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发现原始第一村,出土一“七只手”文物,专家研究后满脸疑惑

远古时代对于现代人而言,不仅十分遥远而且也特别古老。再加上现在对远古时代的考古发现十分有限,所以人们对当时社会的了解也十分模糊。

但是随着考古技术不断发展,以及各种相关的文物相继出土,所以人们对远古时代的了解也更进了一步。

1989年3月安徽省亳州市蒙城县许疃镇,发掘出了一座可以以追溯到4500年至5000年前的尉迟寺遗址,而按照这个时间推算,当时正处于新石器时代。

在这个遗址中挖掘出了一些年代十分古老的文物,其中,出土一“七只手”文物,直到现在都没有人能破解它的内涵。专家研究后满脸疑惑,它到底有什么作用?

第一、“中国原始第一村”考古记略

安徽省亳州市蒙城县许疃镇毕集村,原本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可是早在22年前,却在这个小镇的尉迟寺遗址中,发现了一件来自远古时期的文物。

相传尉迟寺是为了纪念唐太宗时期,大将军尉迟敬德曾在此屯兵,而兴建的生祠。先不说尉迟寺遗址中的原始人生活遗迹,单从唐朝建寺角度来看,这座尉迟寺也可以称得上古代文物。

后来据专家考证,尉迟寺遗址至少有5000年的历史,也就是说5000年前曾有华夏先民在此聚居生活。

作为原始社会新石器晚期的聚落遗存,尉迟寺遗址的面积非常宏大,东西长约370米,南北宽约250米,总面积约为10万平方米。

在这座遗址的四周,则发现了城廓残存痕迹。而城廓周边则是茂密的丛林,以及古代先民开垦出来的肥沃耕地。

第二、尉迟寺遗址考古发现

现在的蒙城博物馆二楼尉迟寺展馆,专门设立了先民安居、原始聚落,以及墓葬祭祀、发掘记事四个单元,将考尉迟寺考古发掘的一系列成果,展现在了广大游客的面前。

22年前,考古专家曾在这座遗址中,发现了“红烧土排屋”。这里所说的“红烧”可不是烹饪技巧,而是古代先民盖房子之前,先用柴火烧纸泥土制成的土坯,然后用这种坚硬无比的土坯盖房子。

它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的最完整,最丰富,规模最大的史前建筑遗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徽工作队,从1989年至今先后对其进行了13次发掘。

清理出房迹78间,墓葬300余座,以及大量的灰坑和祭祀坑。2001年7月17日该遗址被列为第五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史学界专家将其称为“可与金矿媲美的资源”。

第三、远古文物——七角镂空器

在长达22年的挖掘工作中,专家曾从尉迟寺遗址中,挖掘出很多珍贵的文物。但唯有一个形态怪异、精良的陶罐,让很多专家都百思不得其解。因为这个陶罐上有三个孔洞,从外观上来看应该是人为故意挖出来的。

既然这件陶罐上有三个孔,那么自然就排除了是储水的器皿的推断。更令人奇怪的是它的一部分像陶罐,但底部却有“七只手”。

这简直就是怪物啊,专家们不禁发出感叹。最令人惊奇的是在整座遗址中,后来又陆续又发现了三个,形制完全一致的文物。没意思专家给他们取名为“七角镂空器”。

该文物属于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陶器,整件器物是由夹砂红陶制成,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是一件长颈圜底罐,口径14厘米,罐高24厘米;底部的七个锥状足分别长17厘米,他们却不在同一个平面上,导致该器物无法平稳的摆放,加器物通高41厘米。

专家根据七角镂空器腹部的三个等距离的镂孔,判断它不是一种生活中的实用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一种用于祭祀的礼器。

虽然直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它具体的作用是什么,可是这家出自远古时期的怪异陶器,却是我国文物界的一大珍宝。

结 语

考古界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也就是说考古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死学问,只要考古专家可以根据文物,或者史料和个人经验去判断,实际上就能从中发现不一样的文物价值。

这件诡异的七角镂空器的作用,虽然现在依然是一个谜,但是相信经过一代又一代考古专家的努力,以及更多远古时期文物的出土,一定会知道它的具体作用。虽然现在人们推测它是和祭祀有关的器物,但或许实际作用却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