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宏阔的云溪图腾

壮美宏阔的云溪图腾

◇胡文祥

透过清晨的薄雾望去,云山溪水一片朦胧。远处影影绰绰的大山,近处拔地而起的云溪区大汉新城高楼和巴陵石化的银灰色炼塔,在天边勾勒出水墨画一样轮廓。正是上班的时候,云溪街道车水马龙,人流匆忙。清水河泛着波澜轻轻流淌,流向浩瀚的长江。虽然是隆冬时节,河底的水草依旧泛着绿意,随流水缓缓摆动,仿佛一双双少儿的手召唤春天。

那天是区政协委员和文联代表视察日,早晨八点刚过,大巴车缓缓行驶出区政府大院,向云溪一中驶去,车上的政协委员和文艺界代表谈笑风生,一双双眼睛满怀期待。

大巴车驶入一中校园,久违的阳光钻出云层,照亮雾蒙蒙隐匿着书香气息的教学楼。校园里有些安静,没有风,空气带着雾的湿润,深吸一口,感觉微微的寒中带着轻轻的柔,柔中又夹杂着书香和学子们的稚气,让人感觉校园的早晨格外的新鲜和美好。大巴车绕过教学楼,经过田径场在后院的家属区停了下来。走下车,整洁的沥青油砂小区道路两边,香樟树依旧披着绿装,与乳白色的雾气形成别样的风景,隐约中一栋栋洁白整齐的家属楼呈现出来。楼下的绿化带像刚修剪过,整齐有形,草地稍有些泛黄,草叶尖悬着晶莹的露珠,在晨光下闪着亮光。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这是女儿高中班主任张老师,我热情地上前打招呼。

“哟,熙熙爸爸,一下子来这么多人,你们这是”?

张老师带着疑惑的眼神向我伸手,我忙握过去,她明亮的眼镜后面那充满着智慧的双眼炯炯有神,整个人显得很有精神。

“好几年不见,您老还好吧”?

“好着呢,今年退休了,天天在家里倒是闲,一时有些不适应。”

“今天区政协和文联委员,专程参观学校小区改造工程的”。

张老师指着背后一栋栋洁白的房子说:“经过改造,我们这个小区旧貌换新颜,绿化、道路、路灯全都整得漂漂亮亮,楼道里的灯,电线全都换了新的,连我家里的门窗玻璃也换了,以前的污水沟也改成了管道,直接流到污水处理厂,现在小区环境好,住着舒心哩”。

看着她兴奋的样子,我心里也多了几分慰藉。其实,她儿子在省城开了一家公司,家庭条件十分优越,她却选择住这里舍不得离开。住在这校园小区,耕者恋其田,师者恋校园,也是情理之事。

视察地点较多,我挥手同张老师告别,回到车上,透过车窗回头望去,她还站在那里,微风撩起她银白色的头发,灰白的围巾围绕着一张永远慈祥的笑脸,在淡蓝色的车窗里如一幅幸福的图景。

大巴车驶过云溪城区,进入洗马南路。

这是一条从历史延伸出来的道路,史料记载,宋代抗金名将岳飞在此驻军,路边有一口池塘,岳飞经常在这池塘里刷洗他的战马,洗马塘,洗马路因此得名。

洗马路是云溪出城主路,连接随岳高速和107国道,去年这条路还是普通水泥路,路边都是泥土杂草,雨天泥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现在放眼望去,一条笔直的油砂路直通山的那边,路面标线如飘然在青山绿水间的洁白的卡达,路沿石和人行道地砖规则有型,跨线铁路桥栏粉刷一新,连同107国道云溪城区段都焕然一新。这速度不禁令人感叹。一座城市的发展首先在路,政通,路通,社会自然和谐。社会和谐了,人民的心路也就通了,路就成了康庄大道,致富路。云溪作为岳阳经济的桥头堡,路的作用无可估量。眼前这路无须看,我们得用心走,用心感受,因而我多么希望这大巴车慢些开,再慢些,让我们感受这路的历史深度,感受这路的温度,畅想云溪未来之路多么美好!

不经意间,大巴车已经进入了湖南绿色化工产业园。化工使人很容易联想到环境污染,似乎与绿色连不到一起,但是我们经过园区,只听见生产车间机器轰鸣,看见一排排管道如经脉纵横交错,没看见有烟尘,没看见有排放工业气体的大烟囱,没闻到有化工气体的异味。天依旧那么蓝,河里的水依旧那么清,空气依旧那么新鲜。我正在纳闷,这么大的工业园,这么多的化工生产企业,怎么没有废气废水排放呢?同行的一位园区管委会的同志告诉我,自2018年中央环保督查回头看以来,云溪工业园区痛定思痛,投资近两亿元建成了园区工业废水处理厂和环境监测站,采用高科技检测系统,只要有一根管线污水处理不达标就自动报警,排放阀自动关闭。工业废气也是一样,都集中回流处理,真正实现了污染物接近零排放标准。我不禁感叹,难怪这里称为绿色化工产业园,这绿色还真绿出了些道理,能将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联系起来,没有高科技支撑和大投入,谈何容易呀。

大巴车驶过园区主路,在一片刚平整过的工地停下来,也许是湖边丘陵山区,雾气更浓一些,一整片平整的工地一眼望不到边,几十台挖机,夯土机械正在热火朝天地作业。区政协龚燕主任介绍,这是今天视察第四站,巴陵石化己内酰胺搬迁工地。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巡视长江,留下了“守住一江碧水”殷殷嘱托。岳阳市委市政府为了解决化工围江问题,勒紧腰带,花巨资将洞庭湖边己内酰胺实行搬迁,通过选址,最后确定在湖南绿色化工园区。云溪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成立项目征地领导小组,实施快征快迁快安置策略,只用了四个月,完成三千多亩土地征迁,没有发生一起征地引发的矛盾。从征迁到现在土地平整完毕还不到八个月,这动作和效率被市领导称为“云溪速度”。

我们迈上工地的一座小高台,这里是工地指挥部所在地,一排整齐的简易工地板房特别耀眼。蓝色的瓦,白色的墙,绿色的门,透明的玻璃窗。我们登高远眺,远处的山和水,一片迷蒙,平整过的黄土地留下一圈圈压土机留下的压痕,像黄河滚滚翻腾的波浪,加上雾气弥漫,仿佛黄土地在冒着热气,真有点气蒸云梦泽,波撼云溪城的气势。

吱呀一声,工棚正中央板房的门在冬日的白辉中划出一条弧线,里面走出一位穿着朴素工装的人。这人个头威武,浓眉大眼,戴着一顶沾有泥水印的安全帽。他微笑着向我们走来,“欢迎你们来视察,大家辛苦了”。巴陵石化己内酰胺基地建设负责人李总老远就向我们打招呼。

李总微笑着,走到人群中央向我们娓娓道来:“这个项目总投资208.63亿元,规划面积3223亩,其中,己内酰胺项目总投资154亿元,占地2650亩。按照60万吨/年规模建设,计划2022年底建成投产,项目投入运行后将成为我国最大的己内酰胺生产基地之一,有望实现年产值100亿元,年利税总额35亿元,项目采用中石化最新一代生产工艺技术,实施清洁生产,废气超低排放,废水循环利用等环保措施,实现环保减排和产能提升的双发展的目标”。

工地热火朝天,成片的工程机械在晨雾中轰鸣,如雄浑激昂的战歌,飘荡在湖乡山野。朦胧天地之间,如若梦境,我仿佛看见了云山溪水未来壮美宏阔的图腾。

胡文祥,云溪区政协委员,毛泽东文学院第18期学员

摄影:喻立涛 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