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被拆,新房却无踪影!农民没有房子住,当初承诺了啥?

2019年,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的村民单雷得到村上通知,村里将要扒了他家的土房,一年后会给他重新盖新房。满心欢喜的单雷同意了,可是盼了一年多,新房却遥遥无期。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6米乘8米的三间房,一个土房,就在这个位置上,现在自来水管子都在里边,冬天大雪都压里了。

记者:就是现在咱们站这个位置,就是原来你家的院子呗?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对,站这个位置,就这个位置,就是原先我家房子位置。

单雷说,这个院子是自己的家,地方虽然不大,房子也不新,但总算有个安身立命的居所。2019年秋天,屯长李江的一个电话,让单雷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

他(屯长)就给我打电话说的是扒你房子,有可能给钱,有可能给盖,给盖房子不挺好嘛,我那也是老土房,家庭条件也不太好,给盖房子挺好,我就同意扒了,我把东西搬出来,乡里来个钩机,村(支部)书记开车,跟屯长把我房子就给我扒了。

当时,单雷一家带着孩子在外地上学,所以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想着一年后新房拔地而起,自己再回来也有住处,单雷同意了。于是,他把自己的柜子和农机堆在院子里,满心欢喜等着新房子。可是2020年都过去了,也没见着房子的影。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

我给屯长打电话,屯长反映到(村支部)书记那儿,(村支部)书记也说没有政策,等着政策,你没有政策你把我房子扒了,现在我没有地方住了。

同村共涉及四户,其他几家都各有住处,只有单雷无家可归。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

我没地方住,你说我在外面漂着,住所都没有,干啥心情都没有现在,回来种地还得来回跑好几十里地。

单雷说,当时屯长口头告知他会有相应政策,并没有书面协议或合同。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你不给盖房子,乡里给扒了,当时乡里怎么传达的?你是那么告诉我的,现在我找你,你给我往上找找啥的。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屯长李江:你不是自己也去找去了吗,咋说的?你自己找去,你找云峰(村支部书记)去,上乡里找去,或者去县里告去。

说到如何安置,屯长把问题推了出去。可是让单雷不能理解的是,村里明知自己只有这一套住房,为啥说扒就扒了呢?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党支部书记任玉峰:不知道他(屯长)咋跟你说的,咱们的政策是危房不能住了。你同意扒,优先给你们享受政策。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你优先,政策都没有呢。你先给我扒了,我咋整啊?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党支部书记任玉峰:那你说现在没有政策啊,咱们也没有办法。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没有政策,你为啥扒我房子?你说现在我没房住了,你得给我找个住处或者给我盖房子。

村支书始终强调,当时是单雷同意拆掉危房,至于当时说了什么,如何承诺,他也不知情。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党支部书记任玉峰:危房不能住的,本人同意情况下扒的,以后有政策享受,这个你可以问李江,我是不是这么跟他交代的。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小江给我打电话就是说的有可能给钱,给钱可能性小,给盖房的可能性大。来年给盖房,全屯子全知道要给我盖房了,现在我没地方住了,找完了说没政策,乡里说没政策。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党支部书记任玉峰:那是你一面之词啊,我跟你解释完了,行了啊。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不是解释完了,你得给我个说法啊。

两年前的承诺,难道没有白纸黑字的证明吗?为了求证,记者和单雷来到了木兰县吉兴乡政府。

记者:当时为什么没让这些拆房子的农民签文件啊?

木兰县吉兴乡政府行政办主任 许彦波:当时咱们告诉,必须经过本人同意。

记者:啊,对啊,那有相关的签字吗?

木兰县吉兴乡政府行政办主任 许彦波:这得上村上找。

记者:你签没签过字啊?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没有。

许彦波主任表示,当初他们在下达任务时,已经明确传达了文件和拆房的要求,同意拆除应该签字。这个签字是否真像单雷说的那样根本不存在呢,单雷再次拨打了村支书的电话。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党支部书记任玉峰:我回去问问他,我看李江咋说的,完了我告诉你,我把你俩召唤到一起对峙,咱们六只眼到一起,都是咋回事,都是咋说的。

记者:你好书记,我是《新闻夜航》记者。(对方挂断电话)

没等记者说完,任玉峰匆匆挂断了电话。

木兰县吉兴乡政府行政办主任 许彦波:当时屯长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什么有可能给钱,有可能干啥的,当时你咋想的,那你没有住房你就敢让他扒?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乡里说有可能盖房,有可能给钱,我干啥不让他扒。

木兰县吉兴乡政府行政办主任 许彦波:有可能盖房,是,政策说的有可能盖房,那是说在同等条件的情况下,你们优先于别户,能听明白不?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你没有政策,你别给我扒呗,我维修维修能住啊。

木兰县吉兴乡政府行政办主任 许彦波:你老钻这个空子。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我不是钻空子。

两年前的承诺到底是什么,现在谁都无处求证,但是可以看到的事实是村民的房子被拆了,住的家没有了。

木兰县吉兴乡政府行政办主任 许彦波:屯长都敢承诺事呢,现在就你说的小屯长都敢承诺,我们这次有政策。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你们有政策也不给我补偿,也不给我盖房,你们的政策就是啥也不管呗?

木兰县吉兴乡政府行政办主任 许彦波:同等条件下,你明不明白,当时我们这边传达肯定是没毛病,现在我知道出到哪儿了,就出在你们小屯长。

记者:老百姓如果只是唯一的住房,肯定是不能拆的,对吧?

木兰县吉兴乡政府行政办主任 许彦波:不能拆,因为当时文件上写得非常明白,不会拆的,指的是你老百姓同意的情况下,他是咋的呢,可能是同意,没签字;另外他百分之一万没跟人家说是唯一住房,要说唯一住房,谁能给他扒。

记者:你们屯子就那么几个人,屯长不知道你是唯一住房吗?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知道啊。

既然唯一的住房肯定不能拆,当时村里又是如何了解的情况呢?

记者:层层下达,哪个环节出问题了怎么办呢?

木兰县吉兴乡政府行政办主任 许彦波:那就找哪个环节呗,现在不就是这么回事嘛,哪个环节没按咱们这头指示做,那就哪个环节出毛病,找哪个环节呗。

记者:那就得是老百姓去找是吧?

木兰县吉兴乡政府行政办主任 许彦波:那怎么说呢,纪委也可以找,你找纪委,让纪委找,你说这玩意当时,我也不想说太多了,你自己联系吧,联系完几只眼睛对一起,我也天天在这儿。

木兰县吉兴乡五棵树村 村民 单雷

找村上,村上推乡里,乡里又给我推村里,现在没人给我解决,我现在没房子住了,现在也没有人给我说法。

房子扒了,建房的计划却没等来,问题出在哪儿,是传达有误?执行有误?还是理解有误?可能还需要乡里、村里,包括单雷,三方坐到一起才能够把事情捋清楚。不过现在最迫切的问题不是推责任,而是要想办法。村民没了房子,无处安身,把所有的事都推给村民去想办法解决,这似乎不应该是一个基层政府为百姓服务的态度。

来源:新闻夜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