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南安有位“大方伯”,专门研究欧阳詹获得闽八郡第一名

古人盛德,后来者不凡。

欧阳詹“温陵甲第破天荒”后,泉州科举入仕者纷纷。千百年来,一代文豪不时拨动后世士人,引得不少“詹粉”慕名追寻其足迹。

700多年后,欧阳詹的“铁粉”戴廷诏,因为同在高盖山下的缘故,年少即崇拜欧阳詹,并曾在高盖山上欧阳詹读书处白云室就读。对此,戴凤仪有过记述:“四门曾筑室壒(ài)读书于此,明方伯戴廷诏、学博陈时谦、陈际可亦在此肄业焉。”

不只是戴廷诏,大庭村的戴氏家族都被欧阳詹勇于“破荒”之精神激励着。至今,在大庭村戴氏家庙,还可读到这样的祖训:“文物继四门而起,巍科显宦,誉振欧闽,还期庭茁芝英,材储柱础,为忠为孝为节为廉为贤哲,风范成第一等人。”

戴廷诏风范成第一等人。

仰望高盖山

古人进士及第后,都会荣归故里修建进士第,戴廷诏也不例外。位于大庭村的小宗祖宇,就是戴廷诏高中进士后修建的府第。据南安大庭戴氏宗亲会秘书长戴良荣介绍,在大庭村隔壁的杏东格头自然村,还有一处戴廷诏的进士第。

禁不住好奇,我们驱车来到杏东格头自然村。顺着戴良荣所指方向,只见县道一侧,一排钢筋水泥结构的新房之间,卧着一小片一层古旧房屋。这跟我们想象中的进士第相去甚远,据说这是诗芸公路多次扩宽而被拆除的。

正当有点遗憾地站在进士第门口时,抬头望见山脉中突兀而起的高盖山,顿时有些欣喜。原来戴廷诏把房子建在这边,就是希望能经常仰望心中的“男神”欧阳詹。这在戴廷诏晚年所作《游高盖山》可以看出:

名山高盖几经游,览古直须到上头。

草蔓石门迷旧室,云连穹宇护灵邱。

三峰并峙台阶叠,二水中分玉带流。

千古破荒钟间气,于今仰止忆前修。

少年时期就崇拜欧阳詹的戴廷诏,以欧阳詹为楷模奋发上进,并很早开始研究欧阳詹。

明万历十三年(1585年),22岁的戴廷诏以儒士赴省,写出了《欧阳詹考》一文。文章推崇了欧阳詹的文学地位,侍奉双亲极度孝顺,聚义好友品行高尚,并详细地阐述其如何登龙虎榜、家庭概况、籍贯等情况,以及考证了长期以来误传的欧阳哀母诗一说。

纷纭浪说古坟奇,高盖山头哀母诗。

谁摭陈嵩空泪语,枉成欧士早归思。

殁时亲老简犹凿,死后友伤事岂疑?

敋破齐东沿习见,请披韓卷检哀词。

戴廷诏以这首诗道出了考据的由来,他从《永福县志》以及韩愈悼欧阳詹的哀词等,得出“高盖山前日影微,黄昏宿鸟傍林飞。坟前滴洒空流泪,不见叮呤道早归”这首怀念母亲的诗是陈嵩,而非欧阳詹所作。因为永福县也有一座高盖山。

他实事求是、论证是非、谨慎处事的治学态度,博得了督学王麟洲青睐,他见《欧阳詹考》一文考据精确,选拔为八郡第一名。

从戴廷诏上面的考证也可以证实,会试时戴廷诏以这首诗进士及第的传说,应有不实之处。但可以想象的是欧阳詹对戴廷诏一生及其宗族的影响,可谓深远。

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博学鸿词翰林院检讨加二级”洪世泽为《大廷戴氏家谱》作序云:

“诗山戴氏,我南望族也”;

“予以是叹地灵人杰,高盖之山,欧阳氏开于前,戴氏继于后,千百年间钟英未有已也。”

擢升大方伯

明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戴廷诏赐进士出身,授兵部主事,兼理清黄册。黄册是明代为核实户口、征调赋役而制成的户口版籍。原先的黄册自被大火烧过后,散失难收,戴延诏尽全力在数月之间增补清楚,编辑成次,震惊朝野。在朝廷为官期间,戴廷诏还曾昭雪“名将俞大猷前功”。

