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插到三所里,邓华称奇迹,钉在三所里,彭德怀呼“万岁”,为何

志愿军拿下德川和宁远的同时,我39、40、50、66军也向各自正面之敌发起攻击,美第8集团军各部纷纷败退,27日,宋时轮率第9兵团在东线也转入进攻,麦克阿瑟方寸大乱,立即把前线将领召到东京开会,会上,麦克阿瑟沮丧地说:“目前,中国第四野战军的5个军在对付第8集团军,第三野战军的2到3个军在对陆战队进行袭击,中国以其正规军的精锐部队正式参战了,集团军有必要后退到平壤至元山一线,在稳定战局后另作他图。”

在妙香山降仙洞前指驻地,韩先楚神情严峻地告诉梁兴初:“你们要负责内层迂回,一是113师要在今夜明晨插向三所里,二是112师要火速抢占戛日岭,但是,关键是三所里。”并打电话给113师:“西线成败在些一举,……无论困难多大,你们都要插得进,卡得住。”

113师很快下达命令:“边走边吃饭,边走边下达任务,不准一人掉队!”。

“跑,跟着大队跑,跑到三所里就是胜利!”连长、排长、班长们拼命地鼓励从打德川起就没有休息过的战士,就这样,113师箭一样向三所里射去。

这是奇迹

当113师按时插到三所里后,志司副司令邓华高喊:“这是奇迹!”邓华为何给出如此高的评价?

从德川到三所里,地图上的直线距离是72.5公里,而留给113师的时间只有14个小时,平均一个小时要行军5公里多,喜欢走路的朋友,都知道,徒手行进,步子迈得快一点,也可以一个小时走5公里左右,这个速度似乎不是很快吗,怎么能称为“奇迹”呢?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在1990年的海湾战争中,现代化的美、英重型装甲部队,面对一败涂地的伊拉克军队,在一马平川的沙漠上,一昼夜你知道他们能跑多远吗?只有50至60公里,要知道当时113师,一没有坦克,二没有汽车,那可是实打实的靠双腿走出来的。

首先,113师到三所里不是去游山玩水,而是去打仗的,你不能空着手去吧,最起码,每个战士得把枪带上吧,子弹也要准备充足些,干粮也得带足了(要求带足五天的粮食),挖战壕的铁铲也得带上,零零总总的加起来,每个战士都要负重30来斤,如果是机枪手或者是炮兵,肯定远不止这个数了。

其次,72.5公里是指地图上的直线距离,战士走过的距离肯定远远大于这个距离。志愿军没有制空权,天上有美国的侦察机,为了不让敌人发现,战士们只能在夜晚行军,选择的也不是公路,都是山路,俗话说,望山跑死马,这一点大家都明白。

第三、113师的战士们从打德川起就没有休息过,已经是极度疲劳,在翻越1250米高的长安山时,有些战士太累了,他们躺在路中间,让战友踩自己,痛醒后再接着跑,还有不少战士边跑边吐血,吐完血后又接着跑,甚至有些战士,跑着跑着就栽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这是被活活累死的。

当时的113师已经处于疯狂状态。从师长到厨师,113师的每一个人思绪都停止了,他们疲惫的脑袋里只有三个字,那就是“三所里”,驱动他们向前迈腿的,早已不是透支的体力,而是非凡的意志力。

第四、在敌后穿插,打仗是无法避免的,他们是一边打仗一边行军。为了争取时间,113师出发前就作了安排,途中如遇小股敌人,以尖兵连或前卫营予以歼灭或驱逐,若遇较大股敌人,则以一部兵力予以牵制,主力绕过,不与敌过多纠缠。就这样他们打散了多股分散的韩国军队,一直不停向三所里跑去。

最危险的时候,出现在第二天早上,天刚亮,113师被空中的侦察机发现,113师果断下令:“全部扔掉伪装,不许防空,不许躲进山林,沿公路堂堂正正地前进。”美国飞机员看到公路上的“难民”,以为是撤退的韩国溃兵,甚至用无线电通知三所里的治安军给“多备一些咸鱼,他们的体力一定缺乏盐分”。

113师14个小时徒步行军70余公里的记录,至今都没有被打破,所以,当邓华获悉113师按时插到三所里,夸赞说:“113师好样的!”

给我像钢钉一样钉在那里

为了不让敌人发现,出发前113师命令部队,关闭所有电台,保持无线电静默,志司与113师失去了联系,“他娘的,这113师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彭总焦急万分。

28日8时,一到三所里,师长江潮命令打开电台,向总部发报,彭总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给113师下令:“给我像钢钉一样钉在那里”

113师的电报发出5分钟后,大批南逃敌军就拥了过来,气都没有喘均的113师战士们就立即投入到战斗中,空前惨烈的三所里阻击战就这样打响了。

美军无线电侦听部门,也很快就测出了113师所在的位置,并迅速报告给了麦克阿瑟。麦克阿瑟自然清楚,三所里被占领,意味着卡住了第8集团军的咽喉,抄了自己的后路。他立即下令美骑1师第5团由价川南下,三所里以南的美军北上,企图南北夹击夺回三所里。

美军骑兵一师第5团于28日白天,在十余架飞机、近百辆坦克的掩护下向三所里发起猛攻,战斗从清晨一直打到下午16时,113师岿然不动,如钢钉般钉在三所里。

到了18时许,志愿军发现,美军突然后撤了,副师长刘海清发现情况不对,立即派人侦察,发现了龙源里早已修起了可供机械化部队通行的公路。立即命令337团急行军赶到龙源里。

可怜的337团呀,头天晚上随113师,急行军146里抢占了三所里,白天又没有歇气的打了一天,晚上接到命令,又要急行军90里抢占龙源里,这还让不让人活啊!可是337团呢,没有任何怨言,立即就出发了,这就是我们的志愿军战士,我已经没有什么语言可以表达我此时的敬佩之意。

29日凌晨4时,经过一夜急行军的337团3连率先到达了龙源里,还没来得及抢占高地,就听到远处传来了汽车马达声。连长张友喜只能命令战士们临时抢占几个小山岗,然后抢先开火,一下将领头的15辆汽车报销在路上。

龙源里阻击战就这样打响了,29日,整整一天,南逃的美军第2 师、第25师、土耳其旅、骑兵5团,和北上增援的骑兵7团、英军29旅、伪1师等,向337团发起猛烈的进攻。战士们弹药打完了就捡敌人的弹药,敌人的弹药也捡完了,就用石头砸,用刺刀捅。敌军20多架飞机、上百辆坦克、上百门火炮竟奈何不了他们。最激烈时南逃和北上联合国军彼此都能看见,却始终无法汇合。

29日夜,38军增援部队陆续赶到龙源里,第二天又血战了一天,美军彻底放弃了从龙源里和三所里南下的念头,抛下2000多辆汽车、100多辆坦克,全体步行向西翻山逃走,38军随后掩杀,俘虏美军3000余人。

美军骑兵一师第5团团长内兹佩尔塞上校,在回忆录里写道:在那段时间里,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真的无法战胜!

彭德怀此前痛骂38军时,作为38军的老上司邓华,极为难受。如今38军打出了威风,邓华喜气洋洋问彭德怀:“怎么样啊,彭总,38军还行吧?”彭德怀也非常高兴:“不错不错,的确是支好部队!”他叫回了拿着38军嘉奖令要走的参谋,提笔在电报稿最后那句“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后又加了一句“38军万岁!”从此“万岁军”美名传遍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