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文帝朱允炆在武定县狮子山隐居,40年后回到北京,逝世于紫禁城

云南省楚雄州武定县境内的狮子山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在狮子山由元代印度僧人指空和尚扩建的正续禅寺,并没有指空和尚的一席之地,在大雄宝殿中央端坐着的却是明代建文帝朱允炆身披架装、头顶摩戒的塑像!难道朱允炆真是在这里出家了?

朱元璋驾崩以后,朱允炆以孙子辈继承了皇位,史称建文帝。1399年,朱元璋第四子、燕王朱棣在燕京以“清君侧”为旗号,发动了“靖难之变”。叔侄兵戎相见,内战三年,生灵涂炭,国无宁日。建文帝四年六月,燕军兵临南京城下,金川门守将李景隆及谷王穗背叛朝廷,开门延纳燕兵人城。建文帝见大势已去,遂立即逃离。

朱棣打进明皇宫后,曾逼问宫内侍人关于建文帝的卞落,侍人不得已,指着被烧焦了的马皇后的尸体,说是建文帝。朱棣也是将信将疑,怀疑建文帝已经逃走,但为了让天下人知道当今皇上已被烧死,也只好假戏真做,并以天子之礼安葬了那具被指认的“朱允炆”尸体。朱棣一直心存疑虑,所以史传“郑和下西洋”亦肩负刺探朱允炆下落的任务。

话说1402年六月十三日,建文帝知金川门失守,立即命令少监王钺拿来高皇帝(朱元璋)临终时留给他的一个红箧子。铁箧打开了,内中有度牒三张,并分别署名:应文、应能、应贤。袈裟、鞋帽、剃刀一应俱全,还有白金十锭。一封朱红遗书赫然显目:“应文从鬼门出,余从水关御沟而行,薄暮,会于神乐观之西房。”建文帝朱允炆看完长叹一声:此乃天意!

1403年正月,建文帝逃命到昆明,隐藏永嘉寺,秘密求救于当时镇守云南的总兵官、世袭黔国公沐晟。昆明人烟繁杂,耳目众多,沐晟派人送建文帝到武定府罗婺彝民部落。沐晟既为自己留下周全余地又为逊帝建文安全着想,这着棋显示了沐晟高超的政治智慧。当时,按照沐晟的私密安排,海积诚惶诚恐地接受了秘密保护建文帝的艰巨任务。在山高林密的武定狮山和三台山“龙二三藏”。

1424年8月12日,篡位得权的永乐皇帝朱棣驾崩,1425年即位仅10个月,朱棣长子仁宗皇帝朱高炽,其龙体还没有把皇位龙椅坐热,也随父亲走了黄泉路。建文帝朱允炆才感到危险消除了,隋长吁一声:今后我们往来可以稍稍如意了!

1440年3月,明英宗朱祁镇执政的第五年,建文帝朱允炆垂暮之际,他想去北京看看。1440年9月,一身僧装、满面凄凉的朱允炆,步履蹒跚到达北京紫禁城。明英宗朱祁镇见到建文帝十分感慨,低调地准许建文留在宫中偷度残生。几个月后的年末,64岁的朱允炆身心憔悴,在北京辞世。

《明史纪事本末·建文逊国》篇末写道:“帝既入宫,宫中人皆呼为‘老佛’。以寿终,葬西山,不封不树。” 堂堂皇帝,不说葬入皇陵,连一块寻常百姓的普通墓碑都没有。