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宁愿养我侄子也不愿养女儿这个赔钱货:凤凰男重男轻女终结婚姻

文:郑少渊 愿我的文字能温暖你~

-01-

情感专家涂磊老师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婚姻是夫妻一辈子的事业,要付出努力去经营,婚姻正是在夫妻携手跨越一次又一次的难坎之后才越发丰富有内涵,才越发显现白头到老的弥足珍贵,婚姻也才散发出她真正的魅力。

现实生活中,能够影响婚姻的因素有很多,而重男轻女绝对算是其中一种。提起重男轻女,相信很多人都有所耳闻,大部分人觉得这种思想属于封建思想,理应被消灭;但是现实却依然存在。

重男轻女这种思想,在我国的一些地区普遍流行,而且屡禁不止。我发现,越是经济不发达的地区,教育普及率低的地区越是流行这种思想。其实不难明白,因为经济不发达,教育普及率低,所以这个地区的人相对来说比较愚昧,也就容易被这种思想蛊惑。

而在一般的地区,重男轻女这种思想几乎都已经看不到了。所以要想隔绝这种思想,从一定程度上要杜绝这种落后的地区。而在择偶的时候,如果不想另一半重男轻女的话,也一定要注意门当户对这种思想。

-02-

刘璐最近遇到了一件烦心事,她与丈夫之间实在是无话可说,这段婚姻也无法继续下去了。而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丈夫重男轻女,刘璐实在无法忍受的缘故。

很多女人嫁给重男轻女的男人之后,都会觉得无法忍受。因为两个人的想法根本无法统一。刘璐就是如此,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丈夫张浩会有这样的想法。

前文说过,容易有重男轻女这种思想的人,其实大多数都生活在经济不怎么发达的地区,要么这里的人们非常贫穷,要么思想非常的愚昧。

而刘璐的丈夫张浩,刚好出生在这种家庭里,甚至周围的人都是这个想法。所以他也不可避免地有重男轻女的思想。

其实重男轻女这种思想,很难被察觉。因为很少有人会特意注意这种事情。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感受到这种思想带给自己的危害。而重男轻女的思想危害的,往往是女人。

-03-

刘璐当初与张浩相识的时候,觉得他为人谦逊有礼,性格也成熟稳重,正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两个人从相识到相恋,再到结婚,总共用了一年多时间。

一年多的时间,让刘璐以为自己已经彻底了解张浩这个人,所以才会下定决心要嫁给他。但是人与人之间的了解,并不是自己认为的那样,反而充满了很多意外。

刘璐的家境还算不错,父母都是国企职工,收入还算不错,再加上她是独生女,所以从小到大备受父母的宠爱。这也导致了她性格比较天真。

而张浩的家境比较贫寒,老家在偏远的农村,父母都是农民,靠着种地为生。张浩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因为孩子比较多,所以家里一直都比较穷。

张浩从小就比较懂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靠着自己努力考上了大学,成为全家唯一一个大学生。在全家人合力下把他供上了大学。

毕业后,张浩选择留在了城里。他找到了一份心仪的工作,并为之而努力。

-04-

由于张浩工作能力突出,为人又比较能吃苦,所以备受领导的赏识,工作几年就升职加薪了。

但是即使这样,张浩依然摆脱不了自己“凤凰男”的身份,很多女人都不敢找这样的男人结婚,但是刘璐并不在乎。

两个人谈了大概不到半年时间的恋爱,就决定结婚了。结婚的过程也是非常曲折,但是最终两个人还是喜结连理。

结婚后,夫妻俩的感情还算不错。一年后,刘璐怀孕了,也是在这个时候,她才察觉到,张浩竟然重男轻女。

自打刘璐怀孕后,张浩就一直坐立不安,嘴里念叨的全都是乞求上天让刘璐生个儿子,让自己能够有后。说实话,刘璐听了之后,心情并不开心,在她看来,生男生女都一样。可是张浩这样做,给了她很大的压力。

最后天公不作美,刘璐生下来一个女儿,这下刘璐的悲惨生活也就正式开始了。

-05-

自打刘璐生下女儿之后,张浩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刘璐的态度也冷淡许多,对女儿也是不闻不问。女儿的抚养问题,完全是刘璐和父母一直在负责,而张浩简直是一点责任都不负。

因为这件事,刘璐和张浩吵了不知道多少次,夫妻俩谁也说服不了谁,这也让刘璐对这个重男轻女的男人感到厌恶。

而张浩的哥哥,比他早几年结婚,生下来一个儿子,也就是他的侄子。张浩对侄子比自己的女儿要好的多,不仅经常打钱过去,而且逢年过节也是礼物不断。

而对自己的女儿,则是一点表示都没有。面对这样的男人,刘璐自然十分生气。

刘璐曾和张浩说过:你有子女,你有女儿,那是你亲生女儿,你为什么不管亲生女儿,而是去管别人家的儿子?

-06-

而张浩的回答则让刘璐寒心:那是我侄子,是我家的希望,能给我家传宗接代。女儿是什么?那是赔钱货!我宁愿养我侄子也不愿养女儿这个赔钱货!

听了张浩的回答,刘璐立马对这段婚姻寒心了。无论张浩怎么对自己,刘璐觉得都能够忍耐。可是他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管,这样的男人无论如何刘璐都接受不了。于是权衡再三,刘璐选择了离婚。

离婚后,刘璐带着女儿独自生活。日子似乎比之前还要好上许多,刘璐也充满了信心面对生活。

重男轻女这种思想,作为封建糟粕,早就应该抛弃在历史的长河中,可是有些人依然把废物当作宝贝,这值得我们每个人去深思。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