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小时!2600公里!横跨4省市区!雪域高原追赃路

每一起案件的成功告破

每一名嫌疑人的顺利落网

每一次为受害人挽回损失

都是对法律尊严的一次捍卫

都是对人民群众的一个交代

也是对违法犯罪最有力的震慑

2020年12月27日

云南省楚雄市公安局的4位刑警

横跨云南、四川、重庆、西藏

最终从千里之外

将受害人的被盗财物从西藏追回

历时144个小时

横跨4个省市区

往返2600公里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更是一次行走在“生命之巅”的办案之路

一张路线图写着一路的艰辛

接到报警,一位市民的奥迪车被盗

2020年下半年的一天,家住云南省楚雄州楚雄市某小区的蒋女士焦急地来到楚雄市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报案称,她的一辆奥迪A5轿车在小区内被盗。

接到报警后,派出所立即成立专案组,深入分析案情,同时开展走访调查、调取小区周边视频监控寻找破案线索。一个星期过去了,办案民警未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难道这辆奥迪车就这样消失了?

楚雄市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迅速研究案情

几经波折,发现被盗车辆相关线索

正在案侦工作陷入僵局之时,失主蒋女士提供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被盗的奥迪车系其贷款所购,且车内装有定位系统。根据该线索,办案民警来到车店查看奥迪车的行车轨迹,并结合其他手段继续开展调查。12月11日,民警根据掌握线索,判断被盗奥迪车目前可能已被转移到西藏自治区八宿县境内。

专案组民警开展分析研判工作

往返千里,誓将被盗车辆追回

通过和当地警方的反复对接,12月18日,西藏八宿警方传来好消息,八宿县公安局邦达镇派出所在辖区成功找到被盗的奥迪车。案件有了突破性进展,追回失物刻不容缓!开发区派出所刑侦中队长范智源立即带领3名办案民警辅警火速赶赴八宿县邦达镇开展工作。

民警在邦达镇派出所办理被盗车辆移交手续

办案民警一行4人先后乘坐高铁、飞机、汽车,辗转昆明、重庆取证后,于12月20日晚赶到了西藏自治区八宿县邦达镇。在当地派出所的全力支持配合下,顺利完成了被盗车辆的交接工作。因时间紧迫,经过一番商议,12月21日下午,一行4人稍作休整后,驾车沿川藏公路泸亚线返回楚雄。

民警在邦达镇派出所移交被盗车辆

由藏返滇,踏上了艰难的归来之路

川藏公路有最危险公路和最美丽公路的称号,全长3000多公里,穿越了21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横跨41条江河。很多路面狭窄又不平坦,积雪、暗冰、塌方、滑坡、碎石,多变的路况让人捉摸不透,许多地方甚至未覆盖网络信号,前一段还是平坦的水泥路,后面就变成坑坑洼洼的泥泞路,加上冬天降雪降雨的影响,有可能碰上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对民警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没有人烟,没有网络的“无人区”

就在这种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遇到什么的情况下,4人经过这段如地狱般艰辛,天堂般壮美的“不凡归来之路”,12月27日,终于顺利返回到楚雄。

金沙江边,民警下车清理路面才能顺利通行

办案之路,原来是这样的坎坷与不易

“当晚到达邦达,吃过晚饭后,我感觉有点高原反应,就早早地回房睡了。房里虽然很冷,但是邦达派出所的战友把仅有的几个电热毯都给了我们,钻进被子暖暖的。深夜1点多,恶心、头痛等症状一阵阵袭来,想吐,又怕打扰其他人,万般无奈的我只能冲出屋子开始大口呕吐。屋外寒风凛冽,零下十几度,胃中翻江倒海,跪在地上,痛苦得一塌糊涂,双手摁着冰冷的地,勉强支撑着身体,抬头是浩瀚无际的星空,此刻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与无助。但随后我的同事和邦达派出所所长次仁发现了我,范队长把我背回屋子,端来了热水,其他两位同事和次仁所长到乡镇卫生院给我买来了抵抗高原反应的药物和氧气罐。吃了药后辗转反侧,折腾到天亮才稍微好了一点。因为行程比较赶,返程的路上,大家或多或少都有高原反应,但都在互相鼓励和照顾中熬过了。”——对于辅警李斌来说,多次因高原反应胸闷头昏、四肢乏力、恶心想吐的他,至今仍然难以忘记这段让人印象深刻的“旅途”。

