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口碑最佳,华人锁定奥斯卡!

大家晚上好,我是十年。

四个月前,在发稿庆贺华人导演赵婷凭借新作《无依之地》勇夺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最佳影片)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女性导演,

并在回顾推荐其导演生涯前两部作品《哥哥教我唱的歌》《骑士》时,

预测在许多层面上,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之势的赵婷,必将在来年(今年2021年)的奥斯卡上,至少在最佳导演与最佳影片两项大奖之间,斩获其一,

赵婷导演

《无依之地》金狮奖庆功海报

而经过数月的口碑发酵和截止目前颁奖季各大电影节“获奖积分”来看,赔付率直接领跑的赵婷导演,已毫无悬念的锁定了奥斯卡影片和导演两项权重最高的大奖。

最上蓝线

眼下,先行以网络资源形式与国内观众会面的《无依之地》(国内确认引进,档期想必在奥斯卡之后),弥补过去一年佳作贫乏的影迷之憾(受疫情市场影响,许多影片大作“以年为单位”向后延期公映,这也是《无依之地》冲奖之路的“天时”因素)

同时,相信仍在与疫情抗争的世界人民,

也将在赵婷导演的这部讲述,一名年过六旬的美国老妇人,受生活变故打击,流离失所,身心漂泊的游牧故事中,切合深入的体验到人类的生存困境和联结共鸣,感受赵婷一以贯之的人文和美学,并从中得到些许的治愈(迎面撞上灾年的本片的题材故事所承载的意义,以及主创间的精彩碰撞,都是为影片高质,评奖意识形态中“地利人和”的先决因素)

《无依之地》

Nomadland

首先,有必要来介绍一下主创背景,女主的饰演者正是近年凭借口碑佳作《三块广告牌》二度获封奥斯卡影后,重新杀回影迷视野的“科恩嫂”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一封奥斯卡影后的作品,凭借主演其丈夫执导的《冰血暴》)

而同时,她也是本片的制片人(立项找投资的发起者)

她正是在看过赵婷《骑士》之后,被其才华折服,拿着《无依之地》的原著寻求改编合作。

不得不说,科恩嫂的眼光实在毒辣,她不仅有望凭借本片三封奥斯卡影后,更有可能同届拿下最佳影片(奥斯卡最佳影片奖都是颁给电影制片人的)

赵婷和科恩嫂在片场

正因此,影片开场,还原了纪实文学性质的原著背景——

即:

刚刚经历丧偶的六旬女主,在家乡开业历史长达88年的支柱产业倒闭,这一充满着社会结构转型和美国梦破灭色彩的现实处境,开启流离失所,边走边停的现代游牧民的漂泊行程。

移动的房子上的唯一“家用电器”

“听说你失去家宅,没地方住”

面对亲友家小女孩发问,她矫饰又自嘲:

“我不是无家可归,我只是没有房子而已”

而这句诞生于开场不久的高亮台词,

唯心主义的统领了全片感性的基调,

也迅速的击中普通观众,拉近距离,

因为,不得不说,以女主为代表的流浪群体及生存状态,并不广泛被我们主流社会所认同接受,

但直指人心的巧妙台词,却让所有受疫情影响家散返贫,或打拼在大城市,努力寻求落脚之地的所有人,充满代入,产生共鸣。

I don't have a homeless

I just don't have a houseless

英文原台词更有语感和戏谑效果

而事实上,就流浪本身而言,我们能够想到的和想象不出的艰苦和妙趣,都在赵婷半纪录片式的镜头下,得以一一展现。

例如说,最无法回避的吃喝拉撒睡问题,

是从锡皮罐头到化工桶的一套消化流程。

可即便生存条件如此匮乏,她们也可以在热天午后,晒着太阳,来了闲情逸致,敷上一张面膜,

而这就像多数情况下灰头土脸的她们也会在参观豪华房车展时,惊讶“车上竟能附有洗衣机!?“的道理,

其实,粗糙和精致,反文明生活和和恋物(质)生活,都是可以并存的,但每个上路的人都各自有一个上路的理由,最可能是经济上,也可能是别的上的。

同时,片中也展现了流浪者的聚合性,

事实上,她们作为现代游牧民一大特点就是,有固定营地的,天南海北的流浪者临时聚居在一起,围着篝火载歌载舞,胡天侃地,从一个营地,漂泊到下一个营地,

而营地的产生,既是哪怕是流浪者也不能免去的人性的群居性需求,也是因为它是有行政上的划分的,不是说开房车,走哪停哪,留下过夜都行的。

营地

流浪者们定期需要一个落脚地,来休息调整自己,也安营扎寨般的,就近打零工赚取维生的生活费。

比如说,

女主途经盛产矿石地区,留步拉石头赚钱。

含有不同元素而呈现出不同颜色的石头

有一说一,我们对流浪群体最刻板乃至歧视的认知就是,他们都是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用我们国内的说法叫:盲流子!

