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乡村街道上的老人

街道上的老人

图文作者 刘文涛

繁忙生活中,总有许多事,当开口时,却变成了沉默,苟且的活着。

每天上地劳动前,去街上吃早点,总要经过一个卖菜的小摊,小到不能再小:一小撮青菜,一个南瓜,一捆葱,三两食品袋袋大蒜和菜种。

如果他偶尔坐在这儿卖,我也不会关注,一年总有300多天,天天如此,就那么几样简单的蔬菜。好像从没人买他的菜,除了我,匆匆的行行人,也没人注目他,他的菜,寂寞的陈列着,他麻木的坐在路沿上,守着没有希望的希望。

繁华的街市,他简单的活着,心守菜摊,摊前人来人往,买不买是别人的事,与他何干?

生命里最持久的不是繁华,而是平淡,不是热闹而是清欢。大道至简,人生亦简。开悟,深奥了就简单,简单了才深奥,从看山是山,到看山是山,境界不一样,从简单到复杂,再从复杂到简单,就是升华。

生活的意义在于简单,人修炼到一定程度,会淡泊一些事,会简单。

我活到他那年龄,希望我,自我感觉的幸福,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和嘲笑,简简单单的活着,人生至简到善终。

拾荒的人

图文作者 刘文涛

拂晓,王宿街上还静悄悄,拾荒人托起露脸的太阳,用自已卑微的辛劳,和谐着这个浊流的社会。

自行车后架上竖直码起十层高的袋子,前车篮子也是硕果累累,这是他捡来的宝贝。

他傻笑着,笑的如同碧蓝的天,这笑多么直爽,弃老谋深算,抛工于心计,所有的心灵鸡汤,所有的宗教门泒,所有的哲学,面对他的笑声,都是苍白无力。

拾破烂的老人

图文作者 刘文涛

一对老夫妇,席地坐在公路边,老汉面对,伸长双腿侧坐的老伴,整理着捡来的纸箱。

奔流的车辆,穿织的车辆,影响不了老人的专注。老伴裂着嘴唇,双手用力的把纸箱撕开,递给老汉,老汉把硬纸片一张张棱角对齐,垒到一拃厚,用红塑料绳,十字交错的捆结实,放入身旁的编织袋。两人无言而有序的配合着。

人言:贫贱夫妻百事哀,这一编织袋硬纸能卖多钱?可我却看到老夫妻对视,惬意一笑。这一笑,笑破了红尘。

图文来源:作者供稿

图文作者:刘文涛

整理编辑:华州文史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