胸闷、头昏、呕吐等高原反应是一路常态

除了“天路”,还要走水路

“21日晚从邦达出来的路况就不是很好,在颠簸中过了一个又一个村寨。在冬季的川藏线行驶,有时候一两个小时都见不到一辆车或一个人,整个行程要经常忍受寒冷和饥饿折磨,还好我们4人同行,不然真有可能崩溃。最让我忘不了的是通麦这段路,虽然只有20几公里,但全是悬崖边的山路,要走两个小时左右。路宽不足三米,几乎是紧贴着山脚挖出来的便道,路况极差,砂石混杂着泥土路面,时速不超过20公里。有几处半边断路,右边是悬崖峭壁,悬崖压得很低,不断有飞石落下,感觉随时会塌方。通麦大桥是吊桥,一眼望去就像锁链加木板的临时便桥。车子在上面行驶晃晃荡荡,随时有可能连车带人掉下去。第一次错车时,由于我们的车身靠临江的一面,我清楚地看见有一只轮子已经处在悬崖的最边上,当时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通过通麦大桥时我感到整个桥身都在颤抖。”——民警太晓东说,从事刑侦工作多年,出差可谓是“家常便饭”,“通麦”这段异常危险的路途也是他多年出差生涯中第一次经历。

沿江而行,稍有不慎就将跌入江内

“印象深刻的是经过帕隆藏布江和易贡藏布江汇合之地的天险,旁边一眼就能望见咆哮的帕隆藏布江,每过一个高高的斜坡都需要踩足油门冲上去,让人心惊胆战,根本不敢往下面看,握住方向盘的手一秒也不敢松懈,怕稍不留神就会掉进旁边汹涌的江水中。记得有一段上坡路,坡度临近45°。我只能让他们三人赶紧下车冒雨小跑过去,我屏住呼吸,沉住气,真的很怕一个微小的动作就会让车子失去平衡跌落悬崖。而我们身后的车辆喇叭声不绝于耳,响彻山谷。”

天路72拐,号称眼睛的天空,身体的地狱

“翻过业拉山垭口后路面状况虽然有了改善,可转眼又是约60公里的下山路,坡度大,有暗冰又有塌方,刚想放下放松的心不得不再次提到嗓子眼上。业拉山‘72拐’曲折蜿蜒的盘山公路实在令我毛骨悚然,一面有被随时滚落的山石砸中的危险,一面有坠入万丈深渊被咆哮的江水吞没的可能。那时突然觉得自己哪来这么大的勇气来闯这趟西藏,同行四人都是第一次入藏,也有幸有一帮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相伴。作为队长,我深知一定要把队伍和车辆平安带回楚雄,我只能不断调整心绪,打起十二分精神,告诉自己谨慎驾驶。既然选择了刑警这个工作,便只能风雨兼程。这一路走来,历经艰辛远超出发前的心理预期,但到达楚雄后的喜悦感和一路的美景又让我感觉这一切也是值得的。”——回忆起这6天,144个小时横跨4省市区往返2600公里的办案之路,范智源心有余悸。

路遇塌方,民警沿冰路到山顶查看路况

“老白,我们记得你上次和我说婚期是12月,我还以为你没请我们呢,怎么改在下个月了?”12月29日,此行四人之一的辅警白光辉递上了他2021年的新婚请帖。“哈哈,没办法,婚期本定这个月26号,但这次去西藏时间紧,任务重,没办法,和我未婚妻商量后就改到了下个月,你们一定要来哦。”老白轻松说道。“我们怎么可能不来?”想说的心里话没说出口,才回到楚雄休整一天后的白光辉又拿着复印好的案件材料匆匆离开了。——这场被“跨年”的婚礼,就是刑警本色的最好体现,祝福你,老白。

不了解的人可能非常羡慕时常出差的刑警,羡慕他们可以往来各个城市间;羡慕他们可以见识不同地方的各异风景;羡慕他们精彩刺激的人生。但刑警的出差其实是一种漂泊,每天人在旅途,东奔西跑,忙得不知西东,始终没有在家里的那一份安稳、恬静。千里迢迢的奔波,除了自己的思念,还有亲人的挂念,走的是一个人,但相随的是一家人的心!

烈日暴雨,昼夜晨昏;风尘仆仆,来去匆匆;燕归来 ,几经波折;春和秋 ,一季之隔。寻寻觅觅,经历得太多太多,他们从不会因为路程艰辛而放弃从警誓言,会把所有的依念深深藏在心底,背上行囊再度踏上出征的脚步。每一次的出发,都是为了正义的抵达。每一次的风雨兼程,都是为了守护百姓的岁月静好。2021年,线索在哪,他们就查到哪;嫌疑人在哪,他们就追到哪;不分昼夜,不顾安危,在打击犯罪的道路上,他们从未停步。

2020年,楚雄市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刑侦中队破获刑事案件305件,破案数与上年同期相比上升33%。其中,侵财类案件破268件,与上年同期相比多破114件,上升74%,有力维护了辖区社会治安稳定。

审 核:李永皓

责任编辑:聂孝基

编 辑:王 丹

供 稿:@楚雄警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