而后,戴廷诏出任蜀端王幕府参军,当时恰逢蜀地大旱,他不仅拿出了自己俸银三百两煮粥赈饥,还派官兵到楚中买了千担粮食,施给数千民众。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云贵川边土著为争夺土地归属,安陇两氏起了冲突,当时三个地方还没完成实地勘测。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人在夜里带了两筐金银到他家里,戴廷诏笑着拒绝了;也有人想用武力迫使戴廷昭就范,戴廷诏挺然不顾,带兵直入这些地域,他分辨是非、实地了解对错、追踪溯源,使土著心悦诚服,得到朝中议政的好评。

到了万历四十年(1612年),戴廷诏迁至江西任按察使,随后转任布政使。江西经常发生水涝和旱灾,百姓叫苦连连,铤而走险去偷盗抢劫者不少。戴廷诏与巡抚提议改赋役,减免百姓捐税,民众得以生息,社会渐趋安定。

“德政冠江西,文章魁八郡”这副明万历尚书汤宾尹赠给戴廷诏的对联,如今仍挂在戴氏家庙左右两边的梁柱上。可见其政绩显著,才华横溢被时人所公认。

翻开《大庭村千年古村研究》,戴氏家族名人辈出,戴梦申、戴廷诏、戴凤仪一个个才华横溢,一身正气。而戴廷诏因被称为“方伯”尤引人注目,因为自古至今南安被称为“方伯”的只有两人。另一人是明嘉靖进士、官至云南知府的石井郭前人郑普。

在明代,布政使被看作是“国家磐石”而委以地方重任,因而布政使被视为“古之牧伯”,是皇帝在地方的代理人,故布政使亦称藩司或方伯。戴廷诏能够被委以重任,是因其勤政廉明,视百姓如亲人。

犹留布政井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戴廷诏被同乡属官挟私诬陷,便挂冠西归,无心仕途,虽经御史台、按察使推荐挽留,却也毅然辞归。

戴廷诏出则为国分忧,在乡也尽其所能为父老乡亲办实事。

大庭村距小宗祖宇一里外,至今还留有一口布政井。据说有一年南安大旱,大庭村百姓饮水出现了问题。村民想凑钱挖井,但又恐花钱后无法保证一定能够出水。

布政井。

戴廷诏知道此事之后,自己去选好方位并命人挖井,出水后井水清澈异常。

2012年年底,布政井由小宗管委会出资重新修整,如今井水浇灌着村民的庄稼,造福乡里。

在南安,有关戴廷诏的传说很多。在热心的戴氏族人引领下,我们来到大庭村惠书桥自然村村口。道路旁边,一块压在石乌龟上面的明代石碑引人关注。

【皇明】

书万历十四五年岁次丁巳冬十一月吉旦

【主碑文】

敕赠承德郎兵部武选清吏司主事

诰赠奉直大夫兵部车驾司署郎中事员外郎

加赠中大夫四川布政使司右参政广坡戴公暨配敕赠安人诰赠宜人加赠淑人黄氏神道

赐进士出身中奉大人江西布政使司右布政使男廷昭立石

相传当时码头镇惠书桥一带,有老百姓反映,有只乌龟成精后经常从高洋弯的岩洞里跑出来偷吃农作物、毁坏庄稼。因洞穴处在溪边,洞口距离水面不过2米左右,与水面垂直并没有台阶,加上里面黑咕隆咚的,不知道到底有多长多深,百姓对此束手无策。

明代乌龟石碑。

戴廷诏了解此事之后,用计将其制服。并上奏明朝廷准许,在石龟背上树碑,将皇帝赐给他的圣旨作为碑文。

从此,这一带的老百姓安居乐业,不再提心吊胆过日子。

人物:戴廷诏

戴廷诏(1563-1632),字道阶,号赞媺,南安诗山大廷人(今属码头镇)。万历乙未(1595年)进士。授兵部主事,兼理清黄州。后迁江西按察使,累官至江西布政使司右布政,清廉勤政爱民。崇祯五年去世。著有《历代帝王记》《历代名臣录》《古诗选》《诗山草》《游西山记》《家训宝鉴》等书行世。

遗迹:小宗祖宇

位于大廷乡(今码头镇大庭村和高盖村)的小宗祖宇,又称广坡公庙,又称“藩侯宅”,始建于明朝。因戴廷诏赐进士出身,位衡方伯,又称为“大方伯第”。现大厅内悬挂“进士”“大方伯”等牌匾。遵循古例,每年正月十五元宵节,小宗所属房派裔孙聚集在此游“上元”。

李扬瑜 李想 文/图

来源:海丝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