但片中,却通过女主所遇的几个同伴,向我们揭示了,他们之中,不乏“热爱生活又看破生活”的冒险家。

比如说:

一个医学上被判死刑,只能八九个月生命的癌症奶奶,不想待在死在室内或医院,

比如说:

也有带着专业望远镜,能够在星空中辨识出木星,并计算告诉众人“我们此刻在地球上看到的星光,其实来自1987年”的知识分子。

而最有现实意义的恐怕是:

当我们看到一个流浪的年轻人,并就此评价“这是一个边缘人”时,那么很可能是因为他在流浪之前,已在我们社会中被边缘,被逼至角落,无所适从。

当然,旅途之上,女主除了经历爆胎,有可能就此冻死路边的磨难,也有不期而遇的美好——

她与一个善良温暖的同龄异性流浪者,没有恋爱之名的相处相伴,

尤其是俩人去动物园游玩时,一路上少见笑容,看起来十分坚毅的女主,在体验黄金蟒搭脖和观赏大鳄鱼吃肉环节中,

展露厨特别“小女生,老可爱”的性情质地,可贵的反差。

然而,聚散离合总有时,何况对于浪迹天涯的他们来说,但触发主角分离的事件并后续引发的人物抉择,极大的丰富了剧作和主题意义——

年轻时,与儿子关系异常紧张的这位老大爷的儿子,在初为人父之后,渐渐与老父亲和解,所以要接老大爷回家享受祖孙三代的天伦之乐,

但女主却拒绝掉了老大爷“跟我一起回家吧”的邀请,

而后续当她试着给自己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应对方“随时可来”约定,主动去客座老大爷家时,对方全家越是待她热情,她越是感到疏离,越是思念自己的家乡。

最终,不告而别的女主,回到了家乡,回到了已然没有爱人的破败家院,

但就在我们以为历经漂泊,回到原点的她重拾勇气,开始新生活之时,

女主却又重新收拾行囊上路,

因为,就像她衷心替老大爷与儿子和解,共享天伦一样,于她而言,却不是什么人与任何事之间,都能够和解的,

那个曾与她同住一个屋檐的爱人不在了,家乡,家宅便也失去了意义,置身其中,反而犹如被困,

于是,就像赵婷最后升华的落点一样:

本片献给所有无法停下脚步,一次次不得不上路的人。

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但可供依靠的那个故人不再了,无依之地,心灵浪迹,这才是片名真正的奥义。

最后,谈及一点影片彩蛋和对赵婷导演,不算批评的小小质疑——

慧眼识珠的迪士尼公司,早在赵婷导演勇夺金狮奖之前,就已将她吸纳到漫威宇宙,特邀执导旗下超英新作《永恒族》

(该片已杀青,将于今年上映,安吉丽娜朱莉领衔主演)

剧组主创合影

而在《无依之地》中,便提早编排出一幕女主途径电影院,看到《复仇者联盟》正在上映的信息彩蛋。

由此,令老编个人稍感质疑的是,

在《无依之地》中,赵婷导演通过反复出现的“亚马逊巨型工厂”来反衬资本冲击挤压之下,中小企业,传统产业的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片中,亚马逊工厂的内景外景

可某种程度上,迪士尼公司和超英片,就是我们时代电影产业内的“巨型工厂”,过剩的输出“同质化,甚至人们其实不太需要的产品”——

举例说明,2019年全球票房收入前六名的电影都是迪士尼家的玩意儿(理论上来说《蜘蛛侠》也是漫威迪士尼的,只不过版权在索尼那)

而作为一位专注文艺片领域,迄今三部公映作品全部都是关注底层人生存状态的创作者,赵婷导演过往的隐含表达和意外转型之间,谈不上是什么坚守与背叛的原则问题,但多少有些令人错位。

因此,衷心希望她的人文关怀特色不改,使得《永恒族》与众不同,最好是一部皮毛炫酷,内核朴素,真正在讲“人”的超级英雄电影。

愿她能够像镜头下的角色一样,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越过人山人海,见天,见地,见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