感染病毒的风险,但他们实在厌倦了隔离政策,并觉得病毒离自己很远。当然,还有不少人认为,政府夸大了疫情的严重程度。

有分析称,由于前期应对不力,不少国家不得不一再延长封锁时间,这让很多民众失去坚持的动力,有的甚至从“地下”转到“地上”。在比利时街头,《环球时报》记者就看到不少派对传单,在一些街区能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派对文化几乎与欧洲历史一样久远。”德国柏林社会学者马塞尔·哈森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远古时期,举办派对常常是为庆祝丰收、胜利等,而且具有宗教意味。现代意义上的派对出现于16世纪,当时开始流行家庭派对,继而成为欧洲的一种流行社交方式,比如舞会等。如今,派对几乎深入到欧洲社会的方方面面。除了家庭派对,机构组织的派对、音乐会和集会等社会性派对也司空见惯。

法国《巴黎人报》的一篇文章称,对法国人来说,节假日或周末举行派对是“传统活动”,人们通常随便找个由头就聚到一起,通过这种方式沟通情感、放松身心。此外,法国节日众多,包括宗教节日和非宗教节日,家庭聚会、集体派对、户外狂欢节等庆祝活动数不胜数。

通常认为,欧美人酷爱派对活动,与他们更重视社交有关。派对(party)本身就有社交、娱乐、联欢之意,其源流是中世纪的骑士聚会和有一定主题的“沙龙”,这两种聚会最初都在家庭中举行,家庭的氛围被认为最友好、最适合无拘无束地交流。

“与亚洲人注重家庭不同,欧洲人较注重个人,平时他们通过参加派对来认识别人,进行社会活动。”马塞尔·哈森表示,正因为如此,疫情之下派对遭禁,势必引发连锁反应。去年疫情暴发初期,意大利等国曾出现“阳台音乐会”等活动,还把派对搬到线上,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许多人甚至患上“派对综合征”——没有派对,心神不定,成为一种社会问题。这样的情形下,“新冠派对热”出现,一些游行示威也变成游行派对。

派对背后是“自我中心主义”?

“文化如何影响新冠肺炎等疫情的蔓延?”在新冠疫情刚开始肆虐欧美时,美国“futurity”网站曾刊文援引密苏里大学健康科学副教授卡罗琳·奥班的研究称,文化行为能在传染病传播方面发挥作用。该学者表示,在人类历史上,每一次重大疫情都以各种方式被人们的文化行为所加剧。文章提到,当时数百名学生在佛罗里达迈阿密海滩上开派对的照片正疯狂传播。

疫情暴发之初,就有分析称,美国流行的派对文化会是疫情防控的一大障碍,也因此导致美国特色的“疫情低龄化”。去年年底,《华盛顿邮报》刊文称,根据卫生官员和科学家的说法,许多此前的聚集性病例与养老院和拥挤的夜总会有关,但有关调查正越来越将它们指向更小规模的私人社交聚会。

德国疾控中心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曾多次警告说,德国许多大家庭的私人派对是重要的病毒感染源。尤其是来自中东地区的大家庭,私人聚会常常有多个家庭参与。德国莱比锡大学病毒学研究所所长李伯特认为,此类“新冠派对”会加快疫情蔓延速度,而这种“将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做法,对社会而言是一场灾难。

那么,西方需要反思派对文化吗?在德国学者马塞尔·哈森看来,答案是肯定的。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新冠疫情不是第一次疫病大流行,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由于受到自然灾害增多、病毒变异加快、气候变暖、全球化等许多因素影响,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多大流行危机。他认为,某种程度上,欧洲人应该学习亚洲人,回归家庭。同时,政府机构要形成一套有效的干预机制,比如对社会性派对进行登记,家庭派对控制好人数等。设立相关的“红绿灯”机制也很必要,按照危机程度,灵活调整。

这样的声音民间也有。在法国,记者听到有人表示,不仅要谴责派对组织者,更要认识到,没有其他公众参与,非法事件就不会发生;每个人都应该反思,为什么这么多年轻人优先考虑的不是他人健康,而是跳舞和娱乐,西方社会是否正在承担新世代建立的自我中心主义的后果。在英国,有媒体称,在许多人丧失生命和生计的情况下,派对文化已引起担忧,人们普遍认为DJ引领的跳舞文化是一种“自我放纵、轻浮愚蠢的非生产性愉悦”。

与往年相比,刚刚过去的跨年夜对欧美来说“平静”了很多。尽管地下派对和私人聚会不时发生,但参与聚会的人数大幅减少。法国《快报》的一篇报道称,近一年的疫情正在慢慢“斩断”由聚会带来的联结和沟通,“距离”在削弱人们的社交关系。派对上拥抱亲吻、一群人热情舞动的场景,短时间内难以全面恢复。“人们曾习以为常的派对文化很难做到在防疫和交往中取得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