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奇葩:洪洞昔日父母官说,有种够胆的就到滚油锅里捞吧,幸福都在里面了

霍泉,在洪洞县城东15公里处,它东贴霍山北靠广胜寺下寺和水神庙,并和他们一起组成一个小而精的历史风景名胜圈。霍山、广胜寺下寺、水神庙、霍泉这些景点相亲相依似乎缺一不可。郦道元《水经注》记载,霍水出自霍太山,积水成潭,数丈之深。其源头是有几个泉眼一同外翻、出水,所以这个池塘干脆被称为海场。海场面积大概有80平方米,每小时约有4立方米的水自源头流出。现在海场被单独地围在一起,临路边处又围上了玻璃幕墙。海场边坐东朝西有一亭子式的建筑,基座上有一幅巨大的浮雕,题曰“山西名泉”。当地引霍泉灌溉粮田的历史约1300年了。说起这潭天赐恩水故事就多了,相信80岁以上的人都是老泪纵横啊。

山西省东边略偏东北西南向的太行山像一天然屏障,将我国东部的季风气候所夹带的湿热气流屏蔽在外,山西就出现了“十年九旱”的现象。作为生命之源的水,在几百年前的洪洞农村,更是被无数的村民们期盼着,渴望着。作为补赏老天爷就送了这潭清水。

历史上洪洞、赵城彼此为邻县,同归平阳府所辖,而这潭天赐之水却处于两县的交界处。两家因为争水械斗的问题在新中国成立之前似乎就没消停过。据《山西通志》记载:“洪赵争水,岁久,至二县不相婚嫁”。有意思的是经常由双方县太爷带队全县总动员,据说打斗场面相当火爆,尘土遮天蔽日。即便那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少男少女们,抡起家伙来也绝对看不出来曾经有过卿卿我我……我估计就像孙悟空大战红孩儿,至于有无三味真火就不得而知了。

唐代贞观年间争水武斗发展到高峰。这本是造福人类的一泓清水,现在变成了争斗祸根。吵架、械斗、诉讼,天天一件事,流程几步走,日复一日。光打也不是办法呀,最终需要解决根本问题。这事也让知府老爷吃不好睡不好,终于有一天一个彻底解决争端的方法横空出世了。

水神庙前一个偌大的装满油的大锅,被大火催得滚油外冒并伴有丝丝的白烟。知府将手中的10个铸币数好又经在场的豪绅们确认后,就以物遮面,呼呼啦啦地丢进了锅里。然后宣布比赛规则:洪洞、赵城双方各选勇士代表,自滚油锅里捞钱,捞几个钱就分到几份泉水,并长此以往!有种够胆的别找我,下油锅找钱!意思就是说:老乡,幸福可就在滚油中,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呀!

结果还真是三七开。彪悍的赵城人捞出了7个,得7份水。实践了什么叫“七分靠打拼”。儒雅的洪洞人只捞3个,得3份水。自然更笃信“三分天注定”。知府老爷就在出水口用9个柱,把泉水平均隔成了10份。如此,矛盾也只是解决了部分,水渠源头分流处的问题并无彻底解决。只是由最先的掂枪弄棒变成了吹胡子瞪眼,大吵大闹变成了小吵小闹,但仍是家常便饭。还是到解放后两县合并对泉水统一管理,这场千百年的争斗终于画上句号!

争水械斗的问题解决了,但故事却像霍泉的水,千百年来就没停止过。它随着日子流向田间地头,流入锅碗瓢盆。

同时,故事也融入岁月从隋唐王朝流至人民共和,从山西洪洞流至五湖四海……

对此,不知道您有什么看法呢?欢迎下方留言、讨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